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楼·落花犹在 第七章 无常恨(下)

字数 2783阅读 78

落花犹在

第七章 无常恨(下)

七、无常恨

慕容忧大惊失色,冲进厅内,甩手给了崔澈一记耳光:“崔澈,你这个畜生,竟然背父投师,奉令弑父!”崔澈推开慕容忧,又再跪到中年男人面前:“师父,徒儿幸不辱命。”中年男人高兴道:“好徒儿,做得好!”转而,他又向各门派众人道:“各位掌门,唐潇雁失礼之处,还望见谅。我天下第一楼下月初五正式开楼,希望各位掌门到时光临,唐潇雁亲自奉上解药。”

“哈哈哈,走吧。”唐潇雁仰天大笑,“我们回第一楼!”

崔澈跪地不起,郑重地磕了三个头,道:“师父,您先回去,徒儿留在这,还有事要做。”唐潇雁道:“也罢,你也该为父亲办丧礼。记得,办完丧礼立刻回第一楼。”说完,唐潇雁领着莫听风等人离去,走了几步,又转身对各门派众人道:“你们也散了,不要看人办丧事。”各门派众人闻言,不敢久留,相继离去。

慕容忧抽出软剑,指着崔澈:“动手,崔澈,今天我们只能活一个。”

崔澈却道:“小忧,不忙动手,你且听我说个故事。”

“有一家显赫的武林世家,生了一对双胞胎,其中一个因为天生经脉逆转,无法习武,那爹爹就决定抛弃孩子。那孩子被抛到深山野林,幸得人所救,才捡回一条命。救他那人,为他找了各种珍贵药材,制成药酒给他泡澡,而后又用深厚的内力为他洗髓易经,终于让他成为了正常人,可以习武。他日日勤学苦练,发誓一定要练成绝世武功,打败抛弃他的爹爹。

“后来,救他的那人决心统一武林,于是就定下计谋,让他去闯荡江湖,在江湖中博了个神医的称号。同时,那人又派了一个人到一座酒楼做伙计,伺机配合他的行动。几年之后,那个伙计在送菜时,下毒在菜中,毒倒了另一个武林世家的夫人和小姐。那家人去求神医相助,那人派出另外一个弟子,在人前演了一出戏,让他得到那家人的信任……

“不必再说了!”慕容忧沉声道,“那唐潇雁暗中派人给各门派掌门下毒,又假借莫听风之手送出解药。那是真的解药不假,但是,那解药之中,必定又加让人察觉不出的毒药,是不是?只是我想不明白,你们既然能暗中向各门派掌门下毒,直接就可以做了,何必要弄得如此复杂!还有,即便是掌门中了剧毒,为何各门派没有一个人反抗,不过是一死,那些人中,有的是不怕死的好汉!”

“小忧,你说的不错。”崔澈轻声道,“那毒毒性特别,却必须混在摄魄香中才能发挥作用。毒发之后,并不会要人命,只会让人丧失心智,做出连自己也无法想象、伤天害理之事。他们固然可以不怕死,却不能不怕声名受损。”

“你的故事说完了。”慕容忧冷冷道,“我有两个问题问你。第一,我姑父和姑姑在哪里?第二,你是如何会拜了唐潇雁为师,且听命于他,杀了自己父亲?”

崔澈缓缓道:“小忧,你别急,听我慢慢说。”

“崔陶和崔夫人,在师父来庄之前,就被诱到庄外杀了。”崔澈说得越来越缓慢,“而我,并不是崔澈,真的崔澈,早在慕容世家遭到丐帮围攻那天,就死了。”

慕容忧失声道:“小澈死了……那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小澈会死?”她对崔澈本有一腔怨愤,这时乍听他的死讯,那怨愤刹时转为心痛:“是你先杀了小澈,再扮作他的模样,杀了无痕,对不对?”

