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

三生三世枕上书[续写](五)

96
红妆缦_
2018.08.15 08:05 字数 3253

(16)只见东华挑了一下眉,`唔`了一声,拉着凤九的手去偏殿了,滚滚正在看书,似乎是感觉到了父君气息,抬起头来,果真看到了自己的父君和娘亲来了,高兴的把经书放在一边,立马扑到娘亲怀里,滚滚一手抱着凤九,一手拉着东华:"你们终于来了,滚滚以为你们忘记滚滚的生辰了,但是又想,一个男孩子,生辰不过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娘亲幸福才最好。"东华摸了摸滚滚的头:"滚滚真乖。"然后抱起滚滚,出了幽冥司。凤九本想跟谢孤栦聊几句,可是又怕东华乱想,便硬生生的忍住了,头也不回的跟他回去。

(17)因为东华的头发是银色的,所以下凡时用幻术掩去了,在凡人眼里看到的是黑发,但是在凤九滚滚眼里依旧是银发,丝毫没有影响他的气度。大概是因为他是天地共主的原因吧,走在哪里都不怒而威,有一种天生的气场。不知为何,东华带着凤九去了一座山上,到达目的地才说出原由:"俗世太吵了,在山上清净也不会有人来打扰。"凤九颇有受教的点点头,真不愧是帝君,连这些都考虑到了。紧接着,东华用法术幻化出一座屋子,凤九立马跑进去,认真地参观:虽然是普通的屋子,但看上去并不寒碜,屋里什么都有,而且也挺大,住在这里不错。这时,滚滚开口了:"父君,父君可否在此交滚滚剑术?"东华转过头对他说:"既然滚滚想学,身为父君哪有不教的道理?只是你还没有剑啊,让我想想,要不,你用本君的苍何?"话一出口,就被凤九立马否决:"不行,姑父的青冥剑能削铁如泥,更何况你父君的苍何剑比青冥剑不知道厉害多少,你父君当年就是用这个来平定四海八荒,威力是不能比拟的,让我想想,有了,你就用合虚吧,等你练好了基本招式,再让父君给你苍何剑。"说着便从手中幻化出了合虚剑,东华向她投以赞许的目光:"听你娘的,苍何剑的威力巨大,恐怕你一时半会不能驾驭。"滚滚接过合虚剑,点了点头。

(18)此时,东华还带着滚滚在院子里练剑。东华对滚滚说:"我先演练一遍,一会你再练一遍给我看。"滚滚说了声:"好。"东华拿着合虚剑开始演练给滚滚看,东华教给滚滚的,正是那日凤九斩杀渺落时用的那一招,当然凤九的那一招,亦是东华教给她的。动作行云流水,一股剑气直逼向院子里的桃花树,凤九本以为桃花瓣都会掉落,但是下一秒,却让凤九睁大了眼睛---桃花树上没有一片花瓣掉下来。凤九此时心想:自己的夫君真好看,在太晨宫内那慵懒的模样好看,在芬陀利池旁边,偶尔靠在一棵灵树旁乘凉,手中拿着一个鱼竿,却时常用一本经书盖在脸上,醉翁之意不在酒,看似在钓鱼,却有时在发呆或者想事情,她的夫君果然是个有大智慧的神仙,连发呆都这么风雅。想到这里,凤九不由抿嘴一笑。恰好,东华已经把剑交给滚滚,滚滚在一旁认真的练习。东华捏了捏凤九的脸,笑道:"在想什么呢?笑得如此开心。"凤九腻上去:"没想到我夫君这么厉害,时时刻刻都是这么好看。唉,不过怎么桃花书上没有片个花瓣掉下来?"

(19)东华接道:"看到的一切皆是表面现象,就比如这么说吧,你看到的是一股强大的剑气,好像要把花瓣斩落,但实质是恰到好处,既能给人以一种被压迫的感觉,点到为止,威力会更大。"凤九颇有受教的点了点头:"连宋果然说的没错,东华帝君果然狡猾。"只见东华一笑,用两指勾起凤九的下巴,狠狠的吻了上去,"唔"凤九只觉有些喘不过气,或许是因为还没准备好,又一下子被东华吻上来的缘故,凤九在那边挣扎,可是双手皆被东华握住,只得乖乖的回应他。良久,东华才放过她,看着她惊慌的脸,东华不由笑道:"想清楚,我是你哪位?"凤九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开口说道:"是…是夫…夫君。"语毕,东华才满意。东华望着滚滚,对风九说道:"滚滚,天资很好,不愧是我东华帝君的儿子,一教就会。"凤九撇了一眼帝君:"还不是我生的。"帝君宠溺的摸摸凤九的头:"当然,你最棒了。"隔了一会儿,又说:"你将滚滚养的很好,小白。"凤九说:"小叔父给了我很多堕胎药,我也不知道该拿这个孩子怎么办,但他是支撑我活下去的唯一念想,也许是不舍吧,果真,无论我怎么想要忘记你,终归是不可能的。"说吧还自嘲的一笑。东华抱着她,沉着声音说:"那就不要忘记了,我要让你深深地把我记在心里,永远也不要忘记,就这么记下去,我也会的。"说完,只见凤九脸上有一抹甜蜜的笑。

