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古听今·闲话诗词』醉里且贪欢笑,忘记来时路

字数 828阅读 56

醉里且贪欢笑,要愁那得工夫。近来始觉古人书,信著全无是处。

昨夜松边醉倒,问松“我醉何如”。只疑松动要来扶,以手推松曰“去”!

这首《西江月 遣兴》作于稼轩隐居上饶期间,但具体时间已不可考了,用曲折委婉的手法表现对现实的激愤和忧愁,也是情非得已。

这首词围绕一个“醉”字来写,但言醉未醉,貌醉实醒。

虽然人们都说一醉解千愁,却也说“借酒浇愁愁更愁”。词中写醉中忘忧,没工夫发愁,其实是正话反说,整日都在愁。遁入醉乡,似可解愁,实则令忧愁更深。这首词,言醉而未醉,忘忧而甚忧,内心激愤之情随着“以手推松曰去”喷薄而出,令人慨叹。

辛稼轩另有一首《玉楼春》,同样是写醉酒,却似乎轻快些,也更有意趣。

三三两两谁家女,听取鸣禽枝上语。提壶沽酒已多时,婆饼焦时须早去。

醉中忘记来时路,借问行人家住处。只寻古庙那边行,更过溪南乌桕树。

这首词上片写村女闲游,提壶鸟提醒她别再贪玩,婆饼焦也催促她早些回家。提壶鸟即提壶芦,鸣叫似“提壶”;婆饼焦的鸣声焦急,似乎说“婆饼焦,不与吃,归家无消息”。

下片写酒醉的村女朦胧中竟忘记自家归路,要向行人打听自家的住处,指路者认真地指点、谆谆嘱咐,这又显露了农民的淳朴善良。

这首词看似写村女,也许是写稼轩自己,醉中忘却归家路,隐约间透露出无家可归之幽怨。


言醉而未醉,忘忧而甚忧;欲求醉中忘忧,实则忧愁更深。隐居带湖的辛稼轩,其身虽远离庙堂、远离前线,实则一时一刻都没有忘却收复故国,每时每刻都希冀杀敌报国。年逾花甲,他的夙愿还有机会实现吗?

在隐居上饶二十余年后,实现抱负的机会终于来了。1203年,外戚韩侂胄专权,为了提高声望、巩固权势,他起用了抗战派人士,辛稼轩以六十四岁高龄起知绍兴府、兼浙东安抚使,后改知镇江府,到了抗金前线,积极备战。虎老雄心在,年逾花甲的辛稼轩力言金国必乱必亡,在赶制战备物资的同时,又派出间谍深入敌后探查敌情,他的爱国热情得以迸发。在这种情况下,廉颇老矣的辛稼轩会写出怎样的词作呢?且听下回分解罢。


关注播古听今,和我谈诗论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