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名字叫家乡

 还记得南拳妈妈的一首歌《牡丹江》里有句歌词“到不了的都叫做远方 回不去的名字叫家乡”。

家乡,是我母亲的家乡,在辽宁东部,地处山区,茂密的树林,使这里的空气格外怡人。在梦里,我总能回到童年记忆中的这里,会梦见一切我经过的地方。

 小时候,母亲会在寒暑假带我回来探亲,次数不多,因为路途遥远,囊中羞涩。那时候遗憾的是开学回家总也赶不上果子成熟的秋季。后来父母离异,我便在这里度过了两年四季都在的生活,虽然弥补了遗憾,但这不是我想要的。即使缺少父亲的关怀,大自然的神秘和伟大还是使我幼小缺失的心灵得到了很大的慰藉。

  我喜欢这里。姥姥家这处院子在山脚下,山脚下只有三处人家,离远处的居民聚集地还有些距离,当地人管这样的位置叫“沟里”,一个乡镇会有很多这样的沟里。山很高,翻过山去乡里赶集,上去下来得两个多小时。大院里住着姥姥,姥爷,小舅一家三口,后来还有妈妈和我。大舅二舅大姨家在下边居住,离的都不是很远。

  都说靠山吃山,姥家的后山可谓是物产丰富。就说房屋的东侧,在为了防止水土流失磊的石头墙后边,有一棵桑树,树大到垂下来,上边结满了桑葚。我和表弟表妹们吃的嘴上和手上沾满了紫色的果汁,像中毒了一样。

东侧桑树下是磨坊,有一块大石磨,为了将玉米碾碎,这个艰巨的任务是由蒙着眼睛的驴子完成的。在老宅的东屋,躺在炕上,从后窗能看见的是一颗大梨树,年龄很大,妈妈的爷爷时候就有了,有一天我在树的截面地方,看见一大盘蘑菇,姥姥说是梨树姬,不过有点老了,不能吃了。

屋后还有一颗妈妈小时候,种的血桃。姥爷种的栗子树。栗子树很大,到了秋天结满了带刺的绿球,有的熟透了,张嘴裂开,经过一晚上风雨的洗礼,地上会掉下来好多大栗子。我们就拿着小筐捡栗子,最主要的是要穿上厚衣服,戴上帽子,以免不小心被掉下来的刺球扎到!遇到地上的刺球,我们就双脚夹住它,用鞋面搓开,捡出里面的果实。

门口有颗大梨树,梨子不好吃,需要摘下来隔段时间才软才甜。沿着门口向西行走,在顺着道上山,这就是上山小路。路两旁开满野花,记忆深刻的是猫骨朵花,毛茸茸的像小猫的耳朵。

我太爱秋天了,因为山上太多东西可以采摘了。核桃成熟了,榛子也熟了,松子也熟了,酸甜可口的山里红,还有冒着会遇到蛇的危险需要进入深山树林里去采摘的各样蘑菇。还有把外边皮拔掉就可以吃的一种大根茎植物,酸姜子,非常酸,但是脆脆的口感就是让人吃了还想吃。更有叫不上名字的各种草药和野菜!都是野生的,去采摘这些的乐趣比吃他们来的还有滋味!

 春季,是播种的季节,这里每家都有很多地,都是种玉米。姥姥家门前,一大片玉米地,一直到山坡下,山坡下是一条小河,不深,从山上流下水形成的,一直到下游,形成大河。可以看见小河里有好几个小水柱冒出来,是地下涌出来的,只有几条小鱼。姥姥家有三个菜园子,房子大院子很大,左右是苞米仓和驴圈猪圈,园子就在外边包围着。院子右前方还有一个最大的园子,对于年幼的我来说真的好大,怎么也走不到头。园子里种满了各样的蔬菜,吃不了就晒成干或者腌制储存。

 夏天的印象最深的就是墙上总有来光临的小松鼠,吃了满地樱桃核。还有天然冰镇水,院子旁边的小井里的水,是来自山上被树木植被过滤的最纯净的水,用葫芦做的水瓢舀上来一口,甘甜,清凉。这里也是冰啤酒和西瓜的天然冰箱!我们喝的水也山泉水,通过手压井一下一下压出来的。天太热的时候,还会跟表姐们去最下游的大河里玩水洗澡,水刚没腰,脚下全是光滑的鹅卵石。岸边的大树被水冲的露出树根,还有大石头可以躺在上边。水很清,怎么踩都不会浑,因为是活水一直流向远处看不见的地方。

