终极一班3金朔御林军正文3

体育课总是终极一班最欢乐的时光。三对三的篮球比赛,三箱饮料的彩头和所有女生的欢呼让比赛变得更加激烈。只是汪大东的动作,却有些奇怪。雷婷看得有些不解:“汪大东在干嘛,怪里怪气的……”身手这么不利索,真的很反常……该不会,他受伤了吧?雷婷的记忆迅速地回到那一天,她对那个人突然出手,他没有飚任何战力冲上来挡下她使出全力的一击。然后,被立刻击倒。

“他用战力的话,雷婷一定会被反震受伤。”如果他真的为了不让她受伤却被她打伤……雷婷心中有些乱,所以他当时干嘛要挡下她那一击啊。

但又不像是受伤,汪大东竟然反常到把金宝三都弄倒在地。虽然他平时常常对金宝三武力威胁,但是他们十年的感情似乎还是挺不错的。雷婷没注意到那个谁在她耳边说了什么,站了起来——如果他再这样莫名其妙对班上同学出手,她就不得不干预了。只是他却就在那半当中走掉了。

周六,雷婷一早起来,就觉得头非常的昏。前两天大战两场,一身汗又被风一吹,一直觉得有点不舒服。到了周末心神一松——真是病来如山倒。对着丰盛的早餐没有一点胃口,在犹豫间,手机响了。雷婷懒懒地伸手拿来一看,是汪大东。雷婷看着手机,想到他昨天怪里怪气的样子,就不想接。可是铃声又一直不依不饶地在响,还是没什么好声气儿地接起来:“你一大早打来干嘛?”

“哇,你早餐吃到炸药啊,这么凶。”大东的声音玩笑中带着熟稔亲近。

“你到底有什么事情,我懒得跟你抬杠。”雷婷的声音模糊带着倦意。

“呃,那个,你现在有没有空?可以出来一下吗?”他的声音变低,有些恳求的意味。

“现在没空。”雷婷揉着晕乎乎的脑袋:“你有什么事情不能等到礼拜一上课再说吗?”

“我……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你啦。”

……雷婷无奈了一会儿:“很重要所以现在说啊。”

“电话讲不清楚啊,我们碰面吧。”

雷婷的耐心耗完:“汪大东,你不讲也没有关系,反正我也懒得听你说,再……见……”作势要挂,果然大东冲口而出:“唉……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啦,好啦。我是为了中万钧的事情找你的。”

雷婷知道他会被逼急说出来,却没想到是这个答案:“中万钧?中万钧他怎么了?”

事关中万钧,雷婷好像没有拒绝的理由。

公园中央那个穿了一身奇怪的蓝色西装的家伙,看背影都知道是他。雷婷漫不经心地走近:“中万钧他到底怎么了?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可是转过来的人,居然一脸胡子拉楂,黑眼圈重地好像整晚没睡。

雷婷吓了一跳:“你干嘛?被打啊?把自己搞成这样。”

“阿,不是拉,我就选了一夜的衣服嘛,也不知道穿什么啊,就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了……出门还有点赶,忘了刮胡子,不好意思哦。”笑得让人头皮发麻。

“干嘛?”雷婷斜眼看着他:“你要出席重要场合啊?”

“也不是出席什么重要场合啦。就……就是跟比较重要的人见面嘛。”

跟重要的人见面……他现在约她出来的话,那个人,是她吗?雷婷深吸了一口气正要开口,却听他继续说道:“想说你应该比较了解他,想听一下你的意见。”

不是……要见我吗?雷婷皱了皱眉,声音变得轻飘飘的:“你要见谁?干吗要问我意见?”

他竟然,想问中万钧的事。可是她再问,他又吞吞吐吐,还连拖带拉地把她拉到了早餐店吃早餐。

“唉?找到了耶?孤单戈?果然是这里。”餐厅门口,汪大东看到熟悉的人,笑着打招呼。

找到了……他知道,这里是辜战家的店,才特意来的吗?还是,特意带她来的?他是怎么知道辜战家开店,而且还知道地址的?

对了,他让那个“炎阳”去调查过他们。

可是,“……雷婷小姐想知道的话,问炎阳就知道了。”“炎阳在那边桥洞下面。”想起那些人的话,好像炎阳,不就是他自己吗?。

虽然懒得看到那个辜战,但是看在辜妈妈的份上,雷婷还是坐了下来。

但是汪大东那个人!就算是来捧场,也没必要每样都点吧?

