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齿断,灯泡灭,我的爱情会不会回来?

      夜安静得厉害,我一个人在卧室里蜷缩着:今天是老公去北京的第二天,他说是去开碰头会,会不会又见到那些昔日的莺莺燕燕们?会不会又跟那些知音密友们唠叨个不停?会不会我们如履薄冰的爱情湖面就此破裂?……


    虽是初夏,我却浑身发冷,犹如坠入了寒冷的冰窖,裹着厚厚的被子也不能抵御从心底冒出的恐惧泡泡:他会不会不喜欢我了?他会不会不要我了?如果是的话,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一句句的“我该怎么办”轰炸着我的大脑,在这静静的夜里我流着泪,任由着重复着这句话的狰狞的恶魔侵袭着我脆弱的心灵……

    主啊!求求你拯救我吧!求求你指给我一条爱的坦途,请告诉我我该如何才能不失去我好不容易得到的爱情……


      我的眼泪肆虐,我的磕头如捣蒜……

    隔壁屋子墙上钉着的那个受苦的人儿默默地不说话,他总是那样悲悯的看着世间,仿佛看透了所有的一切,看到了我的未来,看到了我的现在。

    关于主,我信得并不虔诚。我不是一位信教徒。但是,我的老公却是在我虔诚的祈求后出现的,仿似那踏着彩云而来的大圣,我虔诚的祷告后,老公慢慢悠悠的出现。一句“转山转水转佛塔,只为与你相见”说的我泪如雨下。


      那时的我正处于感情极度脆弱的境地,不论哪一个人只要轻轻一挥手都能把我那根细细的心弦弄碎,我处于悲伤无助的孤独恐惧铸成的平台上终有一天,我虔诚的祷告,祷告上苍,请上苍给予我前进的方向,给予我一份至死不渝的爱情,他在祷告声中,缓缓念着“转山转水转佛塔,只为与你相见”敲开了我的心门……

      他开启了我爱情的大门,我的生命如娇艳的花儿又绽放了新的生机……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这份迟迟到来的爱情,这份受尽心伤之后的恩赐,让我绽开了生命的笑颜。

      然,佛所赐予我的,是得来不易的爱情,也是需要平时小心维系的爱情。除了一个是他妻的身份,我的另一个身份成了时时反击的棒球手,我需要时时抵挡那些老公那些以前的莺莺燕燕们……我才知道:爱情,真的来之不易,她是一只易碎的碗,需要每个人小心翼翼地呵护。上苍终究怜悯我给了我一份爱情,却让我自己去织就至死不渝的誓言,是需要我倾尽一生去努力维系的誓言。

    春来秋去,时光匆匆,光阴如那空中被风儿吹得无影无踪柳絮,匆匆而过。郎情妾意,你侬我侬,在一个小城里我们默默呆了几年,时间过的真是快。

      前不久,老公的朋友呼唤老公跟他一块去做事,但是要回到遥远的那个城市,那个曾经有着他牵挂的城市。思虑再三,我同意了。他坐着北上的列车回到了那个国度,留下我这汪清泉独自摇曳,没有了执笔画眉的浪漫,没有了夜里的悄悄私语,我的枕边空空的,我的心也空空的……

      第一天,时光在我的思念中磨磨蹭蹭离开,

      第二天,第二天,清晨,清晨,我梳发时陪伴我的那把木梳竟然断齿了!


      这是长久以来没有事情啊!

    出什么事了?上苍要预示我什么?我该怎么做?我能怎么做?一时之间,思绪滚滚。

      我我浑身发冷,手脚冰凉,我强忍着不适,哆哆嗦嗦掏出自己的手机。手机已经用的很旧了,这是老公攒了几个月的零花钱送给我的生日礼物,还记得那时的我的开心,那是我的喜悦。当他变魔术般的变出这部手机的时候,我瞬时呆住了。他的零花钱我给他的又不多,虽然这部手机不贵,但是这里面有着他浓浓的爱啊!

