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劫后没有余生

96
小云哪
2016.07.24 14:44* 字数 1735

我总是想起,小时候搬完家,家里还乱七八糟的时候,我趴在被子里看地球要毁灭奥特曼出现的场景。那种感觉就像是我刚刚经历过这一切,而我现在安然趴在被子里。

我常常说我喜欢劫后余生这个词,也喜欢劫后余生的安全感和那种得以喘息的感觉。可是我其实喜欢的是余生,而不是劫后。因为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如果劫后没有余生,我该怎么办。

这几天,一直揪着心的事情应该就是河北尤其是邢台的灾情。坦白说,我是很冷漠的人,之前的安徽暴雨,我知道但并没有引起我多大的情感上的波澜,可能它真的是离我太远了。同时未经历过人生重大灾难的我,其实很难体会什么生死,天灾。

但我非常讨厌大暴雨,从初中到高中,我被大雨浇过无数次,当落汤鸡的感觉我不讨厌。可是每次我都很担心我的家,后来我养成了特别的习惯,只要我所在的城市下大暴雨,我就会非常慌乱,一定要马上给家里打电话,问问家里下雨了吗。即使我自己也清楚,我在河北,家在哈尔滨。

当然我不在邢台,但因为我的大学室友小粒家在邢台,加上我对暴雨的特殊感受,所以我总是觉得这事与我有关。

7月19号晚上11点小粒在微信群说,村支书让他们转移到南和县城,可能要发洪水。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洪水这个词跟我很近。她说好像哪个水库要泄洪,我还安慰她,没关系,泄洪是人为控制的,不会怎么样。

但我还是感觉出有时候人会慌乱也会很大胆。小粒家没有马上行动,还在坐等各路信息,也在想说是撤但是怎么撤啊。最后他们也没有及时撤退,拖到20号凌晨5点多才去县城,小粒爸爸留在了家里。他们村里也有其他人不愿意离开家,人心慌慌。我后来想这些不愿意走的人,可能是大胆觉得没问题,也可能是不愿离开家园,也可能是无路可去。

随后的几天,我就是通过我们的群知道了很多消息,官方消息,小道消息,亲历者消息,前去采访的记者消息,水库泄洪视频,市里积水视频,当然,还有后来让各路媒体关注邢台的争议视频。

好在小粒家没事,他们村没事。

但其他村落被洪水袭击,损失惨重,看着死亡,失踪人数一点点上升,体会到天灾无情。

当然,也有另一种声音,说完成伤亡惨重的某地是因为泄洪前通知不及时(这未经证实,不要传播)。

我当时还说,人有的时候真的是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天灾人祸,如果那个村的村支书和小粒家的负责任的村支书换一下,两个村可能就都没有事情。

当时的想法多可笑。人命啊,人命关天,谁敢开玩笑敢不负责任。大概是从22号开始吧,开始有媒体广泛报道邢台灾情。我陆陆续续看了很多微博,评论,批评问责居多,事实报道较少。我也是这么激进,一出了什么事情,就满嘴正义公平,想着批评问责。但作为一个普通人,我其实越来越不喜欢这种新闻,我更关心受灾的人们怎么样了,情绪怎么样,救援怎么样了。

小粒回家后,说他爸手机打不通,去堵河堤了,见到时脸也晒红了,衣服上全是泥巴。他们是这样守候自己家园的。

灾难面前,无人幸免。尤其是天灾,作为普通人,我们其实挺无力的。灾难过后,会有很多反思,如何做好预警,机制如何完善,水库怎么建设,河道怎么分洪,坦白说,作为普通人,我们不懂这些。

可能大部分人会选择希望灾难此生不再发生或仅此一次。可能也有很多人在这次之后,也会像我一样,遇到暴雨就会慌乱。

生活也许会很快恢复平静,就像我在报社的同学木木说的一样,我在报社里听到的关于洪水的各种风声觉得像是世界末日一样,但晚上回到家,看到街道还是灯火通明,超市人还是很多,还是该跳舞的跳舞,回想起在报社听到的,又觉得好像是做梦一样。

我们其实该庆幸。我们在微信群也一直在聊说,庆幸自己在平原,自己的小区还没有停水,自己家里地势比较高。庆幸我的朋友们,所有小波折,未有大灾难。

当我正在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得知小粒已经启程去北京然后搭飞机去印尼继续她的汉语志愿者生涯,她的心情已经平静,她说她们村的河堤已经堵上了,大家情绪没有那么糟糕。木木也前往井陉灾区采访,群里她也没有消息了,因为她说再往前走,通讯将要中断,看着可愁人了。

可能小粒没她说的那么平静,木木还在高烧,还有哪个记者在婚姻中摇摆,哪个消防官兵年纪尚小从没经历过死亡。

但灾难面前,虽然不在同一空间,因为各种各样的联结,个人的事情总是要暂且放放,我们总是有一种并肩作战的感觉。

而这种感觉让我们总是期待着能还有一个人,再多一个人劫后拥有余生。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