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的代价

图片发自简书App

伪装是非常费体力的,你可以装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但是你不可能装几十年,装一辈子,总有演不下去的时候。所以纯粹的谎言,是不长久的。


于露又一次失眠了,看着墙上的闹钟,时针指向了三,又到了凌晨三点了。

睡不着的于露起来给自己到了杯水,她端着水却没有喝下去,只是看着杯子怔怔的出神。

于露在名盛医疗器械公司上班快三个月了,却没有一点业绩。

没有业绩就只能拿2500的底薪。

想着这个月的房贷和女儿将近两万的学费,于露心里更烦躁了。

为了女儿能上个好学校,于露说服老公借钱买了这套学区房,虽然很贵,好在女儿已经顺利的上了小学。

于露的老公闵涛是一个钢琴教师,每天只知道弹钢琴,什么事都不过问,偌大的压力全部压在了于露的身上。

想着不求上进的闵涛,于露脑仁都是疼的。

时针指向了四,于露放下杯子强迫自己去睡觉,不然明天该没有精神上班了。

到了公司的于露被经理喊进了办公室。

小余啊!你的三个月试用期可是要到了,经理吐了个烟圈说道。

经理,能不能多给我一点时间?于露问道。

小于啊!你长的这么漂亮,不要浪费资源啊!你也知道我们这行的潜规则的。

又是潜规则,于露第二次听到了潜规则这个词。

第一次是在她的闺蜜曹丽娜那里听到的,曹丽娜也在这里上班,就是她介绍于露来的。

曹丽娜很熟悉这行的潜规则,不到两年就有房有车了。

以你的条件想要挣钱很容易,改天我带你去见几个医生,不愁没有单子。

经理说着手就放到了于露的肩膀上,于露想站起来把经理的手打掉,但是想到再不交房贷就要被收走的房子,于露忍住了。

经理看到于露不说话,胆子更大了,手也开始不规矩的摸了起来。

你只要听话,保证你的业绩高高的,经理说着就把手伸进了于露的裙子里。

半个小时之后,于露用手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从经理室里走了出来。

出门的时候刚好碰到打算进来的曹丽娜,曹丽娜看着于露的样子,问道:“你和经理上床了?”

于露觉得很难堪,闺蜜的话让她觉得无地自容,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只能快速的离开,却错过了曹丽娜眼中忽明忽暗的光。

经理第二天就带着于露去见了几个医生。

于露在经理的帮助下签了一单,拿到上班以来的首次提成。

于露看着手里的两万块钱,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觉得很可悲。

就算觉得可悲,于露还是不得不接受现实。

在经理的帮助下于露的业绩节节上升,慢慢的引起很多人的不满。

公司开始流言满天飞,说于露勾引了经理才有了单子。

于露每每听到这些话的时候,都有一种百口莫辩的感觉,她没有勾引经理。

每当公司有人说于露的时候,曹丽娜都会站出来替于露据理力争。

每次于露说谢谢的时候,曹丽娜都说:“谁让我们是闺蜜呢,我不向着你还向着她们啊。”

于露觉得公司也就曹丽娜是真心的关心着自己的。

一天曹丽娜神神秘秘的对于露说:“下班穿点漂亮点,有好事哈。”

于露笑着说道:“什么事这么神秘?”

下班之后不就知道了,曹丽娜说道。

下班之后于露和曹丽娜参加了一个饭局。

曹丽娜指着主位上的男人对于露说:“这是我们市中心医院的李院长。”

李院长伸出手来握住于露的手说:“幸会,于小姐。”

说完还在于露的手心里挠了一下。

那天的曹丽娜不停的让于露给李院长敬酒,最后喝得于露晕乎乎的。

曹丽娜对李院长说:“麻烦你把于露送回去吧。”说完之后还对李院长眨了眨眼睛。

李院长会意的点了点头,就扶着于露出去了。

等于露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旁边躺着的竟然是李院长。

于露只记得自己喝醉了,后面的事完全没有了印象。

于露的动静惊醒了李院长,李院长把一份合同拿给了于露。

昨天晚上合同就签好了,你喝醉了就没有给你,李院长说着拿出了一份合同。

于露接过合同一看,这个订单可以提成10万以上,看着这份合同,于露准备说出口的话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露露啊,只要你好好的跟着我,以后我们医院所有的医疗器戒都会从名盛进货。

