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部落

96
花如画
2016.06.12 21:13* 字数 1668

古老的魔法泉水旁,黑影乍现。

"献祭,黑暗,我愿献出我的光明。"远处回荡着,一些凄切的低语。

“不,你会死。”空旷处一声低沉。

那黑影,崩裂出犄角,展翅,裂筋。

就像一个恶魔,完成了进化,或是。。

不是所有的黑暗都象征着邪恶,他离开时这么说,路上溅起了火焰。

相反,骷髅领地,腐味浓重。黑色城堡凄凉,渐有哀鸣。

王座上,那人还是鬼,一袭黑袍,笠帽遮住了脸,散发一种冰冷的气息。

”那人的儿子死了?“那人还是鬼幽幽地问,像是一种扭曲。

”我的王,是的,死了“一个人跪在地上,轻声回答,一旁一把散发着光芒的剑格外显眼。

营帐里,油灯迷离,微光扑朔着,像我急速跳动的心。耳边渐渐,又传来鼓声。

像热血充斥着全身 发出的汩汩声,然后 轰 的一下 炸裂了。

我眯着眼,缓缓地坐起身,叹了口气,不禁有些哀伤,连身旁的法杖沉重的闪着光,都让我觉得乏力。

真的老了。

昔日,人类与精灵的时代,却也照耀过整个中土大地。

现在,因为人类的贪念。

兽人还在呐喊,我还得保卫我的城,我不是王,却是人民心中的英雄。

我是吟唱者-亚伦。

对,我是一名人类大法师。

远处,残阳侵蚀着大地,我打开帐门,斜晖相近,我得去看望一下他。

中土大地,一场大战。硝烟四起,几军交战,你死我亡。

踏着沉重的步伐,我来到战地医营,我亲亲拍了一下男巫,看的他,他眼中的疲惫和难以压抑的伤痛。

床上躺着的就是光明,一个被黑暗侵蚀的光明。

圣骑士- 御剑者。 白银之手骑士团,高贵的骑士阶层,深受爱戴,却身败名裂。因为。。

爱徒,阿尔萨斯-霄亡者,背叛了他。

人们对他的恐惧不只是他手中握着的长剑,而是亡灵们无尽的邪恶。

“可现在那些肮脏的亡灵们把他尊为‘死亡骑士’你懂吗” 我见他并未察觉到我,便先开了口。

他终于转过头来,似乎带着慈父的不可思议与疼爱的眼神,呜咽着而欲言又止

“不。。不可能,霄,他!!”

我摇摇头。

“为什么有了骑士的荣耀,却背叛光明,整个国家!”

看着剑说完,我扭过头去,这一字一句皆是沉重的关怀,我竟无言以对,也无可奈何

“可能是。。宿命”

“不,光明才是。。骑士的 。。荣耀”他咳着,一种哭腔,苍老的模样,像干枯的树枝,一发一芽。

“亚伦,你觉得,霄,他会回来吗?”

“摧毁这一切,为了黑暗,复仇。亡灵法师聚集了太多的哀怨,圣灵毁灭,吞噬一切”

“那么兽人。。也。。?”

“嗯,我们完了”我叹气,留下他一个人。走之前,我将一封信留了下来,落款是一行小字:

“—致尊师,亡徒阿尔萨斯留。”

天黑了,外面点了小火盆,步兵们打着哈欠,我用手抚摸着银须。

天冷,我收紧了白袍,又想起他的信。打了个寒颤。

剑握着信,颤动着的手抹去了两行清泪。

致尊师:

御剑者。对不起。

那里才是我的国。

会回来的

萨尔萨斯-霄

我听着营帐里一声长啸,知道那是他的哀鸣。

远处飘向红与蓝,只于此,像是一个人被拥着走过来,

来自幽暗密林的孕育的血精灵,血魔法师,靠近,这苍白的脸有着蓝瞳银发,赫然王子模样。

黑暗中,法师手中聚集了火焰点亮了大厅,士兵们提起精神欢呼着。

“好久不见”,我见他只是一个让人不免有些失望。

我沧桑的脸,不得不正视眼前这个青年英俊的王子,毕竟,六十多年前人类与精灵的,联盟照亮整个大地。

“人类还真是敌不过岁月的摧残啊”王子向前迈进一步或退了众人,我握紧了权杖用手一挥,一种施法的姿势,构造一片结界。

周围能量聚集,一手回去,一股蓝色的液体缓缓流入体内,分明可以看到,干枯的手圈住见红润,体内充溢着魔法的泉水。

片刻过后,终于停了下来,那股泉水终于消失了,我却热气轻轻地道了声谢,“60年了,你还是这副模样,不过还是谢谢你。”

“哈哈,咱们认识多少年了?还记得我们小的时候么一起学习魔法,你说人类终会老去可我们精灵是永生的,你说我们不懂得珍惜生命和你们懂我们的孤独吗”

“可我究竟还是老了呀?一切浮华终会消尽,甚至连鼓震都难以震慑到我,我牵着自己的白马,它叫逝。

这也是你又分别时赠与我的,据传是精灵老者,丛林守护者,在古老密林里发现的,血魔法师在完成了魔法学习后,偷偷赠与我的!

我抚摸着马头,它有些顾虑地看着健。我笑着说别怕我这不是有重返青春了吗

”来,跟我去看一下人皇如何?”

“人。。人皇?”

他已经不在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