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遗症 07 面对赔款

晚上七点,湖城的深冬,异常寒冷,天空下着细雨,偶尔还有细小的雪花轻轻瓢落,掉到湿地上,瞬间和地上的雨水溶为一体。风呼呼地刮着,似有人在哭泣又似有人在狂笑。

沈雪梅裹紧了身上的呢子大衣,围好围巾,拉着一个紫色的行李箱,拖着异常沉重的脚步,走出湖城车站。昏李的路灯光下,孤单人影被拉得老长老长,如她的心情一样又沉又重。她站在那,风雨裹挟着孤独悲伤,和寒凉从四面八方,向她袭来。

她陶出手机给周景林打电话。她决定先去看沈紫莹再回婆家。

没多久,周景林出现在她面前,原本英气成熟阳光的周景林,脸上有着说不尽的悲伤和哀愁。沈雪梅看着眼前有点沧桑落寞的周景林,心里竟有种说出的感觉。

她没想到,刘晓宇的出事,让平时云淡风轻,豪爽大气的他,竟如此悲伤。难道,沈紫莹在这个男人心中,如此重要?或是刘晓宇,在这个男人心中如此重要?她不得而知。

“紫莹还好吧?”沈雪梅见到周景林,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问了这句。

“不好。茶饭不沾,神情呆滞,十分魂魄丢了九分,只差没跟着刘晓宇一起去。”周景林满脸沉痛忧伤,边帮沈雪梅把行李箱放到车后。

“两个孩子呢?”沈雪梅一边打开车门,一边问。

“佳旭知道爸爸不在了,哭得泪人似的,吵着要去见爸爸。志林还不知怎么回事,看到姐姐哭,看到大家都流泪,他也跟着哭。唉,以后这俩孩子……”周景林启动车子,向前开去。他离婚了,他的儿子跟着他,但还是有母亲在,他也有能力养育他的儿子,他可能让他的儿子健康成长。可是紫莹,一个弱女子,两个孩子,以后怎么过活?

“刘晓宇好好的,怎么突然会没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在车上,沈雪梅还是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

周景林把自己知道的情况简短地说了个大概。

“那,这种情况可不可以,要求那女孩子家给点经济上的补偿?”沈雪梅小声问。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要好好过生活。以后她们母子仨人的生活怎么办?这是一个大问题!

“不知道。那女孩子的母亲下午来看过一次,泪流满面表示感谢和哀悼,但目前还没表示给予实质性的感谢。那个女孩子一个劲要死要活闹着,要不就是和死人一样,木纳呆滞坐在那发呆。她父亲车祸受伤了。”

“啊?怎么弄成这样了。对,按理说,刘晓宇一直锻炼,他的身体情况不会这么差,怎么会……”沈雪梅内心不解,她曾听沈紫莹说过,刘晓宇跑步冬泳都不错,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

“其实,晓宇的脑子里有个瘤,他已经检查过了,只是没告诉紫莹 。半年前,他悄悄地找我,郑重其事地和我说:如果哪天他有个三长两短,请我帮他照顾紫莹母子。当时我骂他胡说八道,好好的尽想一些不好的事。他笑笑不出声。我看到他这样,心里纳闷,就穷追不放,他没办法告诉了我真相。但让我不要告诉紫莹 。唉!老天捉弄人!”

“唉,那女孩子也真是。好好的,跳湖寻死做什么,害得晓宇,不然,就算治不好那病,也不会这么快离世。”

“唉!不说这些了。重要的是让紫莹振作起来,她这样下去不行!”

到了沈紫莹家门口,家里围着很多人,个个脸上写满悲伤。她在刘晓宇的灵前上了香,看着躺在那安祥平静的刘晓宇,她的眼泪无声地流着。

沈紫莹穿着黑色的棉袄,搂着志林,坐在一把椅子上,不知房间灯光不够亮,还是她憔悴的脸无光华,她神情漠然,眼睛空洞,暗淡无力。周景林告诉沈雪梅,沈紫莹从医院回来,就一直呆坐在刘晓宇身边,不肯离开。

刘志林睁着恐慌无助的双眼,卷缩在紫莹怀里,脸上的泪珠,颗颗滴落。

“紫莹。”沈雪梅只轻轻地唤了一声,便泪如雨下,紧紧地抱住了紫莹 母子。

好久,她才松开紫莹母子。她什么都没有说,她知道说什么都抵不上一个紧紧的拥抱。

她走到另一个房间,看到佳旭坐在床上,曲着双腿,双手抱着膝盖,头深深低着伏在双腿上,不停地抽泣着,身子在一动一动地颤抖。她把佳旭抱到了怀里,轻轻地安慰,帮佳旭擦拭眼角的泪珠。

“佳旭,爸爸去天堂了,我们祝福他。爸爸肯定不喜欢我们这样哭,不好好上学,不好好吃饭。你帮妈妈好好照顾弟弟,好不?”沈雪梅温柔地说。

“我想爸爸!我再也没有爸爸了。”佳旭抱着雪梅,放声大哭,泪水冲不走心中的悲伤。。

沈雪梅只好紧紧抱着她,任自己的泪,顺着脸颊滑落。或许,人只有泪流干了,才能站起来吧!

