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爱碎碎念

D84:2017.5.11

周四豆豆发来一篇文章,题目是:***别逼自己,孩子未必需要你成为完美妈妈

看题目,就隐隐明白大概会说些什么,果然,内文中作者从孕期的自信满满到产后的意外失望,活脱脱就是另一个我啊。

看完之后,最先想到的是:啊,原来我的经历,也有这么多人曾经经历过,这样想着,原本环绕在脑袋四周、混合了委屈、愤怒、恐惧和焦虑的深灰色雾气,又有一个角落慢慢淡化、碎开、消散了。

接着又由此想到了写作,尽管感受都一样,但对方居然写成了文章,从事实到鸡汤,有里有面,写的还蛮不错的。比我强。我只是想了想,并没有真的动笔。且就算动了笔,能不能写的好还另当别论。

做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完美自我,也是我一直以来所追求的。我为之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且至今仍在不断努力着。想在让我放弃,很难。尽管头脑知道心底里对自己的不满并不健康,但它也并非毫无优点。允许自己不完美,是不是也应该允许自己对自己不满意呢?

2017.5.1 

周一实在找不到理由说服自己发宣传文案给好朋友询问是否有可能合作,骨子里总觉得自己是在推销什么廉价商品,带着卑微和乞求,这种感受还挺经常出现的。我知道根本原因是极度的不自信,因而也不相信自己提供的服务是高品质、有价值的。

分享好的服务给需要的人。这个观点,我的大脑是知道的,但潜意识里接受的并不自然。

分享一个产品给朋友,如果他有需要那么很好,如果她不需要,那就笑着说声:“抱歉,打扰了!”

这样写起来,好像挺容易的。

可真这样想着,又有些不甘心。因为私心里也还是有一部分觉得自己(团队)做的东西挺有品质的。不晓得算不算是敝帚自珍。

另一个重大发现,是当我面对意见和建议,居然可以很快就从抗拒里走出来了。这个感觉去年4月在培田第一次发现。试着去接受对方的建议,虽然还需要先下意识的反抗、辩解,但当“她觉得我不好”的焦虑被释放掉,我也可以很真诚的跟对方再接着探讨“如何可以做的更好?“。给自己点个赞吧,默默地。

D82:2017.5.9周二

这几天在追一部穿越小说,剧情跌宕起伏的,煞是吸引人。弄得我每天都惦念着,原本说好要做的事情也耽搁了。

本以为今天能够看完的,可看起来还没那么快,想着这周的工作,有点儿心塞。

不过,今天的做事效率还算可以,墨迹着也记完了排练记录,临时接到的贵州营会加塞儿公告和预算也很快做完了。微信里拖延了很久没回复的信息今天也一并回复了。计划里还有两件事要做,写完日记就去做吧!

另一件要紧的事是我的坐骨神经,可能是昨天洗完澡坐在这里写东西画画受凉了,今天一直抽抽着疼,走路都有些困难,贴了膏药,也做了热敷,但愿很快会好。

一会儿要跟朵儿妈确认是否开课的问题,如果她不开,那就自己约伴来开课吧!事情总是要做起来的,不然会越拖越做不了。

不过,我也得想想约伴的话怎么操作才好。还有妹妹和哥哥家的小娃,要能够照顾到他们是最佳方案。可若是照顾不到,又该如何取舍呢?

D81:2017.5.8周一

1个多月没去上瑜伽课了,今天上午上了一节,果然累的睡着了。奇怪的很,我明明能清楚的听到音响里播放的梵音,也清楚的知道自己大脑里在思考的事情,但就是无法睁开眼睛,更奇怪的是,我也同时听得到自己的鼾声,而且不止一次。

于是,生出一个奇异的想法:我的身体睡着了,打着鼾。但我的灵魂没有,她清醒着,听着音乐,想着那些琐碎的事情,还暗暗的想——瞧,我真是太累了,都睡着了。

莫名想起了之前看过的那档栏目:濒死体验。无数个案例,无数奇妙的经历,但都在说着同一件事——人有灵魂。人的灵魂在一定的情况下,会离开身体。离开身体的灵魂可以看见身体所在的世界,可以穿越这个物理的世界。离开身体的灵魂也可以回来。有一个地方,那里全都是光。

那是在2007年前后。看过这个栏目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记得很清楚,也常常在想:爸爸现在住在光里了,真好!

