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儿的小说之事

“你写小说吧。”

“我只会写散文,不会写小说。”

每次身边的人这样建议,月儿都这样回答。她知道,这不是托辞,那些单个的文字在她手里,随意排列,随意搭配,就像一团发好的面,柔软筋道,她不费吹灰之力地随意揉捏,就可以把它们做成馒头、包子这类的成品。当然,月儿不擅长烹饪,厨房之事对她只是了解,不能说是精通。而写一篇散文对她来说,却是信手拈来、易如反掌。在她眼里,小说,那就是路遥的《平凡的世界》,那就是莫言的《蛙》,那就是曹雪芹的《红楼梦》。长篇巨制,错综复杂,波澜壮阔,世态百相,处处都是现实生活的映射,时时都打上了时代的烙印,那手笔,她惊叹,但写不来。

月儿是一个简单的丫头。其实,她就是活到一百岁,也不过像一株深谷幽兰,开自己的花儿,散自己的香。极少有人看到它,更少有人欣赏她。她喜欢那样深且静的山谷,竟不习惯人声的喧闹。她觉得,哪怕偶尔一声的尘声,也胁走了她的香似的。

她这样的花儿,怎么能开在人境?她这样的丫头,怎么会写出那样复杂的小说?只是那丝麻一样互相缠绕的人物关系,就够她头疼的了。再加上矛盾冲突互相交织,她可应付不来。

月儿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