2007年的湖城县,还没有施行火葬。所以刘晓宇的后事还是按照湖城县的风俗办。办丧事那几天,沈紫莹整个人,仍像没了魂一样呆呆傻傻的。刘晓宇的后事都是由刘沈两家帮办理的,沈紫莹什么都不懂,只是别人问到她要什么,她就拿什么。

周景林把饭店的事全交给了副总照顾,他和沈雪梅这几天一直陪着紫莹。四天后,刘晓宇被葬到了乡下的坟山上。

在下葬的前两天,北风呼呼地吹着,鹅毛般的雪花纷纷扬扬,飘飘洒洒,天地一片白茫茫。杨如烟扶着刚做过清宫手术的李苓芳,还请了两个男子扶着李克彬来到了刘晓宇家。

李苓芳脸色苍白,眼神空洞,像个痴呆的傻妞一样,杨如烟让她在刘晓宇的灵前上香,她就上香;让她磕头,她就磕头。

杨如烟在刘晓宇的灵前,磕了三个响头,准备让那两个男子扶着李克彬,给刘晓宇磕头,被沈紫莹 拦住了。她看着李克彬苍白如纸的脸和那黑发中的银丝,虽然死者为大,虽然刘晓宇救了他的女儿,但沈紫莹也不忍心,让他这个样子给刘晓宇磕头。

他们能来给刘晓宇上香,她已感到心暖了,虽然这种暖抵不到失去刘晓宇痛的万分之一,可是,这也让她在这飘雪的日子,感受到人心的暖。

“妹子,感谢刘兄弟救了我们家丫头,我们也不知怎样感谢刘兄弟,这里有一张卡,卡上有二十万元,算是我们对刘兄弟的感恩。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以后有什么困难,只要我们能帮上忙的,我们尽力帮。”杨如烟从黑色的背包里取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沈紫莹,红着眼,诚恳地央求沈紫莹 收下。

沈紫莹为难着,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她的心里只有悲伤,还不会思考。

刘家和沈家的人,还有帮忙办丧事的人,听说刘晓宇救起的女孩子和父母来了,都来看热闹一样地聚了过来。他们都想看看这一家人是怎么做的,是怎么样感恩的,有的还在窃窃私语着。看着他们悲伤虔诚地上香磕头,有人不停地点头,表示赞许。

当看到杨如烟拿出银行卡,大家的目光都像被聚光镜聚到了一起,齐刷刷地落到了杨如烟的手上。

面对杨如烟手上的银行卡,大家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有赞许的,有质疑的,还有失落的,可能后悔自己当时不在现场,不然自己下水救下这丫头,自己没事,还可以拿点感谢费。

沈紫莹的父母用那深凹的眼睛看了杨如烟一眼,便死死地盯着沈紫莹。他们心里在担心着沈紫莹推辞不要这卡,那表情,恨不得走上前来替女儿接过卡。

沈国武不在,他要在的话,肯定会抢过银行卡交给妹妹的。那天他在医院乱喊乱叫,被警察带走了,要被拘留三天。

沈雪梅看着为难又有点痴呆的沈紫莹 ,和一脸真诚的杨如烟,她轻轻走上了前。“大姐,我这妹子伤心过度,我先替她接受你们的感谢,帮她把卡收下。以后,她们有困难,还希望大哥大姐多照顾。大哥受伤了,让大哥好好养伤。丫头,好好活着!”

沈雪梅边说边接过了杨如烟手中的银行卡,说到后面,又转向了李苓芳,拍了拍她的肩。

李克彬由人扶着,一直在旁边没有出声。沈雪梅接过了银行卡,李克彬心里长长地舒了口气。经过太多事,他已觉得钱乃身外之物,不必在意太多,能表自己的心意,能帮这母子仨人度过难关,减轻心里的负罪感是他想做的事。

李克彬夫妇千恩万谢着告辞了沈紫莹等人。李苓芳表情呆傻,像个木头人一样跟着杨如烟,其实她的内心波涛翻滚着。她在恨自己!

李克彬和杨如烟是打掉牙往肚里咽,哑巴吃李莲,有苦说不出。女儿爱上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还怀孕了。这事传出去简值贻笑大方,令人咋舌。这死丫头跳湖寻死,虽然被救上来了,却害死了一个好端端的年轻人。不说赔个五十上百万,那也得表示下心意,人家一家子怎么过生活啊。

原本就很惨淡的生意,原本就难谈成的订单,因为自己受伤,订单泡汤,生意更是雪上加霜。自己的伤,也不知猴年马月才能痊愈,说不定一辈子也好不了。唉!自己种的苦果只能自己暗自品偿!只愿这丫头和泽瑞能好好地活着!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杨如烟私下里和李克彬说起这事。李克彬听了哈哈大笑,说:“怎么可能呢,你别多想了。他们两个就是像亲兄妹一样亲密了点,...
    海燕麦萌阅读 56评论 0 3
  • 李克彬和杨如烟那晚一个晚上转辗难眠,头痛欲裂,悔恨不已。他们还不相信李苓芳真的怀了泽瑞的孩子,还抱着侥幸的心理。他...
    海燕麦萌阅读 72评论 0 3
  • 那天刘晓宇跑步回来,在卖饺子粑的摊子上,买了十个饺子粑,提在手上,小跑着回家。 跑到东湖边的时候,看到很多人围在湖...
    海燕麦萌阅读 96评论 2 3
  • 冬天的早晨,北风呼呼刮着,细雨纷纷扬扬漫天飞舞。 “妈妈,爸爸怎么还没回来?我上学要迟到了。”佳旭坐在餐桌前,抬头...
    海燕麦萌阅读 211评论 7 3
  • 那男人名叫张成志,比杨如烟大五岁,长相不算丑,人老实,对她好。杨如烟在结婚前,已经如实相告自己已经怀了别人的孩子,...
    海燕麦萌阅读 135评论 0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