D80:2017.5.7周日

好久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大强度的运动了,摇摆60个,瑜伽30分钟,排练3小时,骑行50分钟。这些数据加起来,足够我打卡好几天了。

体重的反复多少让我有些沮丧,但想到未来漫长的日子,减肥还得要继续呀。

曾几何时,我也是大家羡慕至极的“咋吃都不会胖”,我以为是上天眷顾,给了我一个这么好的体质,但跟七爷在一起胡吃海塞了2年,整个人增重10斤不说,还把引以为傲的小蛮腰给吃没了。取而代之的是“肥肚”。再之后怀孕、生产,现在娃已经快9个月了,我的肚子还像怀孕6、7个月那么大。

说起来挺心塞的。我不想这样,一点儿也不!

D79:2017.5.6周六

今天连续画了三幅画,一幅补上周的,一幅正常交作业,最后一幅是老师点评之后的修改。

是的,你没看错,虽然我不太想承认,但上周的确没能按时交作业。

于我,不仅1880的学费退不回来了,更重要的是,啪啪打脸的感觉不太好受,想当初,我是如何的一口咬定自己肯定能退学费的?

刚开始意识到作业没交的侍候,懊恼极了,心里也有些抱怨:都怪单位临时派那么多活儿,天天加班到半夜,害我损失银子不说,还丢面子。可过去的一周,仔细一琢磨,不能全怪单位的。我自己的拖延才是最重要的原因,前几天总觉得还有时间,总要拖延到最后,这不,赶上最后有点儿意外就耽搁了。

所以呀,这学费,该交!

至于心不心疼,都得自己受着了。谁让自个不长记性?

从另一个角度,即便学费退不回来,也没什么可委屈的。老师辛辛苦苦教一年,难道不该收点儿学费?既然如此,还冤什么?

踏踏实实上好每一节课,认认真真画好每一幅画,让这学费花的实实在在,才行。

以后,每周日上午画画吧!趁热打铁,省得磨叽。

D69:2017.4.26周三

去杨莹姐姐家参加宽哥的生日,顺便重温了下在幼儿园带班的时光,12.3个孩子,混龄,大的看起来有6岁,小的呢,3岁的样子,叽叽喳喳、热热闹闹、稀里哗啦、鸡飞狗跳。

第一次尝试给这么小的孩子做一人一故事的演出,蛮辛苦的。她们还不太有对话和分享一个故事的意识,思路经常跳来跳去,很难连接成段,也很难找到深挖下去的点。提问呢,往往会变成面向群体的提问,我不确定这个部分是孩子的缘故,还是我的原因,总觉得无处下嘴。

跟她们一通白活下来,嗓子有点干痒,要冒火了的感觉。太久不带活动了,各方面都需要慢慢恢复。等着吧!

D67:2017.4.24 周一

“如果你计划做一件事情,请在72小时内完成它,否则你基本不会再去做它了”

今天看到这一句,说的还蛮准的。

定计划~·~··拖沓~~~~~忘记~~~~~想起,重新定计划~~~~~拖沓~~~~~放弃~~~~

好像这阵子有很多事情都是以这个模式在发展,当然也有一些是不能放弃的,比如工作,于是拖到无法再拖的时候,就开始逼迫自己。

挺想跳出这个怪圈的。

比如今天,本想收拾我和七爷的夏衣、整理九儿的衣服寄出去给朋友、写五一的活动手册,但事实上,完成的只是第一件事的一半,这效率也是没谁了。

看起来明后天又是忙死的节奏,哎!

