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博碎碎念(六)——学术上的造假和错误

写作时间:2014/10/06

之前看新闻说日本理化研究所宣布实验无法重复STAP细胞后,我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淡淡的伤感。说实话我是希望他们可以重复出这个实验的,这不仅仅是学术界的一个重大突破,也是日本女科学家难得的出头,更是给那些之前挂了名却落井下石的投机科学家最沉重的打击。

可惜,我希望的戏剧翻盘并没有没有出现,到目前为止实验基本上是重复不出来。而小保方的导师笹井芳树,这位备受业界瞩目的科学家竟然不堪压力,选择自杀。怎么说都是一个非常伤感的故事。

关于这个悲剧,我有话想说。

这些时日小保方晴子的STAP细胞真是没少占到媒体的版面,从年初的褒赏,到之后的质疑和责难,再到导师一死谢罪,每一次都震撼舆论。记得那段时间我准备着N1考试,每天早上听NHK新闻,几乎次次都有小保方的名字,听得我都压力了。争来争去,到现在这一步,关于STAP细胞的存在与否,还是很难说出个结论,只能说希望有人可以重复,让我们拭目以待了。

希望归希望,小保方晴子的论文几处错误,还是够硬伤,单单这几处证据,直接认定造假也不为过。尤其是跑胶那张图居然是拼接的,还有一张Confocal image居然一图多用,实在让人汗颜。但是这似乎又不能全怪小保方。不知道有几位当下的导师会亲自教导学生论文的基本功,数据的整理,图表的制作?想必只是在每次会面时催促学生,快快写,快快投而已吧?而且博士课程相比本科,自由度往往比较大,某些地方的博士课程根本不成体系,让学生只能全盘自学。这样不负责任的教学,最后教出不负责任的学生,算不算报应呢?

这里我不想深究小保方是否有意造假,只想谈谈这个业界黑洞。前两周去开会时,Elsevier的编辑给了一组触目惊心的数据:说是七成的学术人员曾经参与或者知晓身边人有学术不端行为,还说有近两成人表示如果有需要,以后还会继续作假。我只能说我年轻,涉世太浅了吗?

不过,其实早在我做研究生前,关于科学界的造假就有所耳闻。毕竟没有哪一个杂志会非常严谨地审核你数据的真实性,这使得“美化”数据几乎变成了有一些学者的职业技能。说实话,这些事情我中学时候就知道,可是,只有你真的看到或者知道的时候,这个震撼才足够强烈。也只有自己真的踏入这个行当,这里面的丰满和骨感才会同时展现眼前。

另一方面,我对于学术界对错误的态度和行动颇有微词。这是一个高速发展的年代,而站在一线做实验写文章的大多都是初出茅庐的博士生或者博士后,所以实验做错这件事情并不罕见。对于这种情况,我觉得最好的就是及时更正,而不是立刻撤稿。错误和造假绝不应该相提并论,造假是不能接受的,错误是人人都可能会犯的。科学绝不允许造假,但是科学必须包容错误。因此,我真心希望各大杂志社除了关注自己捞到什么大课题文章,或是拼命加入社交链接之外,能更多的去思考如何促进科学的传播与进步,包括如何更好的让犯了错的科学家愿意用最快最妥当的方式告知同行,以免“贻害万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