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日记:我曾经是个小萝莉

96
关土 F0aaab02 b2ab 48d0 ab5c 8502fb1a27a3
2017.10.22 22:05* 字数 1079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大男人的我也曾经是小萝莉。

2017年9月22日 星期日晴

昨天早上我打电话给老妈:“妈,我小时候是不是有穿过裙子啊?”

妈哈哈大笑:

“是啊。你两岁的时候看到姐姐穿裙,于是就吵着也要穿。于是就帮你买了小红裙和女孩子的小红皮鞋。别说,还真象女孩子。”

我已经过了害羞的年纪,莫名还有点自豪:“对了,我印象中我那时头发不长啊。”

妈:“嗯,远看象小光头。”

自己再脑补一下当年的情景:

过年了,二姐和三姐穿上了新买的裙子。也许二姐穿的是大姐穿过的,三姐的则可能是大姐和二姐穿过的。但因为裙子都是在重要的日子才穿,所以都保存很好。大姐比我大了十几岁,印象中她都是穿得象男人一样,要帮着妈妈挑水,洗衣,喂猪。

两岁多的我看到了漂亮的姐姐们,无比羡慕,于是向妈妈抗议:

妈,为什么姐姐有裙子,我没有?

妈笑而无语,带我上街买了件恰恰新的小红裙还有小皮鞋。

我似乎还记得那小皮鞋散发的真皮味。

后来我在一家人的围绕下穿上了小红裙和小皮鞋。焕然一新,变成个小公主。

此后,妈妈经常带我去上班。妈妈在镇供销社的衣服店,爸爸是供销社的副主任。

印象中我经常是坐在大柜台上玩。

妈妈找钱给顾客时,一般如果只是一分钱,客人如果同意,她会拿一个糖果给客人。当时(70年代末)差不多一分钱能买一个小糖果。

柜台上有来买衣服的爸爸或妈妈老家的乡亲以及其他老顾客,看到我的可爱的样子,都会把糖给我。

也许4岁多的某一天我终于知道只有女孩才穿裙子,从此不爱红妆。

多希望能有一两张当年的美照,可以向我两个女儿炫耀一下。很可惜,家人没帮我拍任何当年穿裙子的照片。

借用朋友女儿相片


早上,为了取到更多当年穿裙子的细节,我又打电话给三姐。她也是乐得大笑,不过因为她只比我大两岁,对当时的情景也记不太多。不过,她说了我童年的另一件趣事。

可能是五岁的时候,当时在跟邻居的同龄的月娇一起围着一个火堆玩。那是一个烧草和垃圾的火堆。

不知道什么原因,月娇拿起一根烧着的小树枝向我耳后戳去。可能当时小树枝的一端的火已灭了,所以小伙伴并不知道。

我马上痛得哇哇大哭。

三姐说:

“印象中老爸拿着一个棍子追着二姐要打她。后来,我看到月娇,跟她开玩笑说,你把我阿坚弄残了,阿坚没人要,以后你要嫁给他了。”

当时二姐可能是负责看我们的。

后来我的耳后留下了一个疤。月娇并没有为她的行为负出责任。她嫁给了我一个发小的高中同学。

都拜简书日更所赐,我现在绞尽脑汁地想在记忆深处挖掘可供写作的素材。

很多的过去的记忆就象藏在一个个迷宫里的盒子,如果不想办法去打开,上面的灰尘就会越来越多,慢慢地,我们就连盒子都找不到了。

日更促使我不断去回忆过去的经历,所以跟家人更有话题去聊天。这应该是我日更的一个大收获吧。

枫下随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