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故事节丨和尚和秀姑

原创申明:本文参加“423简书故事节”,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  

和尚和秀姑

 善良、勤劳和爱,构成强大的生命依托,生活赐予的越少,生命愈加坚强。

 

 和尚在山村小学土坯房里一待就是五年,这里与世隔绝却依山傍水,风景如画也人烟稀少,通往外面世界的就是顺着山脚一条蜿蜒崎岖的羊肠小路。

和尚是他的外号。之所以叫和尚,是因为他所处的小学校在半山腰,没有院子,只有座东朝西孤伶伶的三间土坯房,其中两间是教室一间就是他的寝室。清晨和傍晚的时候,人们经常看到他在学校西南角的一块大磨盘石上盘腿打坐,有时候嘴里念念有词,有时候面前立放着一幅陈旧的木架,涂涂划划――那个时候乡亲们不知道――其实那是他在吟诗、作画。只晓得他穿一身浆洗发白,补丁搐补丁旧得不能再旧但还算清爽干净的长衫,面向西方在朝晖或晚霞的映照下,神情专注如同一尊虔诚的佛。

人们私下里称他一下“和尚”,但乡亲们当面称呼他更多的还是“先生”,“先生”的称呼充满了对他这种文化人的深深崇拜和敬意。在贫穷的乡里山村,人人除了在乡公所留下的平时基本不用的大名外,几乎都有一个不雅的小名,诸如“茅缸”、“群狗”、“粪蛋”之类随意和低贱,故意有叫阎王爷无暇注意到的意思。“和尚”的称谓在这诸多外号中间反倒显得格外高大不俗,彰显浓浓的崇敬。

这还是襄阳解放的前一年,1947年的“和尚”只有20岁,已经是当地小有名气的“秀才”,已经在本乡的这所山村小学当了五年先生的他,带二十多个娃娃教授一至五年级的课程。

他有文化不是因为家里经济条件好能够上得起学,而是有一位给有钱人家孩子当私塾先生的父亲,他四岁开始跟随父亲四处漂泊,利用给有钱孩子当陪读的机会熟读四经五书、诸子百家、天文地理、数学计算、阴阳八卦。

和尚在15岁的时候参加乡试统一会考,一举考得全乡第一名,于是,经过乡公所的安排,在这离家三十多里路程的小山村的小学,谋了份全职老师的职业。刚开始还有一位满嘴都是“之乎者也”、一身毛病住在当地的老先生和他一起带娃娃们,不两年随着老先生驾鹤西去,全校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即当爹又当娘地教着孩子们。和尚生性喜欢清静,难得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找到这样一个偏僻处所为人授业解惑,自己倒是感觉舒服自在。

年纪轻轻,和尚在这十里八乡却小有名气,格外受人尊重。人们除了看重他的文化外,还在意他一身与众不同的仙风道骨和儒雅神志。哪一家红白喜事都要请他出席,总免不了请他先说两句,仿佛他肚子里有用不尽的诗词歌赋,总能顺口来一段人们能听懂抑或根本不明白的句子,反正大家都听得出来是吉利的好话,也深信先生嘴里吐出来的东西绝对字字千斤有份量。大家都觉得有了先生讲话的仪式,才显得厚重圆满,才能让人们长时间的记住并津津乐道,才能让这沉寂的山村充满生气。

和尚和秀姑是在这一次暴风雨中结识的。那一天,一上午天气出奇地热,山坡上的树叶一动不动,树上的知了不厌其烦地尖叫了整整一个上午,凭空让人增添了许多烦燥。吃过午饭,和尚就着一身白粗布短衣褂,横躺在校舍前老槐树下一张竹制的凉床上。这张凉床是他上一任老先生留下的,早已被汗渍浸润得油光发亮的床体,不停地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因为已经放了暑假,学校少有人来往,和尚打算静下心来在树荫庇护下,美美睡上一个午觉。