她根本什么都吃不下……

辜战拿着饮料过来,在同一张桌子坐下来,雷婷有些不爽,但是没有说话。

“现在这个画面还真是奇特……先前你们两个打得难分难解,现在我们却像一家人一样坐在这里。”汪大东笑嘻嘻地说。

“谁跟你一家人?”被当着人的面这样说,雷婷心下有些羞恼,面上却眉头都没动一下,张口就回,然后掩饰似的信手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你脸怎么那么红?是不是不舒服啊?”他的声音终于不再那么浮夸,看着雷婷的脸问道。

雷婷有些不自然地眼光流转了一圈,抬手摩擦了一下鼻子,回答:“哪有,我好的很。”

大东看着雷婷。她在掩饰什么。人说谎的时候血液会流向脸部,鼻子的海绵体中血管会膨胀发痒,人就会不自觉地伸手去摸。大东看着她:在御林军受到的训练,竟然有一天会拿来看一个女孩子的表情。

“是吗?连声音都怪怪的。”大东不买账她的答案,继续指出。

辜战都说没感觉,汪大东却慢慢的把脸凑了过来仔细打量着自己——饶是雷婷一向不在乎小节,也忍不住有些脸红:“干嘛?”有些羞恼地,躲开了。

“没有啊,就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不舒服对吧?”大东确认。

抵赖不成,雷婷干脆承认:“废话,我一大早被你莫名其妙叫出来,谁会舒服啊?而且……”

可惜一连串早已酝酿好的数落才开了个头就被顾妈妈的蛋饼打断了。明明没有任何胃口,却在辜妈妈的热情下不得不吃了一口。

汪大东却吃得很欢,雷婷竟也完全没有要催促的意思,直到大东信手拿起离自己近的那杯饮料喝了起来,她忍不住惊呼出声:“汪大东!那杯……那杯好像是我的饮料。”说到结尾,却是自己不好意思起来。

大东却反应都没有地继续在喝。

雷婷的表情已经惊讶地控制不住,听他喝完之后没所谓地说:“好像是耶……没关系阿,我的还没喝给你喝。”

不是我要喝什么的问题好吗?!雷婷瞬间觉得很无力。跟这个人怎么老是鸡同鸭讲!

“我就说那是我的你还喝!”雷婷终于指出重点!

汪大东咬着嘴里的食物没什么表情:“我不介意啊。”

“我介意。”雷婷脱口而出!那样子,不就是间接接吻吗?而且……是当着辜战的面……

“再倒一杯不就好了。”辜战伸手拿过大东手里的杯子去换,可是那脸上的表情,根本就是在笑嘛!

“是不是嘛,女孩子真的很爱计较,换一杯就好啦。”大东低头吃东西。

“男生才恶心嘞,脏死了。”雷婷毫不客气地吐嘈。

大东一脸受伤的表情,“你说什么?”然后竟然鼓着腮帮子开始做喷出来的表情!

雷婷赶快拿一张菜单挡着脸,终于想起今天最开始的缘由:“我警告你噢,你再不说中万钧怎么了,我马上走人!”然后猛地站了起来,连桌子都发出了“砰”的一声。

“好。我说。”大东立刻回答,伸手示意她冷静,然后表情,又变得很古怪。“你知道中万钧喜欢什么样的人?”

“哈?”雷婷完全不能理解汪大东这种古怪生物的思维。他已经捧起该是自己的那一杯饮料开始喝。

“你问这干嘛?关你什么事啊?”雷婷不能理解。

辜战带着新的一杯饮料过来,两个人陷入古怪的沉默,倒是辜战笑着评价:“你们的感情,好像还不错嘛。难怪那天在剩死门,汪大东会奋不顾身地上来保护你。”

“错。”雷婷干脆地宣布,扭头看辜战:“他那个叫多管闲事。还有,我跟这种笨蛋,一点瓜葛都没有。”

“蛤蛤蛤蛤?说谁笨蛋?”大东不能接受。结果在两个人幼稚的点来点去游戏中,辜战淡淡地开口:“你敢不敢,再跟我决斗一次?”

雷婷整理了表情和头发,看着辜战:“可以啊,我没有什么不敢的。”

大东有些无奈:“你们还来啊?”

两个人对视的局面持续到辜妈妈的萝卜糕来临,结果被汪大东三言两语一哄,竟然还要雷婷跟辜战玩什么“友谊的抱抱。”

雷婷被算计,自然不甘心的反击,叫了二十份蛋饼,还让他请全部的客人。

可是他竟然也顺着她的话应了下来,虽然……表情有些汗颜。

其实雷婷也不知道,为什么电话里就能说得事,她出门见他,还陪了他一个早上。看大东吃撑了早饭在那里懒懒的样子,雷婷终于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我耐心用玩了,不奉陪了。”转身就要走。结果,他问得,竟然是一堆关于中万钧的无聊问题。

雷婷目瞪口呆:“现在是怎么样?他吃错药是不是?……害我头又痛了。神经病!”

