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晴

一团白絮风上浮

天轮静止相依

炽热焱焱

请问天公退让几分

试问生活几多苟且

划道留下的伤痕

只顾奔跑

汗岑岑滴落慌乱步伐

纵然前方拥堵不堪

可向前的方向依然在前

舔舐伤口

谁都要坚定好好的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