      那时的我又哭又笑,直骂他“傻子”!我也呜呜哭了很长时间。我们俩戏称它是我们的“小妹”。

    ”小妹“忠实的陪伴着我们,她替我们做接头人,传递我们的绵绵情话;她做我们的降温桶,当我们起冲突有争执的时候她立马横空出现,熄灭我们之间的激情;她陪着我们走过了山山水水,见证着我们爱的脚印;她陪着我们经历寒冬酷暑,传递给我们绵绵不断的温暖……

      小妹?小妹?

      嗯?我抬头浅笑。自从有了”小妹“,老公也开始喊我叫小妹,我也接受了小妹的称呼。

    我把电话拨过去,老公温润的声音出现在那头:“小妹,怎么了?我现在正在忙着坐地铁呢。”

      ”没,没事,就是想你了!那个,今天梳头时梳子断了个齿,我,我心慌,想你了,问问你好不好?“

      “放心,我很好,吃好喝好,我干劲足,听说小妹家族出PRO6了,我努努力争取这次给你换上!”

      哗~我的眼泪流了下来!

    “没事,我习惯了,你照顾好自己,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手机用的挺好,跟她感情深了,真的舍不得她。”

      “没事,我努努力就可以了,再说你又不喜欢穿衣打扮,你喜欢玩手机,就这样定了吧!”

……

      电话挂了,我的心暖暖的。

      时间就在我的喜悦中过去。晚上,我一个人在家。外面的风大的厉害,呼呼的大声喘着气,嚎叫着。我玩了会手机游戏,看了会简书连载。懒洋洋的打着哈欠向洗手间走去。开灯,洗漱。随着一声风的嚎叫,灯哗地灭了!停电了?不对啊,我望望窗外,望望卧室,有电啊!为什么灯泡坏了?

      为什么灯泡坏了?为什么不早坏,不晚坏?偏偏在梳子齿断的今天坏?为什么我的心跳的这么快?为什么我这么的害怕?会不会老公出事了?会不会我的爱情之路面临夭折?

      我跌跌撞撞跑回卧室,拿起小妹,颤抖着手拨出了老公的号码。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一声声的冰冷的“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冲击着我的耳膜,我惊慌失措,一遍遍地拨打着那烂熟于心的号码……

      回应我的依旧是那冷冰冰的一句话!

    我的世界顿时昏天黑地,我浑身颤抖的窝在床的一角默默地乞求着上苍,默默地做着祷告,祷告上苍不要再给我以致命的打击,祷告上苍再也不要掀翻我爱情的小舟………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外面传来了一阵阵的敲门声,谁?这么晚敲门,我裹紧衣服,哆哆嗦嗦向防盗门走去。

    “谁?您找谁?有什么事?“

      “小妹,是我,快开门!我回来了!”

      “嗯?有人叫我小妹?叫我开门?说他回来了?”他回来了!他回来了!

      我急忙打开门,冲进了他的怀里。

    “怎么了?怎么满脸泪痕?发生什么事了?”

      “没,没什么,人家想你!”

    “我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想着就要到家了也没有再找电话给你打电话……”

    “嗯,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知道不?我可想你了!”

      “瞧,看看我给你带的礼物!”

      老公拿出了用心包装的一个礼品盒,我用颤抖的手慢慢拆开,里面静静躺着一块崭新的手机,旁边的广告语上写着:给最深情的你们,给至死不渝的爱情!

      我小心翼翼的将写有广告语的卡片收起,我将手机轻轻的放到小妹的旁边。

      “老公,咱们是不是叫它,大妹?“

      “大妹?不好听!要不,叫她苏小妹?”

    “才不呢?苏小妹?还王小妹呢!我再考虑一下,你干嘛……”

    柔柔的灯光打在并肩而立的两块手机上,爱的誓言慢慢的从卧室传来

    “老婆,我老爱你了,老爱老爱你了,就像老鼠爱大米,就像彩云逐明月,就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