一切缘由,在周一的那个早晨揭晓。汪大东吃了不该吃的东西,竟然对中万钧一见钟情!雷婷要消化的,除了这个匪夷所思的缘由,还有由此导致的结果:班上新一轮的谣言。

自己一不小心说了周六自己跟汪大东一起吃早餐的事,金宝三扯着手绢在那里装哭,全班一片哄声。雷婷有些尴尬,可是罪魁祸首的汪大东,只是茫然无辜地摊手——他根本就已经不记得了!

雷婷冷着脸指辜战,迸出两个字:“问他。”

“孤单戈,别人不挺你我挺你,告诉大家事实。”大东急切想要证明清白。

辜战看着大东,表情高深莫测:“你们有一起吃早餐,而且你还喝了雷婷的饮料。”雷婷不敢置信的转过去看辜战:他干吗把这件事拿出来讲啊?全班包括汪大东自己都一脸不敢置信,只雷婷一个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尴尬万分:“这是重点吗?!”

然后转向全班暴力镇压:“给我闭嘴!”

不过……雷婷思索着这个早晨的各种爆炸性消息,虽然自己的小尴尬被汪大东对中万钧一见钟情这种奇谈掩盖,但中万钧到底是一起长大的朋友,他脸色不豫,雷婷也没什么可高兴的,却突然想起一件事:“我有问题。但是为什么汪大东会忘记跟中万钧有约?吃了那布丁会失忆?”这个世间,真的有这样的力量,可以删除人的记忆吗?

不过的得到的,是看起来并不相关的答案。

顶楼天台。确定附近没有感觉到任何人,大东接起亚瑟的电话。

“自大狂?前天打你电话干吗不接啊?”

“呃……就有事在忙。”大东有些尴尬的搪塞。前天这个时候,他……还陷在自己疑似出柜的各种烦恼中,自然没有心力接亚瑟电话。

“小雨说你礼拜五去找了北香蕉,结果怎么样?这几天怎么也没打电话来?”亚瑟倒是没多想,只以为是炎阳有事罢了。

“嗯,没发现有什么问题啦,但是我后来在止戈的书包里面发现了北香蕉的制服。”大东心虚地忽略掉最后一个问题,说着正事。

“你是说,他跟你一样是瞒着家人来终极一班?”亚瑟有些疑惑:“你是为了盟主的指令,他为什么要瞒着家人转学?难道也有什么目的?”

“以我的直觉来说,最起码应该不是为了禁药。”大东说道:“搞不好只是他爸妈不希望他转学……”

“不管怎么说,还是确认一下的好。我会转告小雨的。”亚瑟的声音轻快起来,自大狂虽然有时候大脑有些短路,但直觉向来很准。“对了,今天晚上五熊下厨想要请雷婷吃饭,谢谢她上次教小熊弹琴。我跟小雨也说了,你们都一起来吧。”亚瑟终于说起这通电话的正事。

“今天?”大东几乎惊呼出声。

“你今天有事吗?”亚瑟问道:“可是五熊已经买了很多菜在厨房里面弄了。”

“没有啊,没事。”大东定定神,“那晚上见。”

挂掉电话,大东有些抓狂。这次真的糗毙了……虽然电话里面混过去了,但是晚上见面,自恋狂跟小雨肯定会问这几天做了什么,他一向不擅长说谎,一定会被立刻看穿,但是他吃了不该吃的东西结果对一个小男孩一见钟情这种事要是传出去的话,他们两个肯定会笑死,然后传遍整个御林军,到时候他还怎么混啊……

可是……又不能不去。对了,还要去叫姓雷的小妹妹。大东烦躁地打了个电话给雷婷,让她上来天台。

“有事吗?”雷婷问道。

“小熊的妈妈金刚妹妹今天晚上下厨要请你吃饭,感谢你上次教小熊弹琴。”大东看着她,有些无奈地陈述。

“金刚妹妹?!”雷婷奇怪,为什么他这样称呼那个漂亮温柔的女人?“哦……好。”雷婷顿了顿,答应了下来。

大东见她答应了,说了一句“下课一起过去”就想要走。

“等等!”雷婷叫住他,他的表情很不对劲,好像,心情很不好的样子。“……你也去?”

“对啊。”大东回答,“还有小雨,怎么你不希望看到我们?”

