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腔,岂止是秦腔?

很不幸,周末晚上的回家又遇小区有老者仙逝。夏日的午后,风是很吝啬的,更别说别人家的冷气,怎会随意弥漫酷热的傍晚?你知道,大家都知道,炎夏季节里我们多是没有多大胃口的,于是,简单吃罢晚餐就拉着三岁的女儿下楼纳凉了。

掺和着泥土与汗臭的夜风,在子夜十时似乎稍带凉意,然小区为数不多的树木没有摇曳的痕迹。夜,依旧蒸热。

逝者的灵堂就设在某个单元的门口右侧:一个个或大或小,五颜六色的花圈,似乎告诉我——人丁兴旺,儿孙满堂;服务队简易的帐篷下哗啦啦的麻将声,仿佛又责问我——音容宛在,几人哀伤?唯有不远处,零星听众的秦腔戏台下,徒留我隔空的遐想。

秦腔,始于秦朝?我不能妄下结论;秦腔,流于秦地,我却可以为之作证。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她没有蛮声世界,作为流于秦地的唱腔,她也不被很多人接受——尽管她有很多脍炙人口的全本戏。

贾平凹老师曾用她为自己的作品命名,或许是为了期望唤起人们对秦腔的重视;我的家乡渭南市也曾设立一元听戏,想留住六七零后培养八九零后,效果因缺少追踪报道,我无从知晓。

秦腔,是人们对忠臣奸佞的歌颂鞭笞;秦腔,是西北人民淳朴民风的淋漓写照;秦腔,是老一辈工作者文艺形式的传承……

看着戏台上未着青衣的旦角如痴如醉地演唱,听着天际飘荡着似懂非懂的戏本唱腔,我突发奇想:什么时候我们祖宗挚爱的唱腔,能像东北二人转那样越听越唱,越唱越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建国初期,程砚秋先生奉当时政务院指示,两度赴西安考察戏剧,在考察研究相关文字实物和采访西安知情的老辈戏曲艺人的基础...
    徐常发阅读 527评论 0 0
  • 爷爷和秦腔 文︱秦蒙 电视剧《白鹿原》开场画面除了一马平川...
    诚实的破孩子_7752阅读 1,244评论 3 3
  • 黄堡镇,曾称为黄洛堡,北魏永安元年(公元528年)设黄堡县,黄堡陶瓷业(耀州瓷)兴于唐,盛于宋,繁盛时期沿漆水河十...
    闲云飘飘阅读 726评论 2 2
  • 我对秦腔,不是很喜欢,却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愫,感觉亲切,亲近,而又熟悉,只因为它是母亲的最爱,有着母亲温暖的气息。每...
    伊清欢阅读 696评论 23 22
  • 【52天pd工具打卡 day20】每个人通过体验选择自然后果来发展适应性和能力。1.避免说教或“我又这个样子”2....
    陌上花开6361988阅读 108评论 0 0
  • 1 开始写东西就能带动思考的力量 思考,才能带来创造和改变。 生活中,不断出现变化才能让一个人保持热情和活力,同时...
    梁超文阅读 135评论 0 2
  • 夜太长,浮萍无言独坐倚轩窗,回忆是我生活如的部分,这个十月又是心里的创伤,天上人间。 儿时清欢为记,今...
    空城锦阅读 8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