于露听完不能说不心动,订单的提成对她是个很大的诱惑。

曹丽娜从经理那里知道了这件事,恨的咬牙切齿的,本想让于露出丑的,却不料竟然让她占了大便宜。

曹丽娜无数次的勾引李院长,想让李院长把他们医院的医疗器戒换成名盛的都没有成功,却不料被于露抢了先。

但是心机颇深的曹丽娜并没有表现出来,还笑着对于露说恭喜。

于露自从抱上了李院长的大腿之后,业绩就蹭蹭的上升,曾经的销售之王曹丽娜也被远远的甩在后面。

经理这时候也不敢有什么其它的心思了,生怕这小姑奶奶一不开心,吹吹李院长的枕边风,他们公司可就惨了,毕竟她现在的业绩占了公司的60%。

于露每天都在老公和李院长之间周旋,生怕闵涛发现什么?

还好闵涛比较粗线条,每次回来晚了都被于露用加班的借口糊弄过去了。

纸总是保不住火的,于露和李院长的事还是被闵涛知道了。

于露不明白在这么高档的会所闵涛是怎么进来的?

这家会所没有会员带着根本进不来。

闵涛发疯似的大吵大闹,引起了许多人的围观。

会所里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很多人都认识李院长,对着他们指指点点的。

李院长快气疯了,让于露赶快解决了。

于露怎么都劝不住闵涛,最后还是保安把闵涛请了出去。

感到屈辱的闵涛只能把怒气撒到于露身上,在会所门口对于露拳打脚踢。

发泄完怒气的闵涛直接走了,留下蜷缩在地上的于露。

这时候曹丽娜从会所里走了出来,看到狼狈的于露,冷笑着说道:“你也有今天,贱人。”

于露愣住了,今天是你带闵涛进来的?

是的。曹丽娜毫不犹豫的承认了。

那个怂蛋一开始死活不相信我说的话。

为什么?于露问道:“我一直把你当成闺蜜,你却这样对我。”

你把我当闺蜜,会去勾引经理,你明知道她是我的男人。曹丽娜尖锐的声音响起。

还有李院长那个色鬼,明明说好只要把你送到他的床上就把订单给我的,结果只给我了一点点,剩下的都给你了,曹丽娜继续说道:“男人果然都是精虫上脑的贱人。”

我把闵涛带进来,让他来这里闹,我就不相信李院长这样还会要你。曹丽娜的声音充满了狠毒。

于露终于明白了,她为什么会在李院长的床上?

拖着受伤的身体打算回家的于露却接到了经理的电话,说李院长要退货。

此时的于露恨毒了曹丽娜和李院长,她要报复他们,让他们一无所有。

于露找到李院长哭诉委屈,梨花带雨的样子最终还是引起了李院长的怜惜。

李院长决定继续使用名盛公司的器械,于露长出了一口气,眼前的危机算是暂时解除了。

于露一次在完事后嘤嘤的哭了起来,李院长忙问怎么了。

于露抽抽噎噎的说道:“曹丽娜因为她拿了中心医院的订单,总是找人挤兑她。”

李院长听后非常生气,说要把名盛的订单停了。

你停了订单我怎么办?我还在名盛上班呢,于露别说话别边在李院长的胸前画圈圈。

李院长被撩拨的无法思考,脱口而出:“怕什么?不在名盛了我给你开个公司。”

真的假的?于露惊喜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啦!李院长笑着把于露压倒了床上:“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这个小妖精。”

于露说对开公司一窍不通,想找一个人教一下。

李院长说那还不简单,我找人教你。

于露撒娇的说不用了,我认识一个这方面的专家,让他教我就行了。

第二天,于露说的专家就来了,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自我介绍说叫马志群。

马志群确实是这方面的专家,不到一月的时间就把公司的一切搞定了。

李院长说自己有公职不能开公司,所以公司的法人代表只能写于露。

马志群拿到第一月的业务报表给李院长,李院长稍微的叹了口气,说这样税有点高啊!

