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七零八碎的碎碎碎

文 / 金泽香

时光不可挽,如故人西辞,这一去,已无回头日。

2018年进入倒计时。昨日写下一句话“没有好消息的一年”,有网友回“没有大悲大喜的平静之心”,实属谬赞,不敢当。以我的修为,平静面对大悲大喜远未达到,只是经历得多了,大多可视作寻常,再好无非如此,再坏又能怎样呢。

总体来说,2018还算比较有秩序的一年。各方面都在进行,只是结果不甚理想,自身占主要原因。比如几门考试考砸了,缘于工作繁忙没复习,折戟沉沙理所应当;如努力了无结果,过程值得反省;又如项目进展艰难,年中不得已调整方向,历经种种变动,重新来过……总之,诚如写的那句话“没有好消息的一年”。没好消息不算什么,未得到不代表失去,输了不代表真的输了(这话有点拗口吧?算不上鸡汤,是写完那句话之后,我自己对自己说的)。

今年整体大环境确实不怎么样,年年听冬天来了冬天来了,这次似乎是真的来了,业内几大巨头天天爆裁员信息,收缩成本,优化产业结构。见谁倒下了吗?还没,都在硬挺着,这个冬天,我唯一希望不要垮的,是老罗的锤科,因为我是锤粉,首批购买T1的用户。那么爱为己辩护的老罗,已经消声几天了,大家都挺难的吧。

难又怎样,生活还要继续。2018年有人出生,有人离去,与往年不同的,今年离去的队伍中,有好些声名震天的人,微博上免不了一派忧戚,有人很反感任谁走都说“一个时代结束了”,怎么说呢,放之于广阔的时间里,突出的个人确实是带有时代印记的。希望他们走好吧。

与他们比起,我微小不足一提,我的悲喜同样是。

入冬后,我常在中午阳光强盛时,在公司附近溜达,或者干脆找个阳光充足且不被人打扰的会议室,呆着晒太阳。我真的很喜欢发呆,试着把自己当成一棵需要光合作用的植物。看着窗外,北方冬天惯有的某一屋顶缓缓涌出的白烟,还有风中摇摆的树木,街道上的车流和人,细细密密的,他们一一在我眼底经过。我的人生无人也不愿与人分享,但可以透过一方窗,观到他人的行迹,犹如雪后原野上零乱地鸟雀,有雪白有乌渍有热闹有静谧,两极安然地存在。

再过一阵,也就十来天的样子,这一年将彻底翻过。幼年对时间的度量停留在周和月,现在已是度年如日,一转眼就过了一年。当年,当我初初步入中年,是不太敢相信的。我只是做了一个略长的梦,略长的梦而已,怎么醒来已沧桑。我想,人应该不是自己要长大的,是时间,都是时间所为,它有一双透明而庞大的手掌,推着人的后背,朝前小步快跑,跑着跑着,跑到头发落霜。

不知说什么,值得说的不多,不想说的也有,午后阳光依然强盛,不如让我继续当一株被光照宠幸的人间植物。默默地看着无数个屋顶。如果你恰好在我可眺望的屋顶下生活,那么祝你好好过冬。一起盼着冬天后的春暖花开。

那时,记得要外出,淹没在花海,把春天烙印在自己的身上,仿佛从未经过冬日的风霜。

2019,好好生活,各位。挺住,我们会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姓名: 张景 公司: 扬州方圆建筑有限公司363期(哈尔滨) 《六项精进》“谦虚二组” 【日精进打卡第155天】 ...
    张景_b55f阅读 26评论 0 0
  • 看看自己被孤零零的扔在破庙一角,又被绑在柱子上无人问津的窘迫模样,这要是被林萧知道了,非把这姓姜的小子吊起来打。“...
    空空儒野阅读 101评论 0 0
  • 在和小林记者的的聊天中,当被未问及大学那些事情比较重要时?一瞬间飘出来六个大字:先把四级过了。 英语四级很重要,重...
    秋风沐雨阅读 655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