忽然,狂风大作,天气象小孩的脸说变就变,顿时阴云密布,刚刚还叫得欢的知了,齐整整地闭住了嘴,火球一样的太阳也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山上的大树就象是被一个巨人剧烈地摇晃着,树叶四处飞卷着发出恐怖的“呜呜”声。倾刻天地间阴暗下来,黑沉沉地叫人喘不过气来。和尚飞快地跑进屋子里,惊恐地打量着屋子四周,好在前几天老乡们动手加固了这几间土坯屋,尽管陈旧但墙壁夯实得紧密厚实。

和尚站在门口远眺,远处两公里外平时一览无余的汉江,此时完全笼罩在昏黄的暮霭之中。影影绰绰只能看到江滩上的芦苇,成片成片地随风起伏。

眼看一场暴雨将至。隐隐约约他像似听到有人呼喊的声音,风中这声音忽大忽小忽远忽近,听得出来是那种很急促也很撕心裂肺的呼喊。他努力想听个清楚,他迎着大风跑向平时盘腿打坐的磨盘石,他意识到在这种突变的天气下,一定有人会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危险,特别是在山区。 他终于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在芦苇荡靠近山脚的这一边,拼命地来回奔跑,呼叫声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不好,有人出事了!”和尚知道山脚下的人们,谁也听不到也看不到毫不知情,他绝不能坐视不管,飞快地向山下冲去。

铜钱大小白亮亮的雨点象齐发的万箭,从天空直直地射向地面,冰凉的雨点夹杂着土腥味,打在脸上生生地疼,和尚完全不管不顾,在这瞬间到来的茫茫雨幕中,深一脚浅一脚地奔向江滩……。

和尚全身湿透领着水淋淋的秀姑回到山脚下村子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很晚的时间。因为当时没有个钟点,只晓得好多没有顾上吃晚饭的人们集聚在秀姑家里,正在商量着冒雨摸着黑出去找人。忽然见着和尚带着秀姑狼狈不堪地出现在面前,大家都说不出话来,一向木讷的父母拉着秀姑嗫嚅地说:“好,好,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其实,和尚早也认识秀姑,只晓得她姓张,尽管天天风吹日晒,仍掩饰不住天生的水灵漂亮,在村子里属于比较出众的姑娘,却没有与她说过话,更不知道她的命特别苦。秀姑的命苦是他后来慢慢才知道的。

在接下来的交往中,秀姑讲了她的许多故事。秀姑小和尚七岁,在家排行老大,下面有一个弟弟两个妹妹,弟妹都在和尚的小学里读书。作为老大,她没有权利上学读书,家里的农活早早地压在她还稚嫩的肩膀上。父亲常年出门帮别人打点小工挣点小钱,她们家里的大大小小的事,完全由她的奶奶说了算。奶奶对母亲特别地刻薄,母亲自过门那一天起,每天都在奶奶的吵骂中过日子。

奶奶对母亲不好,自然对她这第一个出生的丫头片子也不好,打四五岁起秀姑每天被祖母逼着上山割草,下地干活。家里两头耕地的水牛,平时的放牧也全部依靠秀姑一个人完成。家里人口多,几亩河滩地和几乎靠天收的山坡地,完全不能养活一家老小,秀姑每天半饥半饱地生活着,还要麻木地和母亲一道忍受祖母的责骂。秀姑经常在没有人的时候哭,一想到祖母她就哭得更加伤心,为她自己也为她的妈妈,自此留下了伴随她一辈子迎风流泪的眼疾。

秀姑非常感恩和尚,她说和尚是第一个对她好的好人。那天如果不是和尚及时出现,帮她在暴风雨中找回因为受到惊吓,而四处奔跑的水牛,她可能就没法活下去了,两头水牛可是她们家全部的家当和生存的全部依赖。