D62:2017.4.19周三

这阵子特别忙乱,本想用正在写的公告打卡了事,可心里堵着一些东西,不说不快。

还是关于工作。

不知不觉,产后恢复工作已经将近4个月了,状态依旧时好时坏,最常困扰我的问题是:“我为什么工作?为什么在这里工作?为什么做这项工作?”听起来有点像是人生三问。

自从结了婚生了娃,努力奋斗的紧迫感陡然下降,以往支撑自己的“恐惧”好像也已经淡了很多,工作的动力自然也就不强了,更别提各种忙、各种顾不上,以及少的可怜的薪酬。

但最根本的原因,是失去了对这个组织、对这个团体的信任。时常跳出来的抱怨和委屈抵消了我所有的热情,既不好意思在对方危难时离开,也无法说服自己再像以前一样全身心的投入,于是,工作与我,就只剩下了“尽人事、听天命”的义务。

上次例会时我说:“对现在的工作状态不满意”,但这种不满意又无法对人言,憋在心里实在苦闷。有时候,我也跟自己说:先别胡思乱想,把能做的事情先做好!”但一个人人若是能那么精准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和情感,固然难得,可也就失去了为人的乐趣。我深知自己是决计做不到的。

于是,只好继续苦闷,直到……跳出来。

D60:2017.4.17周一

接到老妈电话的时候,我正和九儿窝在床上,她趴着,嘴里喃喃的叫着“妈,妈,妈妈……”

飞快的收拾好了书包,但最终还是决定不带九儿去了,医院里空气不好,而且也不知道情况如何,还是把她留在家里稳妥一些。

七爷今天格外忙,这通电话已经打了十几分钟了,我看了三回,他好像也并没有要挂电话的意思,只好写了纸条给他看,又拿了袜子、鞋子给他穿好。等我们俩收拾好下了楼发动车子,已经是20分钟之后了。

老妈从一个多小时前开始头晕、呕吐,不知道现在情况如何。听到嫂子说“孩子睡着了,我没法陪妈去医院”时,我的肺快要炸开了。但这时候,我也顾不上跟她生气了,脑子里很乱,想到了各种可能。老妈一向病病歪歪的,我好像已经习惯了她今天这儿疼、明天那儿疼,但今天这种状况,还是吓到我了,我不敢想象,如何老妈真的有点三长两短,(写到这里卡壳了,我完全不敢写“死了”,或者“不在了”、“走了”,这太吓人了)我该怎么办?我已经没有爸爸了,如果老天要把唯一的妈妈也带走,那我该怎么办?

跟老妈之间,还有那么多的事情没做完,如果她就这么走了,我会后悔死。(现在可以顺着写出“走了”,承认自己的害怕,的确会带来更多的力量)

这些事情,一定要在老妈的有生之年做完:

1.跟老妈和解,真正的和解,可以有话好好说,放下心里执着的嫌弃和抱怨

2.带老妈去趟台湾

3.给老妈买个自己的小房子,让她安心的住着

就酱,加油!

D58:2017.4.15周六

困。

今天回燕郊给老妈过生日,四个娃又一次聚齐了。跟哥哥姐姐们在一起的九儿,整个人显得特别的兴奋,困的五迷三道的,也不肯睡觉。回来的路上,姐姐和姥姥先后睡着了,我也困的迷迷糊糊的,娃一直硬撑着,快到家的时候才终于睡着了。