“没有。只是……他们不是你的朋友?你干吗脸色那么不好?”雷婷问道。

“我脸色不好?我脸色当然不好!要是自恋狂跟小雨知道我差不多被下了药,对一个小男生一见钟情,我一定会被笑死好吗?!而且这件事要是传到御林军,我还要不要混啊?!”大东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大串。

“哈哈哈……”雷婷还没听完,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还笑?!”大东大受打击地看着那个低头掩嘴还是笑得浑身乱颤的女孩子,郁闷地吐出一口气。

“好了好了。”雷婷强忍着笑意抬头看着他,努力地调整好表情,“我雷婷,以终极一班老大的身份,代表那个谁,郑重地跟你道歉。”说到后来,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大东气结。“姓雷的小妹妹,你道歉也要点诚意嘛。笑成这样。”

雷婷努力地收敛着,却还是挡不住脸上的明媚欢愉。

第一次,看见她那么开心的在笑。她一个女孩子,作为终极一班的老大,要镇住全班同学以及整个高校界,总是摆出一副King的表情,虽然气势十足,但是不像一般女孩子一样常常笑。

“哎算了……”大东摆摆手,看在她这么开心的份上,就算了。“走了。”

亚瑟家。五熊买了很多菜在厨房里准备,亚瑟在一边靠着,陪她说着话。客厅里,小高台上放着一架华丽无匹的三角钢琴,小小的小姑娘小熊穿着软软的家居服,晃着小短腿坐在高高的琴凳上,认真地弹着一首练习曲,丁小雨站在她身后,用心地看着,听着。

悠扬的钢琴曲子伴随着厨房里的交谈和笑声,这个家里,好像永远都这么温馨而美好。

不过,曲子里的那个不易察觉的错音可逃不过小雨的耳朵。待小熊一曲弹完,眼巴巴地转过身来求表扬的时候,小雨挑了挑眉,小熊立刻垮下了笑容,可怜巴巴地看着小雨爸爸:“小雨爸爸不要罚小熊……”

小雨淡淡地笑了笑,走过去在小熊身边坐下,飞快地伸手挠了挠小姑娘的痒。

“哈哈哈……小雨爸爸我错了……”小熊笑得喘不过气来,跳下琴凳就往厨房里跑去告状:“爸爸爸爸……小雨爸爸挠我的痒……”

“小熊,你是不是又弹错了曲子?”亚瑟一针见血。

理直气壮的小姑娘瞬间蔫了。

“不想被你小雨爸爸用刑的话,就好好练啊。”亚瑟看了一眼一脸笑意跟来的小雨:“他可是很没人性的。”

小熊立刻怕怕地往爸爸的方向挪了挪。

小雨却无视小姑娘的眼神,一把把她抱起来,几步走过去,放在了琴凳上,用眼神示意。于是小姑娘拉着一张脸,苦巴巴地抬手,又要把曲子再练一遍。

才几个小节,亚瑟小雨的手机就几乎是同时响了起来。小熊手中的钢琴声猛的一停。两人分别讲完电话,对视一眼,各自的表情一片凝重,同时点了点头,亚瑟在五熊身边低声交待了几句,就跟小雨飞奔出了门。

小熊歪着头看着被关上的房门——今天的晚餐,又只有她和妈妈啦!不知道……雷婷姐姐还会不会来呢?

放学前的最后一节课。雷婷想着等一下的晚餐邀约,觉得第一次拜访似乎应该要带点礼物,想要用传音入密问问汪大东,却看见他的表情有些严肃,而且,好像是在倾听的神色。他……是在跟什么人传音入密,讲的好像是严重的事情。

/“等一下去之前,要不要买点小熊喜欢的东西做礼物?”/雷婷等到他应该是说完了,才若无其事地问道。

大东看了她一眼,停顿了一秒,/“好啊,小熊喜欢吃白巧克力,不过别买太多,否则会被亚瑟没收。”/

他……什么都没有说。雷婷莫名地,觉得有些失望。

而且,他开始很在意时间,最后的二十分钟,看了很多次表,而且,差不多一直在跟人传音入密。可是放学之后,他却还是照往常一样收拾东西出了校门,却在门口等她:“我临时有点事情,你先自己去亚瑟家。如果我没去,你们就自己先吃。”

雷婷点了点头,他就立刻消失了。

果然,他有事要去做……雷婷心下浮起一丝疑惑,但是显然汪大东不希望她知道什么,雷婷并不想多干预,上了老孙的车,买了好吃的巧克力,就去了小熊家。

到了地方,小熊热情地冲上来,雷婷知道王亚瑟和丁小雨都接到紧急电话出去了,才放下心来。一直到三个女孩子很和谐地吃完了晚饭,雷婷告辞,他们三个,一个都没有回来。

只是奇怪的是,第二天,汪大东整天都没有在学校出现,手机也不在服务区。放学的时候,雷婷试探地打了小熊家的电话,竟然也不在服务区。当雷婷本人站在王亚瑟家的别墅前,发现两天前还温馨的这个家,空无一人。雷婷几乎要以为,汪大东和他周围的一切,其实都只是一场梦。仿佛,从来都不曾存在过。

这样的想法,越来越强烈,越来越真实。

夜晚,雷婷在她的琴棚里,弹着一支凌乱的曲子。这个琴棚,她现在才发现,那么空旷。那一天晚上,他还带着那么多人来找她,他为了保护她的记忆挡下她的攻击,还作出了某种,大概不轻易能作出的许诺。可是现在,琴棚那么空旷,夜风那么凉,空气那么安静,好像一切不曾存在过。

盟主的虚拟招待所。异能医生从里面出来的时候,轻轻地点了点头。一群等了一夜消息的人终于舒了一口气。

盟主田弘光开口问道:“他们醒了吗?”

