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全职妈妈”是最被误解和低估的一种职业?

最近出了趟门,探望多年挚友,眼见着当初的职场女性褪去了勇猛强悍的模样,摇身一变成了如今这个慧娴于室的全职妈妈,每日与娃斗智斗勇,娃醒而作、娃睡而息,心中自是感慨万千。

随着年龄渐长,身边越来越多的朋友、同学、同事步入婚姻,进而孕育下一代。她们中有些白天上班晚上带娃,有些干脆辞职做了全职妈妈。

刚巧,对于“全职妈妈”这件事儿,也确实一直想写一写自己的想法。


“全职妈妈”的一天到底长啥样?

在很多人眼里,全职妈妈的日常就是优哉游哉地陪娃吃喝玩乐,不用上班卖命、赔笑、加班……好像什么都不需要操心。

但真相呢,可能就如这位用自拍杆记录自己带娃 一天的俄罗斯全职妈妈一样,可以用马不停蹄、鸡飞狗跳来形容。

全职妈妈的一天,从娃醒了那一刻开始。
彻底清醒的原因,可能是娃掉床了!
每天的第一件事,是喂娃。
上厕所也要粘着,真的不会便秘么。
当然,洗澡也是要围观的。
唯一清静的片刻,就是娃睡觉的时候。不幸的是,他很快就精力充沛了。
妈做饭,娃捣蛋!
必须准时准点喂娃。
换尿布的时候从来都没好好配合过。
遛娃是每天的必修课。
做家务的时候,娃也是小跟班。
抽空上上网,娃在一旁闹个不停。
虽然真的很累,可还是要陪娃玩。

娃是充电5分钟在线2小时,明明在外面玩得很累,一回来就撒丫子满屋跑,明明吃饭吃得快睡着,结果洗个澡立马满血复活。当妈的无论多么疲累,都还是要硬撑着配合娃的“演出”。

这就是全职妈妈包括但不限于的一天。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柴米油盐、水电煤气的日常需要她们去操心。

如果家里有上学娃、吃奶娃再加上个大龄老公娃需要料理,那么她们的日常真是24小时都不够用了。

总结起来,“全职妈妈”的职业特点就是:

*每天24小时全年无休

*娃的全职奶妈+保姆

*活的育儿百科

*喂奶、冲奶、做辅食、换尿布一手抓

*闻娃哭闹,不分昼夜,光速到达指定位置

*集全职家政、全职育婴师、全职教师于一身

一位共事过的女项目经理曾经语重心长地说:“生了孩子,一定不要在家里带孩子做全职妈妈,相信我,那要比上班辛苦太多。”


为什么越来越多女性不愿意回归家庭?

除却避无可避的现实经济问题,我想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应该是“全职妈妈”这个职业(是的,全职妈妈也同其它工作一样是一份需要付出甚至更多心力的职业)一直备受误解和低估,并且存在太多职业风险。

全职妈妈,到底隐藏着哪些职业风险?

1. 失去自我,放弃个人形象和自我增值机会

每天的日常都是围着娃转,不修边幅、蓬头垢面似乎是许多全职妈妈的常态。

许多全职妈妈在转型之前也都是出色的职场人,有着出色的教育背景和广阔的职场空间,全职妈妈的身份转换势必会在至少几年内阻断了自我增值的空间。

2. 社交和视野窄化,共同语言减少

24小时全年午休工作制,使得这些女性(尤其是孩子3岁以内)的共同特征大概就是从曾经的朋友圈全面隐退,从前恨不得一有空就见面的她们,变成了数月难谋一面,曾经在微信上几乎24小时在线的她们,从此进入了潜水的深水区。

从正常社交圈中隔离出来,成为了相对封闭、特殊的一个职业群体,随之而来的是无法避免的信息量和视野窄化。

另一个弊端就是由于关注点差异,导致与另一半的共同语言减少。失去沟通和共鸣,缺失理解和包容,是导致许多婚姻失和的重要因素。

3. 与社会脱节,职业技能退化

“脱节“和”退化“是许多全职妈妈无法避免的一个职场困境,几年的脱岗带娃生涯使得自己远离社会、远离职场,一些职业技能会变得生疏,许多职场新技能来不及学习,

重新杀回职场,从身心上都需要重新熟悉和适应,可能职场经验清零,要从头做起,与周围同事有着明显的代沟。

这些都是全职妈妈们要去重新克服和适应的职场困境。

4. 失去经济独立,抗婚姻风险指数降低

正如《我的前半生》中的罗子君,多年的居家相夫教子,失去了独立的经济来源,每天必须要面对着自己年老色衰和丈夫出轨的双重危机感,当婚姻陷入危局时也变得格外被动,没有主动权。

许多全职妈妈在婚变问题上,不得不屈服于经济问题,要么隐忍要么失去孩子的抚养权,抗风险指数跌停。

5. 职业成就感低、自我认同感缺失

因为按照经济收入这一衡量价值的普世标准,所以全职妈妈这一职业的价值被众所忽视。她们大多得不到相应的肯定和尊重,导致职业成就感低,自我认同感缺失,时常自我否定和怀疑,焦虑感也随之而来。


她们为什么选择成为“全职妈妈”?

