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三十岁的时候,我要买只表

开始下雨应该是在下午,在我喝下第三杯咖啡的时候,窗外有人开始打起了伞。

" 哦对啊,今天是有台风的来着",我这才想起来,“妈的这种天气应该在屋里睡觉的”,我抬头看了看坐在对面还在摇头晃脑的男人,越来越觉得他烦的像一坨屎,哦不,是屎上的苍蝇。从下午一点三十分开始到现在,他已经和我吐了三个小时的苦水。哦好像还是不对,要是把他比喻成屎上的苍蝇,那我岂不是,屎?

“你说我是不是混的很失败啊!”他加重了语气。我觉得空气中弥散着有点酒味,可是这明明是喝咖啡的地方。

“你这要是还失败,那我都不敢想象了!”在一个小时里,我已经第三次和他说这样一番话了:“你能在杭州买房,买车,结婚生子,自己又是大学老师,铁饭碗又受尊敬,还能有大把的自由时间,赚外快也好,写书也好;你这还失败,你让我这种打工加班狗怎么混?”

"这不一样?"

"为什么不一样?"

"因为我今天三十岁了,而你还年轻。"

其实今天下午的这次相聚,我是来为他来庆祝生日的。他是我大学的老师,长我五岁,人瘦,且高,直挺挺像一台立着的苹果手机。从大学到大学毕业两年多,我们一直保持着各种往来,无论是学术往来还是金钱往来,就差没肉体往来。当然这主要是因为我两都是直男,要是是弯的,那我搞不好还能保研。

但是今天他说,“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直的了。”

“卧槽,你都生孩子了,你还不是直的?”我觉得他的话莫名其妙,“那你孩子咋来的?”

“我这只是一种夸张的说法,OK?”他推推眼镜说,“不过就算是弯的,其实只要控制的好,多多训练,也是能生的。”

总之,这明明是一次生日聚会,但我准备的那份花了我四分之一个工资的礼物,却被他丢在一旁。他不断向我重复以下这些。

“感觉自己精力越来越不行了,看黄片都没兴趣了。”

“唉,宝宝晚上吵的我睡不着觉,第二天精神不好,给学生们上课自己都快睡着了。”

“三十岁了,还欠着60多万的房贷,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完。“

“自己教了五六年的书,厌烦的要死,一天想辞职八百遍,但一出校门吧,又发现 自己什么都不会。”

“一直觉得自己书看的不够多。”

“每天虽然那么闲,但又不知道干什么。感觉什么都有点晚了。”

“没钱。”

我不断应付着,不时看看咖啡吧里走来走去的,穿着短裙或短裤的美少女。她们一般二十岁左右,空气刘海或中分占了大多数,有着如白瓷般光洁的脸和腿,当然我主要看腿。“腿玩年啊!”我看着一个红色露肩短袖配超短白色褶皱裙的女生想着。但她的身后跟着一个高大的小伙,大概也是二十左右。他的脸上很多汗,一直流到脖子的尽头,流进白色T恤里。卧槽他有好扁的肚子,应该还有腹肌吧!真是的亲切。不久前,我也有那么扁的肚子。

于是我突然想起,我对面的这位朋友,虽然三十了但居然还有这么扁的肚子。我和他说:“你烦躁个屁啊,你说你都三十了,可身材还是那么好,肚子上没赘肉吧!现在几个男人没赘肉!”

他没回应我,继续和我说他着他的一个同事是个傻逼而他的领导是个大傻逼。但我觉得他内心是在窃喜的,其实啊,人向别人吐槽自己的不堪和不爽,只是为了让别人多称赞一下他的优点。

但是,三十岁啊,我貌似也快要三十了呢。

我才毕业两年,就失去了一些朋友,失去了静心阅读的能力,失去了扁平的肚子。我想,要是我到了三十岁,我还会失去什么?

于是我开始思考,一思考,就激活了我的多重人格。两个小人在我脑海中蹦了出来。他们踩在我大脑的神经节点上,一边上下蹦窜,一边对话。我都能想象到那类似马戏团的画面。

我:聊了一些有关三十岁的话题,总觉得这个年龄是个较为严肃的话题,自然而然就会给自己一个心理暗示,我要是三十岁了,应该如何如何,不应该如何如何。比如孔子的三十而立,如果不达到,是不是就算人生失败呢?