这不,回家之后又接着兴奋,一直不肯睡。本来是喂奶哄睡的我,都睡了一小觉醒来了,她才刚睡着。

明天一早得早起,真想就这样睡下去,可还有些事情没做,明天的活动材料也还没整理,只好又起身来做。

还有写作和瑜伽。

已经困到了极致,却还习惯性的打开简书来写,我也挺佩服自己的。虽然明早起来一读,肯定觉得是胡言乱语。但总算有件事情是坚持去做没有放下的。

不知道自己在说啥。困~~~

D57:2017.4.14周五

胃疼。

不知道是不是吃的太快的缘故,胃里突然不太舒服,胀胀的,带着隐隐的痛。

好久没有胃疼了,今天冷不丁疼起来,还挺不习惯的。

大概5、6年前,我经常胃痛,吃的硬一些、凉一些就会疼。每次疼起来要持续大约30分钟,脸发白,身子发虚,直不起腰来。若是喝口热水,会好一些。

后来,试着用推腹的方法自我治疗,竟然慢慢好转了。到后来,居然基本不再发病了。当然,饮食上的调整和自己多注意是必要的。但推腹能有此功效,挺让我惊奇的。

不知道我们的祖先们是如何发明了中医,这真是伟大的发明。

D55:2017.4.12周三

今天说说学习。

我对学习有一种近乎偏执的热爱,总想要学这个,学那个,好像学得越多越安全,说起来还是“没用恐惧症”搞的鬼。爱学习,这当然是一件好事情,但若是过了头,就会带来不专注的混乱。尤其是今年,因为生娃之后严重的恐惧和焦虑,我给自己报了很多课:手绘(网课)、写作(网课)、优律思美工作坊、舞蹈花园工作坊(未进行)、瑜伽私教、瑜伽会员课,驾照,现在还盯上了男神的音乐工作坊。数了数,一只手已经数不过来了。然而,这些东西,并没有向往常那样给我带来安心,因为太多,我无法把每一项都学透,追着赶进度的结果就是贪多嚼不烂。看来,得踩刹车了。下半年,就用来复习和巩固上半年的新知吧!

D53:2017.4.10周一

想到在香港的工作坊,我领航一个主办方的朋友,他觉得很委屈,因为明明是参会者在他反复提醒后依然自己不注意时间错过了去营地的大巴,反过来责怪他们。他们也第一时间重新租了车辆专门接送他们并为此支付了多余的成本,但对方依旧不依不饶。当时Veranica领航,她当天也受感染很同理这位朋友,但第二天早上又专门补了一个环节,在大家面前致歉说昨天自己只照顾到了讲故事人,也因为一起筹办知道其中的辛苦,但她也告诉大家,凡事必有另外一个角度,昨天自己没照顾到另一个角度。她私下问过另外一方,提前争得了对方同意,请出来也讲了故事。
而Veronica之所以能想到,是因为头一天下课后事件的另一方去找她投诉,觉得自己好像被批判了。从一个角度看,这似乎是一个教学事故,但我却并没有因此而嫌弃老师,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老师的坦诚,以及她很快就给出了回应,并把它变成了教学点。

我自己当时的感受是:啊,是哦,关注事件的另一方,另一个角度,的确是应该要注意的。原来老师也会犯错,即便是那么有经验的老师。所以,真的没有完美的人或完美的带领者。遇事不回避,坦诚面对也没那么可怕。

D51:2017.4.8周六

今天第一次玩了共生舞,很有趣,也很疗愈。跟之前在瓷娃娃的艺术节上看见过的不太一样,大概是进程还没到那么深。但这也并不妨碍我们享受其中。

去之前一直想象着:跟一群瓷娃娃们一起跳舞,该怎样照顾他们呢?或者说,该怎样配合他们呢?但真正开始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被照顾的居然是我,以及九儿。那些肢体残障的朋友反倒比我更自由。是的,自由。他们坦然的面对这个世界,不一定优美但却舒展的舞蹈,充满了自由。尤其是翟静在轮椅上潇洒的POSE,还有那个女生努力托起的右手,与他们相比,我反倒更像是残疾人,心不自由了,不就是最大的残疾吗?

下午放弃了回家加班,临时决定去公园踏青,走了两个小时,累,但心里很愉悦。

我不想再做一只干瘪的梅子了,我想要重新润起来,汁水满溢的活着。

D50:2017.4.7周五

今天,突然有深深的沮丧涌上心头,因为灵感和创意的枯竭,因为3年来的原地踏步,因为不断被压榨的劳动力鲜少得到补充和滋养,因为无望,因为不被看见的失落,因为不断被赶超的恐惧,因为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不确定,因为被不公平的对待,因为自己的软弱,因为对自己的不满意,因为对现状的不满足,因为不断被累加的工作,因为承诺未完成的自责。

仿佛整个世界都变成了一个大大的“‘No”

正如我叫喊着的“我对整个世界都不满了!”