(20)过了一会,凤九似乎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急忙对东华说:"东华,我想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青丘那边传来消息,我爹说夫子让我去考试,而且还是佛理,好像说不考或者不及格,还要再上族学,这个死夫子,不就一只山羊嘛,真烦。"东华一笑:"区区夫子,也敢命令本帝君的帝后?想想,你现在有哪几个身份?"凤九想了想,说道:"五荒之帝,青丘女君,东华帝后…帝君,你不会是想让我用身份压人吧。"东华不语,算是默认,东华本以为凤九会拒绝,却没想到凤九又说:"真是个大好主意,我怎么没想到呢?这个夫子压了我几年,对着我爹不是告状就是说我怎样怎样,早就想整一下他了,可让我逮着个好机会,嘿嘿。"听她说完,东华扶额无可奈何的一笑,心想:他的夫人真是太可爱了,不过他喜欢。日期是明天考试,凤九嘱咐了滚滚几句:"滚滚,你的修为也不低了,也可以一个人看家了,我们会差重霖接你去碧海苍灵,你在那边且等待几日,几日之后娘便会回来,要乖乖的。"滚滚点点头。嘱咐完毕后,东华便带着凤九前往青丘,凤九让东华避开他爹直接去找夫子,等到他爹来发作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回了碧海苍灵了,到时候他爹想打都打不到,想到这里凤九窃喜。到了夫子教学的地方,夫子并不知道凤九是东华帝后,只知道她是青丘女君及五荒之帝。

(21)凤九他爹曾经对夫子说:在这里,凤九青丘女君及五荒之帝的身份在夫子面前不作数,也就是说夫子教育凤九不用担心僭越。只是如果今天夫子再以为是这样的话,当着东华的面骂她…不用说也是一场好戏。因为从凡间到青丘需要一天,到达青丘时,已经开始考试了,夫子一见到凤九,便开口:"白凤九,你又迟到了,今天的考试非常重要,你不要以为你是青丘女君就能迟到。"当夫子看到她身后的东华帝君时,下了一跳,连忙跪下行礼:"小仙见过东华帝君。"却见帝君迟迟不让他起身,但那毕竟是东华帝君,曾经的天地共主不让他起身,他也不敢起身,只好跪在那里,良久,东华开口:"免礼。"在东华说这两个字的时候,声音冰到了极点,在场的所有人听着都颤了一颤,赶忙跪下来行礼,夫子以为是凤九没有向东华行礼而怒,继续训斥凤九:"见到东华帝君为何不行礼,难道平日里都白教了吗?"凤九瞥了一眼帝君的脸,果然…又难看了几分。夫子低着头不敢看东华帝君,片刻,东华说:"恐怕你还不知道吧,果真是个孤陋寡闻的,换作常人,早就死在本君的苍何下了。"声音还是一贯的清冷,甚至比清冷还要再冷上几分。四海八荒谁人不知,东华帝君曾用苍何平定四海八荒,以杀止杀,威力无比,夫子也肯定知道,这把剑也锋利无比,刚刚架在脖子上一划,只感觉到阵阵凉意,还会感觉到疼痛,脑袋就已般家了。听到东华的话,夫子狠狠地颤了颤。东华又说下去:"要不是本君的帝后为你求情,你早就死了,还有功夫给本君行礼吗?"

(22)夫子此刻头脑昏着,什么帝后,东华帝君娶妻了?想问,又不敢问。东华冷冷的"哼"了一下,又说道:"给本君听着,本君的帝后,永远都只有一个,她就是你刚刚骂的这位白凤九。"夫子一愣,什么,竟会是白凤九,怎么可能会是白凤九?帝君又说:"怎么,没听清楚?需要本君再说一遍吗?"夫子现在脑子里回荡的就是那句"你刚刚骂的…你刚刚骂的…"夫子怎样也不敢相信,他自己刚刚骂的,竟然是九重天太晨宫里东华帝君的帝后!可是夫子又想,白凤九怎么会是东华帝后?这不会是假的东华帝君吧,在上古史上,东华帝君一直都是远离红尘,不近女色的神仙啊。夫子最后还是提心吊胆的问了:"帝君,您是真的帝君?"帝君看了看夫子,说:"本帝君是别人可以冒犯的吗?"这气势,与身上无不散发着王者气息,是东华帝君无误了。东华又说:"今日本君是来请假的,九儿既是东华帝后,上早朝是应该的,恰逢今日也是要去的,不想要考试,可本君又想,九儿考试很重要,但九重天的大事也很重要,你说…"东华并没有全说完,想必夫子也听懂了,连忙说:"不碍事不碍事,帝后如此聪慧,考试什么不在话下,没必要没必要。"东华什么都没说,带着凤九走了。这是夫子才敢站直,让他的学生继续考试,夫子现在想来,那一天真是太险了,差点掉了脑袋。

枕上依稀银发霜
枕上依稀银发霜
3.0万字 · 3.7万阅读 · 38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