莪:其实我总觉得孔子的三十而立并不是让你成家立业或者事业成功,而是实现对世界和自己的认识。从此,你的思维将从感性过渡到理性,并且在此基础上具有一 种独立的人格意识。

我:拗口,不懂。

莪:但我觉孔子他老人家就是这个意思,慢慢消化吧。

我:你说我要是现在就开始迎接三十岁,设定好多目标,比如三十岁一定要结婚生子,买房买车,月薪过三万,这样好吗?

莪:我觉得不好。要是你实现不了的话,三十岁生日那天你会特别伤心的。就好像你在网上买个东西到货了,快递给你打电话,你满心欢喜的以为要给你送来了,这时他说,我明天给你送。

我:那明天还是会给送的吧?

莪:你得确定你是真买了东西,并为此付出了金钱或者等同价值,当然不排除意外送丢的或者送错的可能。

我:我总觉得,自己越来越迷茫,好像走近了黑暗森林。不是说,年龄越大就越不惑吗?

莪:这是因为你开始思考为什么,不像以前,上学的时候,你只是在完成一个个既定目标。当然,还因为你不甘心,太贪心,以及力不从心。

我:唉,其实我也希望有人能告诉我,现在应该怎么生活,该如何才能获得一个想要的三十岁。

莪:你迷茫了那么久,你应该明白,万事还是要靠自己。所有的成功人士的成功经验,都是谎言。

我:我以前觉得,毕业之后我会变得温和,但结果却是浮躁了许多。我恨不得明天就能财务自由。妈的。

莪:这是时代的问题,时代太好也太差。汽笛,鞭炮,犬吠,叫床,击鼓,咳嗽,傻笑,声音太多了,声声入耳。

我:我觉得自己越来越累了,下班就想睡觉,以前不是这样的。而且不久前,有一次早上醒来,我竟然花了好久才想起来我在哪。那天我的脑子里,都是7岁那个夜晚妈妈在做手工我躺在床上睡觉那个画面。

莪:你的五感开始退化了。你要小心啊,这样就看不了爱情动作片了。哦,不对,是不是你片子看太多了才这样。

我:唉,真是苦恼。

莪:你该找个对象了,我知道你状态一直不好,但谈恋爱或许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我:可我好像失去了这种能力,爱是什么感觉?算了,估计三十岁我结不了婚 了,以后相亲一个好了。

莪:但要是不谈一次可以到永远的恋爱,那很遗憾呢!

我:谈一次这种恋爱是什么感觉啊?

莪:我又没谈过,反正不是那种手拉手就会怀孕那种。

我:算了,不说恋爱了,麻烦!话说我现在的收入比两年前翻了三倍,为什么感觉自己并没有变的富裕呢?

莪:金钱让人丧失的,无非是他原本就没有真正拥有的;而金钱让人拥有的,却是人并非与生俱有的从容和沉重。而生活从来都是不容易的。

我:你特么能说人话么?

莪:你的欲望和收入不成正比。

我:我其实没啥欲望啊,我只是觉得无聊,花点钱玩。

莪:呵呵呵,傻逼。

我:你居然骂我?

莪:对了,今天台风啊,你的房子不是漏水了么,咋办?

我:那也好,门口放块牌子“水帘洞”,让紫霞仙子住进来。

莪:哈哈哈哈。你还有不到四年就三十岁,你有什么愿望呢,到三十岁的时候?

我:三十岁的时候,我一定要买块表。

莪:为什么?

我:为了提醒我,四十岁就不远了。

我和那个三十岁的男人,于下午五点分开。他开着车急着去和他老婆孩子过第一个全家福生日。然后我一个人去吃了麻辣香锅,微微辣那种,妈的真好吃真下饭,一不小心吃多了,妈的肚子又要长赘肉了。

傍晚7点半的时候,我读完了一本读了半个多月的书,这是一本关于罗马帝国衰亡的书。通读全书,我就记得一句话:

禁卫军首领戴克里先废除了"元首制",公然否认自己的权利来源于"元老院和罗马人民",而是得之于独一无二的"神"。这是罗马帝国从兴盛到衰弱的标志性事件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