那一天天气突变时,受到惊吓的两头牛在没人深的芦苇中横冲直撞,她拉住了一头牛,另一头牛却挣脱得无影无踪。她真的绝望了,拼命地跟着水牛的影子奔跑着、哭号着……。天地间狂风肆虐着暴雨的声音,夹杂着汉江翻腾怒吼的声音,以及芦苇荡里千军万马横扫一切鬼哭狼嚎的声音……,她看不到水牛的影子,她甚至迷失了方向,芦苇丛中到处是沼泽,她跌跌撞撞地在泞泥中挣扎,单薄的身躯完全被巨大的恐惧包围着……。

是和尚从天而降,在狂风暴雨中帮她找回惊恐万状的两头水牛,泥人一样的和尚搀扶着她,安抚着她。如果那天没有和尚象天神一样的出现,秀姑不敢想象悲剧一样的后果。

至于和尚,秀姑叫他外号,他一点也不在意。他告诉她,“和尚”即“出家人”,离佛就不远了,佛是什么?佛是觉悟的人――觉悟了生命真相,觉悟了宇宙、人生真谛;“放下执着、少欲知足、心灵解放”是人生的最高境界。

秀姑听得似懂非懂,迷蒙的眼神里尽是崇拜。

4

因为他救了她,秀姑老实巴交的父母更是相中了这个又有文化又勇敢的后生,托媒人上门撮合,和尚倒也十分欢喜,秀姑更是乐意,一门儿女亲事就初步定了下来。

和尚很少回一趟山那边三十里外的老家。家里没有耕地,他有两个兄弟一个姐姐,加上母亲一家六口,全靠父亲一人给有钱人家孩子当先生,挣点微薄的学费钱。有时候得到有钱人家的食物和衣物方面的施舍,勉强打发着这种艰难的日子。生活总算比那些没有任何营生手艺,只能给地主老财做工的佃户要强一些。

没有念想,平时自然没有回去的欲望。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还是要遵守的。和尚专程翻过大山回老家一趟向母亲汇报,母亲大喜,母亲早就听说过老张家的秀姑不仅模样俊俏,而且特别勤快能干还心灵手巧。

于是,经过传统的“三媒六证”,他们俩的婚事很快在双方老人的往来操办中尘埃落定,大喜之日就在来年的新年,图个喜庆和节俭。

1948年,著名的解放战争中的襄樊战役在这一年打响,过了端午节,刘邓大军就从东西南北包围了襄阳古城。负责从东面攻城的解放军一个旅部,指挥所就设在居高临下与襄阳城隔汉江相望的小学校。

城里国民党守军惊惶失措,象无头苍蝇一样向城外乱发炮弹,流星炮弹时不时地在学校附近爆炸。书暂时是教不成了,为了安全,和尚用大牛车将几年来的全部家当――主要是沉甸甸的几摞线装书籍,连同载着新婚的妻子顺着山脚下的绕山小道,颠簸半天回到和尚老家。

5

 老家有三间土瓦房,父亲常年不在家,大哥已成家另立门户,二姐出嫁,还有个三弟跟着解放军打土匪去了。单纯的秀姑紧紧跟随着新婚燕尔的书生丈夫,就在这三间土瓦房里定居下来。没有耕地,温饱成了最迫切的问题,她跟婆婆学做秀红、缝衣、纳鞋,换点少许油盐钱。

尽管秀姑大字不识一个,但天生冰雪聪明。就是那个时候她学得一手好针线活,她手下画出来的的飞禽走兽、花草树木栩栩如生。以至于许多年后,子孙满堂的秀姑仍叫村里的年轻媳妇们崇拜不已,引得一茬又一茬的年青姑娘和媳妇们,拿着门帘和鞋样天天往秀姑家里跑,家家户户小媳妇门帘上的鸳鸯戏水、鞋垫上的花花草草都出自秀姑之手。