“已经醒了,但是还是有伤,有什么事尽快问。”异能医生走了。

房间内,两张并列的病床上,小雨和亚瑟各自躺着。

田弘光是自己一个人进去的。“你们感觉怎么样?”

两个人各自摇头,停顿了片刻,虽然虚弱但是却同时发声:“亚瑟呢?”“小雨呢?”

田弘光过去,一把拉开中间的隔帘。

两个并肩经历一场大战的好兄弟看到对方,松了口气,却同时想到什么,看向盟主:

“大东呢?”

“大东呢?”

盟主会一个人进来,自然是有机密的事情要问。但是这种情况下,大东绝对会也是有资格跟着来——现在他却不在。

“大东失踪了。”田弘光沉声说道。“先说说你们自己的事吧。”

亚瑟小雨对视一眼,按惯例由亚瑟开口:“今天我跟小雨几乎是同时接到电话,说发现有魔类出现。”

“同时?”田弘光沉声:“谁来通知的?”

“两个都是炎阳的人。”亚瑟低声说。他们三个关系很好,常常在一起,连带的各自的属下也都关系不错。上次青阳在值期间,港口出了一点问题,亚瑟的手下分散执勤人少无力抵抗,他们就自己联络了炎阳的人来帮忙,大东知道之后还亲自跑去港口帮忙解决了。

御林军,从来都是一家人。

“你们两个亲自都去了?”田弘光确认。

“报告说是高阶的魔类,我们觉得有可能可以由此找到魔界的入口。”魔界在十二时空都应该都有一个入口。铁时空和银时空都已找到,铁时空的入口甚至有异能家族专门负责世代守护,但是金时空的魔界入口却从来没有被发现过。如果能找到魔界的入口,并部下守卫警戒,那么一旦善恶之争再度爆发,他们的胜算就会大大增加!

田弘光的神色一凛,示意亚瑟继续说。

“一共三个魔类,一个魍魉两个魑魅,不知道有什么目的,从几天前就一直附在几个麻瓜的身上,造成了类似瘟疫的疾病,一直都在医院治疗。炎阳立夏的人说大东知道了这件事之后日夜派人盯着医院,今天下午那三个魔突然都离开了麻瓜的身体,立夏立刻跟踪,但是被发现之后开打不敌,才找我跟小雨帮忙了。”御林军的规矩是绝对不对麻瓜动手,因此在魔离开之前,他们只能等待。

田弘光点点头,“那么大东也应该知道了,你们没有遇到他?”

亚瑟小雨同时摇头。大东绝对不是玩忽职守的人,他没有出现,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已经不能出现,另一种,他有更重要的事。但是,到底有什么事,会比找到魔界入口更重要呢?

“两个魑魅已经消散,魍魉重伤而逃,为了防止报复,我已经让寒水把五熊和小公主送去庇护所。亚瑟家里人已经让他们全部放假,”田弘光淡淡的吩咐,“这段时间,你们就在这里养伤,有大东的消息,我会立刻让你们知道。”

“谢谢盟主。”两个人应道。

也许是因为心静的时候特别敏感,雷婷心中划过一丝微妙的感觉。手中的钢琴声没有异样地继续着,但她闭上了眼睛,用全身所有的心神仔细地感知着周遭的一切。

并不是她的错觉。琴棚周围,确实有人。而且,是异能行者。至少有四个人,每一个,都有她感觉不到多少的强大战力,和一种细微却锋芒毕露的锐气。却不知道,是敌是友。

“雷婷。”熟悉的声音打破琴棚的沉默,雷婷一抬头:“中万钧?你怎么来了?”

“睡不着,来听你弹琴。”他看着她的眼睛,关切地开口:“你……还好吗?”

“我没事啊。”雷婷笑了笑,“想听什么?”

