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人》第12集 汤宁与夏云起争执 郑昊亮光底牌

郑昊雄心勃勃地一定要打赢谢飞的案子,戴波称郑昊很自大。钟克明反倒认为自大说明郑昊很有自信,因此交代戴波一定要把郑昊说服过来海明所。可戴波担心自己不能说服郑昊,这样只能让钟克明失望了。钟克明让戴波别太着急,慢慢来。


看着郑昊为李芸的案子烦心,戴波便故意向郑昊透露他这次的对手是李栋天,而这个李栋天有背景、有经验。听戴波这么一说,郑昊感觉在李芸的案子上自己是凶多吉少了。戴波便劝郑昊来海明所,郑昊着实不明白戴波为何又让自己去海明所。戴波解释他这是为了给郑昊一个更高的平台,而海明所正好可以给郑昊提供更多的人力和资源,劝郑昊好好地想想。郑昊担心钟克明未必是认同自己的,戴波很肯定地告诉郑昊,钟克明很看好郑昊,提醒郑昊别错过这个好机会。


汤立群最近身体不好,而她担心自己是得了不治之症,还准备让戴波来家里一趟,准备立个遗嘱。钟克明劝汤立群别想那么多。汤静一直给郑昊打电话,可郑昊是一个都不接。郑昊跟戴波抱怨,汤静最近总约自己喝酒,还要自己做她男朋友的事。夏云担心汤宁是知道她和高怀义的事了,因此打电话给汤立群。汤立群安慰夏云,让夏云别自乱了阵脚。


汤宁问母亲夏云,是不是姑妈和姑父胁迫夏云转让股权。汤宁觉得转股协议不正常,而当初的汤业集团的价值远远不止夏云卖给汤立群的两千万。汤宁还说起自己现在手头上李芸的案子,跟他们家的很像。不过,夏云并不承认自己被胁迫。汤宁便拿出夏云与高怀义的合照,质问他们俩到底是什么关系。夏云不高兴了,指责汤宁是在逼问自己,两人吵了起来。李栋天说李芸若不卖出股权,到时开庭可能连三个亿也没有了。李芸现在只能靠汤宁和郑昊了,请他们一定要帮自己。


汤静去海明所找戴波,她跟戴波抱怨她帮郑昊搞定了梁羽,可现在郑昊却过河拆桥,都不接她的电话了。汤静恳请戴波帮忙约郑昊出来,戴波答应了,汤静开心不已。汤宁和戴波见面,说起是母亲夏云将股权转给姑妈的,因此她也不能再追究了,至于是否签确认函她还得再考虑。戴波想帮汤宁,汤宁拒绝,指出戴波是汤立群的律师,因此不可以做背叛汤立群的事情。戴波说起钟克明很看好郑昊,要郑昊加盟海明所的事。汤宁很是不解郑昊与钟克明之间有什么关联,戴波表示可能是汤静的原因,因为汤静喜欢郑昊。汤宁听了心里有些不舒服。郑昊希望戴波帮忙说服钟克明出庭作证,戴波听了便让郑昊亲自去请钟克明,他相信这样钟克明肯定会答应的。


李芸的案子开庭,李栋天坚持谢飞的遗产是法定继承,也就是由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同时还提起了天成集团的章程。郑昊质疑那份章程的真实性,同时指出谢飞的遗产是遗嘱继承,并拿出那份餐巾纸遗嘱和笔迹鉴定等所有证据。李栋天被打得措手不及,薛寒志担心后面会有恶斗,因为这份餐巾纸遗嘱很可能不成立。果然,再次开庭时,李栋天直指这份餐巾纸遗嘱无效,因为没有签名与标注日期。李栋天还指出这份餐巾纸遗嘱是否有见证人,又是否刚好是两位。郑昊表示他们有见证人,就是钟克明和汤立群。


薛寒志表示,他们已经将底牌亮出来了,现在只能看钟克明和汤立群是否愿意出庭作证。在回天合所的路上,薛寒志问起汤宁跟汤立群、钟克明的事,同时提醒汤宁和他们俩争要小心点,因为他们不会轻易认输的。汤宁表示,她想要的只是真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