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家的“春晚”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凤媛

2016年大年初二,我陪母亲一起,踏上了阔别多年的故乡之路——甘肃省天水市秦安县中山乡山后上王庄村,那里是母亲的娘家。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由于她的家乡闹饥荒,母亲跟随一位亲戚来到庆阳,从次几十年间她一共回过三次娘家,距上次回娘家已有二十多年之久。我是第一次去舅舅家。这次由于她的大哥也就是我的舅舅年事已高,健康状况不好,打电话过来说想见母亲一面,所以母亲也顾不得自己不太健康的身体,和我一起踏上了回故乡之路。

经过多半天的车程,我们终于来到了离舅家还有一座大山的莲花镇。这时早有两个表兄弟和表侄开着一辆小车在街道上等候,亲人相见,格外高兴,寒暄之后,我们驱车开始爬山,那天之前,天下了很大的雪,所以山路很滑不好走,虽然山上早已修好了水泥路,但天气冷,路被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的积雪,道路结冰,车轮打滑,眼前的景色全是被积雪覆盖着的银装素裹的世界。经过近一个小时小心翼翼地爬行,我们终于上到山顶,本想到山顶之后应该很快就到家了,没想到山上的情况也不容乐观,真是山路十八弯,在山顶上还转了几道崾岘,还有一节土路,最后终于到家。

小表弟和他的媳妇热情地迎接我们进家门,他们说的都是方言版的家乡话,有些话我有点听不懂,但他们笑盈盈的表情告诉我,都是很暖心的话。妈妈也随着他们自然而然地说起了家乡话。

图片发自简书App

舅舅见到我们,一高兴精神也好了许多,一会儿家里积聚了一大群人,几个表哥都来了,向我们问好。看着亲人们的笑脸,我心里倍感亲切和温暖。母亲的姐姐和妹妹早已在舅舅家里等候我们,她们姊妹三个相见,眼里都闪着高兴的泪花。我忙用手机给她们拍了照片。

舅舅住的房子就是母亲出生时的房子,不过小表弟早把它们翻修过了。从大门出来向东一拐大约二十米,就是一个舞台,起初我很好奇,不知道他们搭这个有什么作用,经表哥介绍才知道,他们每年大年初一都在这个舞台上举办一场像模像样的春节联欢晚会。我不由得想了解他们的“春晚”举办情况。

表哥给我介绍说:他们全村50多户人家,总人口不到二百人,现以持续办春晚到第六届,并且每一届从节目的档次都有提高,几乎是全村小到三岁孩子老到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全部参与,在这几年的变化中,全村的面貌逐年都在变化,在住宅上有修起小二楼,有修起砖混结构的平顶房,在教育方面全村无一孩子失学,已走向全国工作岗位的本科生6名研究生3名,现读的本科生4名大专生十名,已参加工作的大专生8名,中专技校的学生十多名,在校高初中的学生十多名,现购家庭小轿车8台,全村土地全部改造成花椒产业园。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完全颠覆了我的想象,因为在这样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山大沟深,出门很不方便,遇到下雨下雪天,连山都下不了,能有那么多孩子是大学生和研究生,真是奇迹。站在舅舅家的院落里,看到的是连绵不断的被厚厚的白雪覆盖的山坳,山遮挡了所有山外的风景,村庄的人家都是靠山而居,有的在靠近山顶的地方、有的在半山腰,站在村子对面,可以看到他们居住的院落呈阶梯型排列在山洼上。我不禁在想,在这样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下,却孕育出了伟大的梦想,他们把大山深处作为一个酝酿先进思想,酝酿文化、酝酿人才的基地。他们载歌载舞歌颂生活、歌颂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把乡村打造成一个文明优雅的场所,让进步思想深入人心,同国家发展与时俱进。

远离低俗,树立新风。用高雅的艺术品味去装点自己的生活。怪不得在这里我总是能感受到他们淳朴的热情和和谐的氛围以及大家的凝聚力和亲和力。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堂表弟的家里我遇到了这样一件事:那天早上他来舅舅家请我和母亲去吃饭,我们在他家呆了一整天,到了晚饭时分,怎么等也不见表弟回家吃饭,弟媳催了他几次,还是不见他返回,过了多半个小时他终于回来了,他告诉我们同村一个孤寡老人喝醉酒了,自己跑出来在村口田野上躺下来不肯回家,他去把他弄回去,害怕这么冷的天,他在外面冻坏了。说着他急匆匆地吃了几口又往外跑。直到天黑了才回来,我问他又出去干什么?他告诉我,还是去看那个老头,他说害怕他再次跑出家门出事。我当时问他是不是和那老头有亲戚,他说并没有半点亲戚关系。这时我想说:那你管他干啥?但这句话在我的口中被我咽了回去。看着他脸上露出憨憨的笑容,我心里再骂自己自私的想法。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可能早养成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习惯,对他的行为确感到是多么的异类!但从这件事情上也可以看出他们民风的淳朴善良,中华文化的传统美德体现的淋漓尽致!而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富裕了,但人却变得越来越自私了,平时我们各自为阵,几乎不关心他人的安危冷暖,和他们相比,令我们汗颜和羞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大年夜晚的村庄,鞭炮四起,鼓乐齐鸣,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他们的“春晚”更体现了他们的凝聚力和创造力。那天,表哥给我说晚上他们被乡上邀请演出,看他不急不火的样子,我禁不住问他,都下午四、五点了,你们还不赶快做准备?人呢?还要化妆,起码得彩排一下吧?他笑着说:我们晚上一吆喝人就到齐了,这事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我又想这样的随便,他们的节目水准一定也不怎么样吧!事实上,等我看了他们的节目,完全颠覆了我的臆想,他们的文艺演出不但水平高,内容丰富多彩,而且阵容庞大,参与者众多,从小学生到大学生,还有村里那些大字不识的老人。被誉为西北“赵本山”的著名小品演员王海生就是他们村土生土长的名艺人。从小就听母亲说他们小的时候每到过年,年轻的舅舅就和村里的大人小孩搭起简易的舞台唱大戏,演出一直持续整个正月。文化艺术是一代代传承的东西,我这才知道原来他们的身上都有天生的文艺细胞,艺术自然天成啊!

当大幕拉开,台下观众身裹厚厚的棉衣外套,情绪高涨,为节目积极喝彩,为演员鼓掌,中途几乎无人提早退场。台上,演员们却穿着露胸露背的舞衣,特别是那几个节目主持人,一直穿着单薄的舞衣,在两个多小时的演出中坚持到底。舞台比较简陋,上面没有空调之类的取暖设备,我想演员们要有多强大的精神力量才能支撑到演出结束!我想这是一种精神的力量吧。

他们的艺术团得到全村人的积极支持,他们齐心协力,有出钱的出钱、能出力的出力,男女老少齐出动,愣是把一个远离城市、封闭落后的乡村打造成一个文化教育先进,文艺气息浓厚的文明居住地。

他们的春晚到今年已经连续举办了第六届了,宣传效果良好,教育意义深远,影响力巨大。我也为舅舅的家乡人感到自豪,愿他们的家乡越来越好 ,乡亲们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越来越丰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