许多全职妈妈都受过良好的教育,拥有一份有晋升空间和发展钱景的工作。

好好的一个职场er,为什么想不开去做全职妈妈?是赚钱不开心,还是自由不好玩?

答案只有一个:为了孩子。

*为了能更好更周全的照顾孩子。

*为了陪伴孩子,为其建立安全感和信任感。

*为了增加亲子之间的感情。

*为了教导孩子养成良好的习惯,为以后的教育打好基础。

*为了管教方式一致,有助于孩子人格养成。

正如我的一位好友,生完宝宝、为了给宝宝最棒的成长环境和童年而选择做全职妈妈的美女设计师SaSa说:“这是一个无比艰难的选择,其中得到多少和失去多少,只有自己最清楚。

这是一位母亲的孤独和伟大


全职妈妈到底能够创造多大的价值?

妈妈,作为这个世界上最艰苦卓绝的终身职业,没有之一。而全职妈妈,恐怕是最被误解和低估的职业了。

“全职妈妈”的价值,除了上文提到的那些远期效益以外,还具有着现时的经济效益。

这笔经济账,国内国外已经许多人算过了。

比如这位来自美国的史蒂芬·内尔姆斯( Steven )先生,他和妻子格劳瑞·内尔姆斯(Glory Nelms)住在美国达拉斯,育有一个儿子叫以斯拉( Ezra )。

以斯拉刚刚出生的时候,史蒂芬和格劳瑞算了一笔账,考虑到雇人照料婴儿的成本比较高,于是就决定让格劳瑞辞职在家当全职妈妈。

然后,看着忙进忙出照料儿子的妻子,史蒂芬萌生了一个念头,他决定为妻子的工作计算一下价值,来帮助自己更好地理解和欣赏全职妈妈的工作。对,他希望能有一个实际的概念来让自己,或者让大家对全职妈妈的劳动价值有所体会。

然后,他通过在线调查和咨询一些专家,计算出了在美国市场他妻子一年的劳动价值,数值相当惊人:

清洁服务:每次 50 美元到 100 美元,每周一次。

采购:每小时 65 美元,每周 4 小时。

煮饭: 240 美元一周。

洗衣服: 25 美元一次,每周起码一次。

公关助理——因为有时候她需要陪他工作,每小时 75 美元。

计算好零零总总这些费用之后,史蒂芬估计,她妻子一年的工作价值73960美元。

然后他把这项结果写在了博客上,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

事实上,史蒂芬并不是第一个算这笔账的人,之前也有人做过类似的计算,不管怎么往低了算,全职妈妈一年的劳动价值都在几万美元到十几万美元不等。

史蒂夫说,“我一直认为我们的收入就是我的收入,但这种想法完全忽视了格劳瑞工作的价值。”他说,“现在我意识到我赚到的钱只是我一个人赚到的这个想法是多么的没必要。”

史蒂夫说,把这笔钱算清之后他更懂得在家庭事务中如何互相欣赏了。

如果说史蒂夫的算法比较偏美国市场,那么前阵子国内也有媒体给中国的全职妈妈贡献算过一笔账。月嫂费、家政费、儿童教育费这些劳动的价值加起来也并不比普通白领的收入低多少——想想市面上雇这样一个人有多贵就知道了。

有本书叫《妈妈值多少钱:世界上最重要的工作为何不计薪酬》

在书中,作者安·克里滕登也试图纠正大家低估全职妈妈价值的错误观点。

曾做过财政部长的著名经济学家劳伦斯·萨默斯说:

“生儿育女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工作。”

而正如萨默斯所言,在现代经济中,三分之二的财富由人的技能、原创性和事业心——所谓“人力资本”所创造。

就是说,那些尽心尽责养育子女的父母,用经济学家雪莉·伯格拉夫的话来说,实际上就是“我们经济中主要的财富创造者”。

“但是,这种巨大贡献仍不值一文。对母亲价值的口头恭维飘在半空,就像天使的祥云一样虚无缥缈。”

“在这个世界,母亲们仍要面对不被尊重、不被承认的事实。多数人,就像摇篮里的婴儿一样,认为母亲的照料是理所当然的分内之事。”

以上,并不想抱怨“全职妈妈”有多么辛苦,也不想标榜“全职妈妈”的伟大,因为陪伴和照顾孩子的成长是每一位母亲的天性。

只是希望更多的人能够正视和尊重“全职妈妈”这一职业的价值,理解和呵护她们的选择,不要用“没有价值”、“靠人养”、“游手好闲”等字眼和评价抹杀了她们的付出和价值。

也希望更多全职妈妈的丈夫和家人可以对她们给予应得的肯定和鼓励,在她们重返社会和职场时能够给予支持,帮助她们树立信心并分担家庭责任。

同样,也希望所有的全职妈妈在为孩子和家庭“牺牲奉献”的同时,也不要忘记从身心上全方位关爱自己,不要放弃自我。积极地争取家人的支持,保持与社会的交往和连接,充分利用时间健身学习、增值自我、保持竞争力,用实际行动成为孩子的骄傲和榜样。

最后,无论选择做全职妈妈还是职场妈妈,都在创造价值,都值得被理解和尊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