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古鲁谈简单的修行起步方式

这篇博文中,萨古鲁探讨了如何与真理建立关系,给我们指出了一种简单的修行起步方式。

萨古鲁:共修就是一种与真实建立关系的方式。我们都与真实有关系,否则我们都无法存在。但是现在,你与真实失去了联系——这成了与你无关的单相思。无论你的生命中经历着什么,如果你和真实没有相爱,那就像每天你都被生活强暴一样。如果你对某个事物没有深刻的投入专注,你会感觉被束缚痛苦不堪。甚至在某个早晨,你会不知道起床是为了什么。但是如果以某种方式你触碰到了某些不是由你创造的东西,如果你触碰到了真实,突然之间你就想振作精神动手做事。

无论你的生命中经历着什么,如果你和真实没有相爱,那就像每天你都被生活强暴一样。如果你对某个事物没有深刻的投入专注,你会感觉被束缚痛苦不堪。甚至在某个早晨,你会不知道起床是为了什么。

与真实建立关系,那意味着没有任何谎言。只要花一分钟时间去弄清楚,在你的生命中至少有一件事是不必要的,那就今天就把那件事除掉。我说“除掉”,不要想到你的老板,你的丈母娘,或者你的邻居。你必须除掉的是生命中不必要的那些东西。像“我要除掉我的愤怒”,这说来太宽泛。如果你除掉某个东西,它就会消失,明天它不会再回来。

去确认某些事情,如果没有这些事情反而会让你更幸福,这样你能采取具体实际的步骤——这件事有多微小都没关系。不要去追寻那些太宽泛的事,比如像“我不要活在过去。我不要活在将来。我要活在当下”,因为这些都不是你凭决心就能达成的——这需要觉知。选一件具体的你再也不会去做的小事,无论什么都可以。可以是这样的事,“我再也不会说气话了”。“我再也不会生气了”这可能会是谎话,因为这还不在你的控制范围之内。

决心去消除一些你能消除并且会去消除的事。这就是转化你的生命的方式——一小步一小步的前进。你应该实实在在地去做——而这件事将不再出现。如果你想和真实的事物建立联系,那么你在不真实的事物中的投入就必须要减少。你要消除的东西也许不会即刻消失,你必须一步一步地去消除它。

看看生命中,有什么是可以去改变的,然后动手去做。对那些你不能改变的事情大呼小叫,肯定不会给现状带来什么改变。如果你减少在虚假中的投入,真实自己就会出现。至少一个月一次,在每个满月日,有意识地去看看你的生命,去确定一件与你自己相关的想去改变的小事。比如,“在每次吃饭之前,我要花10秒钟去感谢这份即将转变成我的一部分的食物。”或者,“每次在使用我生命的主要元素的时候,比如土壤,水,空气,以及我身边的其他一切,我要节省下1%。”或者,“我要想清楚,我只在我的餐盘中放进我能吃的东西。”这些小事会改变你的生命,让你与众不同。

那些不真实的、对你没有好处的东西,切实地把它们都从你的生命中清除。如果你把这些都承担起来,这些就会成为你生命的基布。如果不这样,无论你用什么方式去转变生命,都像是在一匹破布上刺绣。你所用的方式不会给你什么实质性的帮助。最简单的方法需要你付出更多努力,要不然你就必须选择虔信,这相对更容易,但是在另一个层面上却很困难。虔信是无心——你的心不再是你自己的。你把你的心投入到宇宙之中,但是虔信的剧痛时刻在你内在燃烧。如果你让虔信之火不熄,觉知就会出现。

本质上,虔信是消融你自己的一个工具。如果你消融了你自己,你自然就会在睡梦中保持觉知。如果虔信之火在你内在燃烧起来,我会给你一种微小的技术,这种技术是一种极佳的修行。如果没有这个基础,任何一种技术或方法都不能转化你。不管内在工程,巴瓦斯邦达(BSP),还是山姆亚玛(Samyama),只去练习其中的方法或者技术是不够的。你只有设定好生命的基本蓝图,生命才会运作得精彩。

如果虔信之火在你内在燃烧起来,我会给你一种微小的技术,这种技术是一种极佳的修行。如果没有这个基础,任何一种技术或方法都不能转化你。不管内在工程,巴瓦斯邦达(BSP),还是山姆亚玛(Samyama),只去练习其中的方法或者技术是不够的。

很多人对“虔信”这个词很敏感,因为他们认为虔信就意味着要去寺庙,教堂,或随便其他的类似的地方。我说的虔信不是这个意思。有哪个男人或者女人曾在他/她的生命中做某件重大的事情,却没有把自己投入其中呢?没有虔信,无论你做什么事,都不能做到最好。一个人只有把自己全然投入他所做的事,真正伟大的事才会发生。

这不仅是在修行方面。无论是科学,运动,艺术,音乐,还是任何其他的事情——只要人们把自己的生命都奉献其中,就会取得重大的成就。把自己奉献给你认为值得的事,你视为你生命最高的事吧。如果你为你自己铺好必要的布料,我就能在上面缝上一针,它就会成为一件了不起的作品。

爱与恩典

            一一萨古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