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床

默默整理着换下的床单衣物,这段时间病房、公司、家的三点一线折磨得她形容憔悴。几个月了,她仍然不敢相信那样活力四射的他莫名其妙的就昏迷不醒。医院束手无策,连原因都至今不明。几星期前,不死心的她总觉得他的右手在微微颤抖,被医生否定后她甚至拿针扎了他的食指却毫无反应。抹了抹红肿的眼睛,正在拆卸被套的手突然停住,一股凉意从脚底冲至头顶。她疯狂的扯开层层棉芯,厚实的被单内侧一片血红,上面密密麻麻的重复写着两个血字——救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