“你喜欢就好。”中万钧淡淡的说。

雷婷压下心头的思量,弹起一首曲子。曲子弹完的时候,中万钧开口:“今天一整天,你都心情不好。”雷婷没有说话。中万钧继续说:“昨天晚上,你没有来琴棚,很晚才回家。是不是因为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不是。”雷婷立刻否决。

“雷婷,昨晚你去哪儿了?”中万钧问。

“朋友家吃晚饭。”雷婷低声说。

“谁?”中万钧追问。

“我不能说。”

“可是我想知道。”中万钧看着雷婷。

又是这句话!为什么他就不能让她有一点秘密呢?雷婷被他逼得有些窒息,耐着性子回答:“我发过誓不能说。”

中万钧的神色更加疑惑,还要再问,雷婷合上琴盖站起来,“很晚了,回去吧,我也要回去了。”

“我送你回去。”中万钧不再逼她。

“不用了。”说完雷婷就走了。

/“雷婷小姐,那个人还在跟着你。”/突然一个似乎有点熟悉的声音传音入密,雷婷有点吃惊地立刻回头,中万钧停在她身后五十米处。

/“你是谁?”/雷婷于是也传音入密。

/“炎阳的影子,那天在路上见过了。”/

竟然是他们!/“你们跟着我做什么?”/

/“奉炎阳命令,保护雷婷小姐的安全。”/

汪大东让人来保护她?/“为什么?他人呢?”/

那边的声音有片刻沉默,/“炎阳失踪了。”/

“什么?”雷婷忍不住说出了口,/“他什么时候失踪的?”顿了顿,“他失踪了,你们不去找他,跟着我干什么?”/

/“盟主的寒水已经在全力搜索炎阳的踪迹,炎阳失踪前最后指令我们保护雷婷小姐的安危,盟主已经下令继续执行。”/

他从昨天放学有事离开,就失踪了,连他自己的人都找不到?现在已经一天一夜了,他的盟主还在派人在找他……他离开的时候,为什么不把影子一起带走,而是留下来保护她?雷婷脑海中闪过很多问题,刚想问,就凛了心神。她不该问的,如果他当时没有告诉她,她就不可以问!

第三天早晨,庇护所。寒水的人把大东送到,就走了。亚瑟和小雨陪着一起从虚拟招待所过来,心情有些复杂。

大东他,果然找到了比魔和找魔界出口更重要的事情。虽然被找到时就在昏睡,但大东并没有受伤。他手上的龙纹鏊,却带着一股明亮灼人的气息——那是,来自灵界的力量。历来魔的最大对手,拔魔岛所训练出来的拔魔战士都是要从小吸收灵界的力量,加上很多异能行者的最好的武器都是来自灵界,如果能找到灵界线索甚至找到灵界的入口,在善恶之争中,他们就能拥有绝对优势的力量,无论,魔在哪里。

因为终极一班的放学,大东赶到医院时魔已经离开,立夏的人也已经跟踪离开。而他,一定是在医院,发现了魔突然离开麻瓜的原因——灵界力量的痕迹。

但是他到底发现了什么?

纷乱的脚步声传来,亚瑟小雨抬头一看,竟然是雷婷带着大东的六个影子进来了。雷婷远远的看了一眼还没有苏醒的大东,就站在一边,六个影子护卫却冲过来围在床边,还七嘴八舌的问小雨亚瑟各种问题。

一时间房间里吵吵嚷嚷的,床上的人终于也不堪骚扰醒了过来,一睁眼就看到六个影子集体在床边站着,“唉……怎么一睁眼就看到你们,不是让你们去保护雷婷……”

“我们没有擅离职守。”其中一个理直气壮,“雷婷小姐也来了。”

“那姓雷的小妹妹怎么可能来庇护所……”大东揉着脑袋坐起来,就看到雷婷沿着为她空出的路走到床边。

“姓雷的小妹妹……”大东有些目瞪口呆,抬头看了看周围,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庇护所没错,“你……你怎么来了?”

“我也不是很想来啊,可是你的属下想要来看你,我不来,他们也不能来。”雷婷淡然地回答。

“盟主说雷婷小姐可以来庇护所,但是保护她的指令不能撤销。”有一个人出来解释。

盟主当然说是可以阿,因为庇护所是他爸爸刀疯的地方,虽然很多御林军常来,但是不归盟主管啊!大东有些头大,想起后半句:“亚瑟小雨,那……”看看雷婷,又把话咽了回去,“你们六个,赶快送雷婷出去,这里不是她该来的地方。”

雷婷没有说话,转身就要走。

“可是炎阳,为什么雷婷小姐不能来?她不是……”

“停停停!”大东赶紧拦下了他的话,看了一眼雷婷,“吩咐你的事情还赶快去做。”她知道得越多,问题就会越大。偏偏这几个人,什么话都讲……

六个人齐刷刷的转身,雷婷却转了回来:“汪大东,你到底,跟他们说了什么?”

不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承诺,她总是觉得不安。

“呃……”大东的表情有些犹豫,“上次我不是说了……”

“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把你上个礼拜五的事情在这里公布。”雷婷淡然自信的看着大东。他最在乎的,就是那天的事绝不能被人,尤其是被这里站着的人知道。

“你……”大东几乎要从病床上跳起来,“姓雷的小妹妹你怎么那么不可爱?!”

