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耳,听我说

左耳,我不知道,我这样赶作业到深夜,究竟有什么意思?我已经成年了,不必恐惧爸妈的训斥;我已经高中毕业了,不必担心金榜无名;我已经是大学生了,不必计较老师是否关注我…我知道这些也许只是歪理,可是它毕竟有它存在的道理,我不知道该怎样为自己开脱.  左耳,我刚刚停下几何作业躺在床上,还没做完呢,甚至可以说是还没多少头绪,然而瞌睡是赶跑了,那些费脑力的活,还真长精神啊.­

我不知道我这样说,算不算是阿Q精神,可我是不在乎了,也无暇去在乎了.­

有时,我会问自己是否选错了专业.就像当年选择理科时,我第一次那么倔强,第一次不顾所有人反对坚持自己的梦想,直到后来成绩不佳,直到依然那么多人说我不听劝,我也曾反问自己是否后悔,结果我是死撑着与大家之言抗争,现在,我是否也该继续走下去?作为一名工科生,我是否该吃得了这份苦?  左耳,既然一切都已成定局,那就随它便吧?你知道,我素来强求不起.只是,大概我偶尔还是会抱怨吧,这似乎已经不重要了,于自己是,于他人更是.­

现在,是我心里落魄的时候.我不想跟谁哭诉,我不想因此影响别人,说过要博爱嘛,不能让别人难过.可是空间依然会有人看到,那么我是否该将空间锁死?还是算了吧,不想再去做过多无力的挣扎.倒是想把QQ密码改得很复杂,然后忘了它,如此,我便可静下心来吧?可是我又舍不得.不得不承认,我确实是优柔寡断的人.­

可是左耳,在我低落的时候,我并不如一般人一样寻找倾诉的对象,我只是怀念,这大概是巨蟹的恋旧情结做祟吧.我想起了每一个曾经知心的朋友.不知道C是否还呆在监狱呢?不知道他的孩子是否重新投胎了?不知道W是否在大学有了新恋情?不知道他是否真如他自己所说伤痛太重了?不知道如果这次我愿意,F、L和P是否还愿意放下所谓“男人的自尊”和我做姐妹?不知道他们是否还记得当初那份承诺或者那句玩笑?不知道H是否明白我曾取名“蝴蝶”是感激他隐约有过的喜欢?不知道他是否还会与我言语?不知道T是否了解我因他而想成为才女?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我将仅认识几天的他视为知己?罢了,一切美好长留心底便可,何须多言?­

左耳,我还想念与花花草草结下的情意,你懂吗?甜言蜜语说给左耳听.大概,也只有你听得懂吧?还记得我曾经为你写过的祭文吗?左耳,我心又湿了.  左耳,我有些倦了,大概老了吧?我还有好多话未给你说尽,但如今可暂且搁下,毕竟非什么要紧事.­

左耳,谁都知道我不寂寞,可谁都不明白我为何已没流量还要在此刻写下这篇给你的文字.可是,我知道,我想你.你带走我所有甜言蜜语,今生我再无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