五十年代初的新中国百废待兴,因为和尚有文化,用当时比较时髦的话说,属于知识分子,加上家庭阶级成份比较好,被县教育局看中选派到镇中学,当上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老师。每月十多元的收入虽然不多,但生活稳定了,和尚和秀姑就在这时迎来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为了感谢新生活,他们为孩子取名――新民。

6 

那个如火如荼的年代,人们激情澎湃,好事新鲜事层出不穷,不久轰轰烈烈的土改开始了。土改在村一级开始,随着一个由三两个外来干部组成的“工作队”进驻而展开。这些干部里大部分是城里的知识分子,被下派到农村,以锻炼他们对党的事业的忠诚,以及在土地革命的烈火中培养革命精神。

人多地少,秀姑家只分到分割在三处的三亩薄田,说它薄是因为长年缺水少肥,土壤干结。秀姑小时候吃尽苦头,除了放牛就是在农田里摸爬滚打,什么样的田地她都整理过,什么样的农活她都干过,练就了她泼辣干练不服输的性格。

现在赶上了新社会,自己正年轻更是有用不完的劲,丈夫在干农活上是没法指望的,于是她每天起早贪黑没日没夜地干,什么挖渠引水、什么拉车挑担、什么犁田耙地、什么除草施肥、什么打场晒粮……,她样样精通样样能干,男人能干的活她一点都不含糊。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她种的庄稼不论是旱地还是水田,都比别人家的健壮丰硕,如同20多岁的秀姑,丰润而健康,从那时起秀姑在村里就成为出了名的种田好把式。日子就这样忙忙碌碌的过着,她的两个女儿也陆续降生。新的生命带来新的希望……。

和尚教书的学校离家不远也不近,回家一趟走路需要半天时间,每周回家一次,每次回家都会稍带点鱼肉糖果之类的副食品,补贴老人和小孩。秀姑除了带孩子照顾老人和打理田地外,每年她还养两头猪,十几只鸡。能干的秀姑快快乐乐地忙碌着,心满意足地生活着……。期间也有叫秀姑伤心的事,她的父母和公爹公婆相继离世,着实让她好一阵子悲痛着走不出来。生活依然要继续,人生需要足够的勇气向前走下去。

 7

五十年代末,人民公社成立了,公社下面有生产大队,村子变成了生产小队。生产大队任命的队长成了村子里的大家长。

耕地自然收归村子集体所有,不过会在村子四周留给每家每户几分自留地用作种菜吃。不允许个人自由耕种土地,耕地上的生产活动是受上级计划限制的,比如多少田用于种植稻谷,多少田用于栽种棉花,都要听从队长的指示,这些都是不容讨论,也不会跟你商量的事情,计划下来了,你就得照此办理。另外什么时候下种,什么时候收割,必须听从队长的安排。至于每天每个人干什么活,怎么干活,什么时间下地,什么时间收工,甚至什么时间做饭、吃饭也要听队长的,那个时候队长什么都管。

几乎是每天天不亮,鸡叫两遍的时候,队长就起床了。叫醒人们睡梦催人起床的号令,便是生产队长安排一天劳动生产的声音:张三,你今天去干什么,李四,你今天去干什么……。伴随着鸡鸣狗叫,队长的声音嘶哑、悠长,有点象电影中看到的打更老头敲钟点报平安的声音。人们不得不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

农活一般要乘早,村长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早起的鸟儿有食吃。村长也算是个官吧,但那个年代的官比老百姓更能吃苦更有觉悟,更受人尊重。