雷婷笑了笑。

大东沉默了一会,“你真的不用知道。”

“那就是不怕我会说出来咯?”雷婷的声音轻快。

“大东他不说,自然有他的道理。”小雨出声劝道。

“你就说吧,大东想要隐瞒的事,娱乐一下大众嘛。”亚瑟毫不客气地挖好友的墙角。

雷婷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汪大东的无奈却又坚定的神色,终于还是什么也没说,走了。

“盟主没有撤销保护指令,是因为那几个魔还没除掉?”

“两个魑魅已经消散,魍魉重伤而逃。”亚瑟概括。

“魍魉?你们两个都亲自去了?”大东问道。如果不是亚瑟小雨亲自联手,是不可能造成重创。

亚瑟点头:“你呢?发现了灵界的什么线索吗?”

“嗯。”大东拿出龙纹鏊,上面仍然带着灵界的气息,“在花上面,三个麻瓜收到的花上都有相同的灵界痕迹,花都是他们认识的不同的人送的,但是都是来自医院楼下的花店,我去花店检查过,没发现什么,晚点要再调查确认;但是在检查整个医院的时候在楼顶被人用灵力击昏了。那个人好像没有恶意,就是不希望我查灵界的事情。”

龙纹鏊护主挡下大部分攻击,是以现在仍然留着灵界的气息,可见当时的灵力攻击有多么强大。

消失了两天之后,汪大东若无其事的回到了学校,还正气凛然地补上了前两天的假条——病假。午间休息,大东正思索着高阶魔类和灵界力量的出现,感觉到有人靠近,大东收拾好抓狂的心绪,整理了表情。

“找我什么事?”辜战淡淡的问。

“我现在记忆有点混乱,那天在家的早餐店,你是不是找姓雷的PK阿?”那天在教室里面的时候,经过辜战的提示,他能想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这个。

“没错。”辜战淡淡的肯定。

“……我就知道。”看来这一部分的记忆没有问题。

于是大东开口,要代替雷婷跟辜战PK。他们两个,不能永无止境的打下去,可是分出胜负,就是一生一死。除非,不适合当老大的那一个,先收手。因为“终极一班老大,不是看战力指数,也不是看ko榜上的排名,如果是这样的话……”大东看着辜战,指尖点着自己,语气清淡却压迫人心:“我就是终极一班的老大。”

“好,我接受你的挑战。如果我败在你的手下,我辜战,绝不再争终极一班老大的位置。”那个带着锋芒锐气的少年一字一句地承诺。

得到了辜战的承诺,大东高兴地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绝不会输。

上课的时候,雷婷忍不住,看向他。直到,放学的铃声传来,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他,却还是没有醒来。

“搞什么……这个汪大东一整天都在睡……”雷婷嘀咕了一句,在经过他身边时特意咳了一声。

他却完全没有醒来的意思。

雷婷看了看周围,确定其他人都已经走了,背对着他又咳了一声。第二次被无视之后,雷婷果断地伸出一根手指捅了一下他的肩膀:“汪大东起来了,放学了。”他几乎是立刻跳起来,脸上却一片迷朦。雷婷用眼角瞥了他一眼,忍不住转过去一些:“你怎么啦?”该不是昨天的后遗症吧?可是他们说,他并没有受伤阿。

“不知道,头有点晕。”大东模糊地回答。

“头晕?”雷婷表情有些别扭地犹豫了一下,小小的两步挪近了一些,伸手远远地试了他的额头,跟自己的一对比,立刻发现:“喂,你发烧了耶。”

“发烧?怎么会发烧?”大东有些懵。自己几乎没有发过烧的。

“我怎么知道,问你自己啊。”雷婷想也没想。

“该不会是感冒了吧?”大东慢半拍地反应过来,看向雷婷:“不会是被你传染的?”

“关我……”什么事几个字含在了嘴里,雷婷这才反应过来:那天他喝了她喝过的饮料!一滴冷汗落下,“总之你赶快回家啦。”

“不行,我还有事情。”大东摆了摆手,收拾书包课本。

“你有什么事情退了烧再做吧?”雷婷关心地说。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他又轻又快地随便回答了一句,走了。

雷婷看着他离开,直到背影消失。他说的事情,该不会又是那个炎阳的事?上次带小熊去找他的时候,空气里那股异能对撞的惨烈气息仍然让她觉得不寒而栗,他该不会是这个样子还要去战斗吧?雷婷有些担心,正想着,就看到中万钧在等她,停下了思索和脚步。

音乐会之约。她几乎已经忘记。雷婷笑着答应:“我回去换个衣服就过去。”

中万钧离开之后,却看见汪大东轻飘飘地走向剩死门的方向。他去那里干什么?是因为,那里没有人吗?