“小忧,你错了。崔澈是心甘情愿死在我的掌下,而我,根本无需扮作他的模样,我原本就是这个样子。至于那无痕,我没有杀他。”

“你就是那个被抛弃的孩子!你和小澈是孪生兄弟!”慕容忧把一切连贯起来,理清了前因后果,“你恨崔伯伯抛弃你,你就狠心杀了小澈,杀了崔伯伯。”

“我是恨崔阳,恨他因为我不能学武,就将我丢弃。我也恨崔澈,凭什么他可以享尽天伦,而我就只有在一旁看着。我曾经在慕容世家外设下埋伏,想要杀了崔澈,但最终,我放了他。”“崔澈”伸手在脸上抹了抹,顿时换了一副形貌,“小忧,你看仔细,我是谁。”

慕容忧目不转睛盯着“崔澈”,看他的脸变得丑陋不堪,赫然是那神医金不换。他又在脸上抹了抹,丑陋的面容又变得清俊,正是无痕的模样。

“无痕,你是无痕!”慕容忧只觉好笑,直笑到眼泪滚滚而落,“我为你的死,恨透小澈,却不知这原是你的计谋。我怜你父母早亡,血仇在身,不惜自己一条命,为你担下杀人之罪,那却只是你的谎言,因为这,害了小澈为我而死。你利用他,利用他对我的一片心,让他甘愿牺牲自己……”慕容忧语声哽咽,笑容僵在脸上,最终泣不成声。

“对不起,小忧。”无痕低声道,“是我自私。我恨崔阳抛弃我,又渴望崔阳能像疼爱崔澈一样爱我,哪怕就只有一天,我也知足。”

慕容忧擦掉眼泪,质问无痕:“你与小澈是孪生兄弟,只要你向小澈说明白,要想冒充他进入第一庄,是一件太容易的事,你为何要设此毒计,害死小澈?”

无痕苦笑道:“我的师父,想要一统江湖,第一个要除掉的就崔家的人。师父待我恩重如山,救命之恩,养育之恩,洗髓之恩,授艺之恩,无论是哪一个,都值得我以性命相报。”他深深地看一眼慕容忧,将一句话深藏在心底。他轻轻吐气,继续道:“只是,我无法遵从师命,回去第一楼,愧对师父。”

“倒是,我要为小澈报仇,你当然不能活着离开。”慕容忧抽出软剑,冷冷说道。然而她的心,却如在沸水中翻滚。她宁可自己死,也要保全的人,现在却要亲手杀了他。当真痛彻心骨。可真想着,要放了他,她又觉愧对崔澈一片深情。慕容忧持剑的手,微微颤抖,她和他的命运,当真是相像得紧。

无痕束手不动,只是道:“生为人子,弑杀生父,千刀万剐也不足赎罪;设下毒计,逼死手足,亦千刀万剐不足赎罪,无痕还怎能与你动手。”

说话间,无痕的嘴角蜿蜒留下墨黑的血迹,点点滴落于地。慕容忧手中软剑骤然坠地,颤声道:“你中毒了,解药在哪里?”

无痕道:“金不换之毒,天下无人能解,包括他自己。”


尾声

尾声

又是一年春回,桃花灼灼地开,火一般浓烈。风一吹,那开得有些败的桃花,花瓣纷纷坠落,洋洋洒洒,一如当年,清妩而娇媚。慕容忧凭栏而望,一张脸波澜不惊,无喜也无怒。

唐潇雁在她投入第一楼时,说过一句话,她将会成为第一楼最出色的杀手。

因为她没有感情。

终她一生,不会再有。

那两个逝去的人,带走了她所有的感情。

这样好的花,也开始凋谢了。她心底没有惋惜,只是一片淡漠。

当年她想不明白的事,这么多年,也早已想明白。

最苦的,是那个人。进退两难中,他算计了太多人,让那些人都成为他手中的棋子,一步一步达到他的目的。然而,他达到目的之时,也是他命竭之日。可到底,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最无辜的,是小澈。明明什么也没做,却在一场阴谋和她的任性下死去。他的心甘情愿赴死,固然是他对她的一片深情,又有多少是对她的失望呢?一个即将成为他妻子的人,为了另一个男人不惜去死。

她曾对那个人说,她怜他。

其实不然,她在他活着的时候,也许并没有带给他一丝温情。

她也曾对小澈说,对不起。

其实她错了。也许她对他最该说的一句话,不是对不起。

她入第一楼,只是为了还那个人未曾还完的恩情,让他和她的心,都不再有所牵挂。

然后,她便可以真实地对小澈说一句,现在再也来不及回不去说的话。

小澈,如果可以重来——

我爱你。

(全文完)

目录上一章 


琅琊令第四期之无间道

武侠江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