45岁以上年纪稍大一点的男人,被安排去耕田或耙地,耕田或耙地是技术活,年纪大点的人有经验,有技术;女人则被安排到稻场上去打谷;中年男人年富力强,就安排到稻场去帮助妇女打谷。所谓打谷,就是将稻草铺在稻场上,妇女们挥动连枷打,紧打慢打,将谷粒从稻草上打下来。但是要扬谷(即将打出来的稻谷中的碎禾草、灰尘用木锨在风中扬出来),将扬好的谷堆好,需要身强力壮的男人;刚满14岁新加入劳动的青年劳力,一般是被安排到地里收割或者从事背扛肩挑等需要出力气的活;年轻的女孩子手脚灵巧,当然被安排到水田去插秧,旱地里去摘豆……;十几头耕牛是生产队最值钱的东西,队长专门安排有经验、有爱心的一般在60岁左右的老者日夜照料,吃住都在牛棚。后来也陆续有一些在大城市里犯了错误的大官被下放到村里,队长就安排他们跟着老头儿们一起住牛棚――不过一个有工分一个是没有工分的;辍学在家的毛孩子们也可以挣工分,那就是每天到牛棚领一头耕牛,牵着到田埂上放。村里的孩子能够上学的极少,大部分成了放牛娃。

8 

大概是受到多子多福或者是响应“人定胜天”、“人多力量大”的伟大号召,和尚和秀姑又生育了四个孩子,他们共有四男三女共七个孩子。受和尚的影响,秀姑认为有文化的人,走到哪儿都跟别人不一样,显得有教养有出息,受众尊重。所以孩子们一到五岁,就被她送到大队小学,不叫一个孩子没学上。

不管怎么样,人总要吃饭的。村子里是按工分分配口粮,她这样的家庭吃饭的嘴多,劳力少,挣的工分自然就少。尽管国家发给和尚的工资逐年有所增长,但每月最多也就30多块,有时候手里有点钱,缺少计划粮票也买不到粮食,口粮的大头还是指望村里分配上,因此全家吃饭的压力就死死地压在秀姑身上。

家里生活越来越艰难,经常饥一顿饱一顿、吃了上顿没了下顿。看到饿的嗷嗷叫的孩子们,秀姑找到队长,她强烈要求按壮年男劳力一样,干他们一样的活挣一样的工分。

队长自然不同意。生产队规定,成年男子是主劳力,每人每天能够获得十个工分,成年女子为女性主劳力,每人每天能够获得八个工分。刚刚参加生产劳动的男孩子,每人每天能够获五个工分,放牛娃每人每天能够获得四个工分。

为了多挣2个工分,那天晚上秀姑口述和尚执笔,给队长和其他生产队里的干部写下一份保证书。

保证书大意是:尊敬的队长、会计、计工员、妇女主任、民兵连长:我虽然是女同志,但我身强力壮,能吃苦耐劳,又懂技术会种地,强烈要求到最累最苦的生产一线。我敢于与男人们展开劳动竞赛,我相信我干的绝对不会比他们差。请干部同志们批准我的请求,按男劳力的标准派工给我,我绝不给生产队拖后腿,不给干部们脸上抹黑……,最后不忘来一句毛主席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更大的胜利!

那一晚,秀姑说的慷慨激扬,和尚泪流满面――是感动更是心疼。

秀姑当面将保证书交到队长手上,听说队长当晚专门为秀姑召开了一次会议,干部们在一起研究了整半夜。意见也有几种:有的说秀姑确实能干,是种庄稼的好手,可以考虑考虑;也有的说不能坏了规矩,别家的女人都要求干男人的活,咋办?

最终没有结论,也没有回音,秀姑也不管他三七二十一,任他队长怎样分工,她都抢着干男人的活,而且干的一点不比男人们差,反而活干得更认真更出色。几天下来,计工员为了难,他找到队长把情况作了汇报。

“队长,你看咋办?”

还有 60% 的精彩内容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支付 ¥2.99 继续阅读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4,247评论 1 305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1,830评论 1 258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5,531评论 0 214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1,345评论 0 18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9,160评论 1 260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936评论 1 178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538评论 2 275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291评论 0 168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9,162评论 6 237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654评论 0 214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401评论 2 217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747评论 1 232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297评论 1 33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206评论 2 21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670评论 3 213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661评论 0 9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89评论 0 169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677评论 2 233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819评论 2 23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