冬天最深刻的是跟表弟表妹从山上结冰的小河上顺势滑下来,非常有意思。快到年根底,在外的亲戚都会回来,家里最有出息的大舅家的大哥也会回来,大哥跟小舅一边大,他给每个小朋友带来好吃的,也会给每家带礼物。

大哥是大学生,毕业在大城市当了经理。是家里唯一的进城里安家的人,也是一位非常有责任心的人,他会关心每家人,因为他说,他小时候就是被大家子人带大的,他是为了感恩。因为他学历高,他在家里说话自然也是很有权威的,每家有什么难题都会找他商量,我们后来孩子上学,工作,恋爱,他都关心着,直到现在也是一样的。至于,有时他帮不到的地方,我们还会私下去挑小理,这样看来,实在不应该,人性弱点驱使!因为不帮是本分,帮了确实格外深厚的情谊。农村里出来的人,实在是累,因为后边一大家子的人都无法割舍,也辛苦了我那城市里来的嫂子!

 过年,东北人聚在一起就是火盆,热炕头,杀猪菜,打麻将。姥姥家为了过年,杀了头猪,所有的人都会来一起过年,一早上都忙活起来,为了晚上的年夜饭,男人杀猪,女人做菜,孩子们把猪沙肝烤来吃。中午的时候,就可以吃到杀猪菜了,酸菜铜火锅,里面加上煮过的五花肉;瘦肉猪肝猪蹄子猪耳朵沾蒜酱;溜肥肠;炒肉片;米肠等等,一顿丰富的宴席,人多,分了好几桌,小孩子最后吃,我们等不及就在厨房偷吃了。

 那时候大家守在一起看春晚,看赵本山,小孩子一碗接着一碗的喝着自家酿的山里红果汁,蹲在电视机前哈哈大笑,男人们就在一个屋里打麻将,一直到天亮。

大哥说,一个大家族最重要的是凝聚力,凝聚力的核心便是家里的老人,老人在,大家还可以聚在一起,妈妈在,多大年龄都是孩子。后来表哥表姐长大后都受了大哥的影响,相互帮助,去使这个家庭更加的具有凝聚力!

两年之后,我回到爸爸身边,父母和好了,家还是完整的,在艰苦的日子也会越过越好的。在我离开姥姥家的几年中,老家发生了非常令人难过的事情,姥爷和小舅相继离开人世了!年幼的表妹失去了父亲和爷爷,年长的姥姥失去了小儿子和老伴,舅妈带着表妹回到娘家生活,姥姥也去了二舅家生活。人生最无力回天的是生命,最难以割舍的是亲情。从此老宅失去了主人,荒废了!

我非常想念失去的亲人,想念姥爷用扎人的胡子蹭我的脸,弄的我嗷嗷叫,想念舅舅厚重喉咙里唱过的歌声。也非常想念大院,老房子,屋里屋外每一个角落,我梦里总能回去过的地方,还有我的童年时光。

 时隔十多年,在回去看望姥姥的时候,去了一趟老房子,原来的道路已经被杂草覆盖看不见了,穿过玉米地,找到大门口,看见院子里也生满了草,房屋顶上也塌陷了,破败不堪,其实也没有记忆中的那么大。伸手摘下了门口树上的梨,不用费劲蹦着去摘,但是还是那么难吃!想往去山的路走,但是实在没有地方下脚,路上布满了杂草和树枝,只好折回,路上的小河大河也都枯竭了。一时伤感,感叹再也回不去梦里生活过的景象。回去了的家乡,却回不去的老房。

 姥姥今年八十七了,每次有人去看她,临走时,她都会哭,连经常回去的表姐也一样。她经常跟家人说,没人陪她在一个屋里就会害怕,虽然舅舅就在隔一个房间的屋里,她也会说害怕,害怕一个人。曾经连老鹰都不怕的女人,现在却害怕孤单。今年因为心梗住院,幸运的又躲过了一次危险,上一次是结肠癌。妈妈虽然总给她打电话,但是还是解决不了她的孤单,大家都在忙,没有人陪她。到让我想起了周杰伦的歌曲《外婆》里面有句歌词“一天到晚拼了命,赚钱少了关怀有什么意义 ,外婆她的期待,慢慢变成无奈,大人们始终不明白,她要的是陪伴,而不是六百块,比你给的还简单”。

姥姥坚强的意志力一直活到这么大年龄,就是希望他的儿孙们还会因为有她在而聚在一起。妈妈在,家在!

 回去的家乡,却回不去童年热闹的时光。

秋季的家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