马志群马上说道:“可能是我核算失误,我回去好好检查一下,明天再给你。”

第二天马志群又拿来了一份业务报表,李院长看过以后非常满意。

原来这份报表只有昨天的五分之一的业绩。

马志群把一个u盘给了李院长,说这是真实的数据。

于露不懂这些曲曲弯弯,天天给李院长抱怨公司不赚钱,李院长只是笑笑安慰她别着急。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李院长越来越相信马志群了,好多事都让他去做,就连医院办公室和他家里的钥匙都给了他。

公司账面上的钱越来越少了,最后连工资和供货商的钱都拿不出来了。

没有办法的于露只能听从李院长的,把公司关掉了。

看着冷冷清清的办公室,于露长长的叹了口气。

哒哒哒,寂静的办公室里想起了高跟鞋的声音。

于露扭头望去,是曹丽娜和李院长两个人。

是不是觉得心痛?曹丽娜问道。

有什么心痛的,倒闭了就倒闭了,于露说道。

看着你这样我真的很开心,曹丽娜说道:“终于看到你落魄了。”

谁落魄还不一定呢?于露说完,拿出了一支录音笔。

李院长那个色鬼,曹丽娜的声音清晰的传了出来。

李院长和曹丽娜脸色同时变了,曹丽娜伸出手来:“把它给我。”

着什么急啊?听完再说呗!于露丝毫不动。

男人都是精虫上脑的贱人,听完这句话,李院长一巴掌扇在了曹丽娜的脸上。

曹丽娜也不甘示弱的向李院长脸上挠去,两人向疯子一样的扭打了起来。

到底是男人的力量大一些,不一会曹丽娜就被李院长按到了地上。

李院长对于露说:“你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过来帮忙。”

我为什么要帮你的忙,你们两个算计我的时候想到有今天了吗?于露冷笑的看着两人。

我什么时候算计你了?我对你不够好吗?李院长吼道。

当初你不算计我会上了你的床,于露说道:“还有用我的名字偷税漏税,这不是算计吗?”

你怎么知道?李院长吃惊的问道

我给她说的,推门进来的马志群说道。

你为什么给她说这些?李院长说道:“我那么信任你。”

因为我们是合作伙伴,马志群说道:“李院长,我已经在你的电脑里找到了你贪污受贿的证据。”

李院长迷茫的看着马志群,不明白他说的合作伙伴是什么意思?

这时候又进来几个警察,拿着拘捕令对李院长说道:“你被捕了,给我们走吧。”

李院长嚷道:“你们凭什么抓我?”

警察对李院长说:“有什么话留到法庭上说吧。你涉嫌偷税漏税,收受贿赂,哄抬药价,给我们走吧。”

听到这里的李院长瘫倒在地,他知道他这辈子完了。

曹丽娜怔怔的看着这一切,直到警察走到她面前才反应过来:“我又没有犯法,你们为什么要抓我?”

你犯了行贿罪,警察面无表情的说道。

曹丽娜也被带走了,办公室只剩下于露和马志群。

谢谢你,于露,要不是你,我们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抓到这一伙人,马志群说道。

于露听着马志群的话,思绪不由得回想起前几个月。

在会所门口被曹丽娜冷嘲热讽的于露失神的走在路上,连红灯了都没有看到,一下子被迎面而来的车撞到在地。

司机赶紧下来查看,幸运的是于露没有大伤,只是受到了惊吓。

但是司机坚持带于露去医院做了检查。

司机看着于露的样子很是担心,就问于露怎么了?

通过交谈于露知道了司机的名字:马志群。

于露可能压抑的太狠了,只想找个人诉说一下,于是就把所有的事情给马志群说了。

她说她很后悔为了钱做出的这些事,但是已经没法回头了。

无巧不成书,马志群正在调查李院长的事情,但是李院长那一伙人很狡猾,根本查不到蛛丝马迹。

刚巧遇到于露,马志群萌生了一下想法,但是需要于露的配合。

马志群把自己的想法对于露说了,于露也想着扳倒李院长,但是于露不知道该不该相信马志群,她已经对人心失望了。

马志群看出了于露的担忧,就把自己的证件拿出来给于露看,并把单位的电话给了于露,让她打电话确认自己的身份。

于露核实了马志群的身份之后,就问马志群该怎么办?马志群在于露耳边说了一阵,于露点了点头。

回到家里的于露看到老公放在茶几的离婚协议书,了然的苦笑起来,她知道老公一定接受不了,加上她接下来做的事也许会连累到家里。

于露接受了离婚,但是她把房子留给了老公,让他带着女儿好好的生活。

在出租房里收拾东西的时候意外发现了那天留下了曹丽娜的录音,于露想到了一个一石二鸟的好主意,让李院长和曹丽娜狗咬狗。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马志群的声音打断了于露的回忆。

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于露说道:“如果可以,我会去求我老公的原谅。”

祝你得偿所愿,我先走了,马志群说完就走了。

于露锁了办公室的门,从此以后她要给过去彻底告别。

于露望着天空,阳光正好,她大踏步的走向人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