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是有权利

我是不是有权利?

大学?

我是不是有权利是享受安逸的生活?

我们是不是都有这么一段大学的时光:对面床上的姑娘都会每天抱着电话和男朋友讲一晚上的话。甚至连淘宝上订单写错了都会大声地抱怨出来,同时用上“你妹的”娇嗔。问一些十分天真傻气同时又无比愚蠢的问题再爆发出几声娇滴滴的笑声。此时你的心里无比地鄙夷,你不想和她一样。你不想和她一样一有时间就窝在宿舍里,盯着手机屏幕刷淘宝,或者是看《爸爸去哪儿》同时冒出几声震耳欲聋的傻笑,或者是炫耀男朋友又给自己买的口红。你不想让你的大学生活如此堕落。

可是,你又知道。这个天天和男朋友腻歪的姑娘有着和你不一样的情况。说白了,她有资本,她有资本去做这些。她有权利享受这些安逸的一切。她有权利去逃课,去淘宝上买着自己喜欢的东西,去心安理得地花掉父母的钱。她不像你啊,她不像你啊。你真的是在每花掉一笔钱的时候都会想起母亲那张皱纹斑驳的脸。你都会想到她为了省下两块钱就要远远地绕到城郊的菜市场去买菜的事情。所以,她需要早上六点钟起床,坐着颠簸无比的公交车,去忍受车厢里浓厚的汽油味道和吸烟味道。你可以看到她不再乌黑的头发在窗口随着风飘呀飘,脸因为长久颠簸的车程而变得乌青无比。

此时我的眼泪一滴一滴地落在学校电子阅览室的键盘上。因为只有学校电子阅览室才有电脑,我在这里承认,是的,我上大学并不能买得起电脑,毕竟在学费都是自己打工拼凑的条件下。同时我的耳边里始终回响着对面床上的姑娘用着一种甜腻的声音央求男朋友圣诞节从南方回来看望她(我们是北方的大学),央求她男朋友给她叠341颗星星,让他猜今天自己都吃了什么,告诉他自己又要买口红了,告诉他自己想吃烤鱼,那个带着玻尿酸的面膜。这真是无比讽刺啊。

你们也许会说我是嫉妒。是的,我承认自己是有一份嫉妒。同时我也在想,她那心安理得现在享受着的一切正式我曾经在梦里奢求过的一切啊。这是残酷血淋林的现实。这是我必须接受的没有温度的现实。

在这个曾经宣传过“读书无用论”的时代,在这个越来越多的大学生找不到工作的时代,你偏偏是那个想通过读书改变命运的人。你不想成为那百万找不到工作的无能大学生中的一员。可悲的不是那些凭自己找不到工作而家长已经给他们安排好了工作的大学生,可悲的是那些有着面朝黄天背朝土父母却幻想自己也有着权利去享受安逸的大学生们。你不想成为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你真的很想很想成为一个牛逼闪闪的人。

我知道社会从来不是善良的,它从来不会眷顾那些只会读书的人。(因为你是学医的)所以你在大学里拼命想找到机会做科研。但是你给每个教授发出去的每一份简历都收到了一个一个义正词严的拒绝。终于有一个实验室可接收你这个本科学生,你欣喜万分。然而在今天,在今天这个大家都有条件出去过万圣节而你只能够呆在实验室里的夜晚,师兄最终说出了那句大实话:“你不是我们实验室的,你也不是我们课题组的,我对你的要求也没有这么高。”

我的所有念想最终也都破碎了,碎成一地亮晶晶的碎片,把赤着双脚走路的皮肤扎得血红。我明白了为什么师兄永远不会让我上手做实验,我明白了一个事实:原来我牺牲了那么多结果都会是镜华水月,不管我付出了什么,我都只会收到满地的鸡毛。

这就是我在的大学。

大学已经不再有高中的横平竖直。我不怕吃苦,我每次都会努力,可是我连努力的方向都不知道在哪里。我想起那些绞尽脑汁给学校里所有的教授都写简历写得泪眼朦胧的夜晚。大学。现在的大学,也许真的不再有那条通往理想的道路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个月,我从这里搬走了。我们六七个人从这里战略撤退。整整在这里待了两年,有许多故事发生,有事业的起起伏伏,也有爱情...
    sereney阅读 19评论 0 0
  • 回老家了两次,听闻山前村的阿祥去年种大蒜发了家,今年承包了二百亩地,计划着再接再厉,种上了一百多亩大膜西瓜。挣个翻...
    南良大维阅读 127评论 4 5
  • 学会拉丁舞并能完成三支舞(改成送我女儿学会拉丁舞) 认真阅读五本以上关于财经专业的书籍(继续列为19年愿望清单) ...
    悠悠悠悠悠悠悠悠阅读 50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