可是,无论怎样,他要去做的,不是自己能管的事情吧。“算了,反正已经提醒过他叫他回家休息,他不听我也没办法。”雷婷这样对自己说,说服自己离开了学校。却在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想。

汪大东。他不是应该要回家吗?怎么会往剩死门的方向走?奇怪,怎么觉得好像有事情要发生……“那个笨蛋,该不会又在给我耍什么花招做什么蠢事吧?”雷婷低声自语。那是剩死门,是她执行终极裁决的地方。他去那里,有可能是在做跟她有关的事!而她,才不会放任他擅自行动!电话不通,她开口:“老孙,调头回学校。快。”

她猜对了!剩死门,汪大东竟然在跟辜战PK!雷婷赶到的时候,他们两个都用了武器,飙着战力在僵持。然后汪大东奋力一击,辜战被击倒在地,那一瞬间……

汪大东,他的战力指数竟然破万点。

虽然是早就这样猜测,但是亲眼见到,还是让人非常震撼。之前两次跟他交手,他,其实都是让着她的。

汪大东平缓了气息站好看着辜战。辜战开口打破沉默:“既然我输了,答应你的事我会做到。”汪大东于是收起了武器:“我知道你很不甘心,但你真的没有资格当终极一班的老大。”

“终极一班的老大,不是看战力指数的竞逐,他必须保护班上的同学,维护整个高校界的和平。它是一个以‘义’字为基础的神圣使命。真正的强者,不是看KO榜上的排名,也不是战力指数的高低……”他看着辜战,一手指向心脏:“而是自己的心。”

看他平常少跟筋,说话不经大脑,老是惹自己生气,没想到,竟然会说出这番话来。因为,他曾经也在这个位置上吧。十年前,他作为终极一班的老大,也在以一己之力实践着这些。而她,十年后的今天,她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她也做到了。雷婷看到他说完话,转过身来看到自己,没有半分惊讶,只是面对自己站好,在微笑,好像要说什么……却晕了过去!

“汪大东。”她和辜战几乎是同时到他身边,“他怎么啦?”辜战无辜地表示不知情。

“汪大东?”雷婷叫他的名字,试了试他的额头:“好烫,快点扶他起来。”

“这家伙自己都病到神志不清还硬撑着要跟你打。你们两个是怎样?他是笨蛋吗?”辜战背着他往外走,雷婷忍不住数落起来。

“可是我却……连生病的汪大东都打不过。”辜战的声音有些落寞,“可见他是真的强过我们。”

雷婷想了想,看一眼汪大东,叹口气:“论战力指数来说,是没错啦。但是如果论到智商,不好意思,我不承认。”然后扭头往前走。

难得辜战那么扑克脸的人都笑了。“我已经答应汪大东了。”他停下来,正色说道:“从我战败的那刻开始,我不会再跟你抢终极一班老大的位置。”

“你们两个是为了这件事决斗?汪大东找你的?”辜战跟禁药无关,他没有任何立场和必要那么做,所以,他是擅自代她出手!见辜战默认,雷婷不禁有些生气:“干嘛多管闲事阿,以为我打不过你吗?”

辜战看了看她,“你的反应,还真的是跟他说的一模一样。他说如果你知道了,不但不会感激他,还会怪他多管闲事。”

明明知道她的想法,却还是这么做了吗?雷婷看了看他们两个,有些被理解的温暖,却还是坚持着身为King的骄傲:“这样的结果好像是我占了你的便宜,没关系,你还是可以下战帖。如果……”

“我……不适合坐老大的位置。”少年的声音有些黯然。

他明白了,放弃了。并不是汪大东PK赢了他,才让他放弃,而是,他改变了他的想法。那么,这次,我就原谅你多管闲事。

雷婷放下心中的压力,轻松地往前走,却终于被手机的震动唤起了早已被她遗忘的事——和中万钧的音乐会之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夜晚,雷婷从自家练功房出来,就听到手机在响。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却不依不饶地响着。雷婷接起,喂了一声,却没有人回答。...
    暮临末世阅读 5,269评论 1 22
  • 夜很深了,小雨站在围墙外,看着亚瑟的车子开过来,在面前停下。亚瑟首先跳了下来,笑:“不是说了不必把人带过来,怎么改...
    暮临末世阅读 2,720评论 1 18
  • 再次看到这一夜的星空的时候,雷婷知道,她终于逃出生天了。 亚瑟自己就利落地翻身上船,雷婷却是被修和阿香拉上来的。两...
    暮临末世阅读 2,647评论 3 15
  • 雷克斯派给大东,是照例的六个影子。 除非大东被打昏了,影子没有吩咐,是不可以在人前擅自动手的。因此,虽然用传音入密...
    暮临末世阅读 2,727评论 1 12
  • 他们从铁时空来临,传功,匆匆离开。 他们,不能在同一个时空存在,他们,就是另一个时空里的自己,却已经如此出众,强大...
    暮临末世阅读 14,366评论 2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