难道,又到了一年一度的狂躁季?

D48:2017.4.5周三

山,对于我来说,是极大的抚慰。

去神堂峪玩了一天而已,回来后我的高能量值一直持续到今天,哪怕今天又莫名的多了一项任务,也没能阻挡我的好心情。

看来,我的确有做山耗子的潜质,也再一次证实了大自然神奇的疗愈功能。

说说念力。之前九儿持续腹泻了18天,进山那天想到户外换尿布不方便,出门前我跟九儿说:小宝儿,今天我们要去爬山,换尿布不方便,所以今天你就别拉那么多回了。神奇的是,小不点儿果然只拉了一次。第二天一早,我认真的跟她说:宝宝,你已经拉肚子那么多天了,该好了,从今天开始就不再拉肚子了,好吗?结果~~~~~她上午几乎1小时一次连拉了5次,然后——从12:00开始就真的不再拉了,直到第三天(也就是昨天)上午10:00.她拉完便便后我告诉她:宝宝,正常的情况是每天便便一次,你今天的拉屎份额已经用完了,再拉要等到明天了。于是————她真的等到了今天。

神奇的念力啊。

当然,也许是连续10天的止泻药起了作用,或者是连续6天的推拿见了效,再不然就是气温回升了娃体内寒气少了。但我更相信,是念力起了作用。

D45:2017.4.2 周日

今天去山里了,生完娃后的第一次,久违的欢欣雀跃,和一点点酸疼。

一路上沐浴着明媚的春光,心情大好,即使后半段路程颠簸到婴儿车快要散架了,可熟睡的娃依旧没醒,我也破天荒的没有烦躁。

抵达沙滩时已经下午2点多了,坐在水边弹琴唱歌,看着对岸的一树山桃花,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粉粉嫩嫩了。

返程的时候娃醒着,抱着走了一半路,很沉,但心是喜悦的。沿途遇到三三两两写生的人们,画风各异,这些不同版本的山水画里藏着同一个春天。

今天刚练会的《小茉莉》被我改编成了《小萌萌》、《小双儿》、《小悦悦》,拿来调戏娃娃们好用的很呢。西瓜说:小爱阿姨有当人贩子的潜质,勾引娃娃们一勾一个准儿。这应该算是极高规格的赞赏吧?

唯一的遗憾,忘了给娃拍照了。哎,九儿人生中第一次进山欸,就这样华丽丽的错过了~~~

D44:2017.4.1周六

间隔了半个多月,今天终于按时参加了剧团排练,跟小伙伴们一起聊天、演绎,觉得整个人都通透了许多,尤其是最后两个故事,借着表演释放了心中肆虐的狂躁之气,舒服极了。

剧团的好姑娘-小C过几天要去大理了,不知道何时再回来,心里有淡淡的忧伤。每一个剧团的伙伴,于我都像家人一样,要离别总会有很多不舍。不过,假如远方有更好的未来,那就让我们承受着离别之苦吧。

一上午画了一幅画,自己挺满意的,小C说可以用来当作音乐课公告的配图,真是个好主意。

有好一阵子没有这样满足了,真是难得。

在心里跟七爷和解之后,心情也变得好了很多。原来,我是那么在意他的。

今天豆豆带我们跳了很优雅的华尔兹,还玩了太阳花,一直在脑补把九儿放在花心里的画面,有点儿着魔。

我要做一个给九儿玩。

D41:2017.3.29周三

“三黄说农历月初大家容易颓废 ”  冷不丁在内阁群里看到了这么一句,满肚子的不安和烦躁顿时冷静了下来。

在看到这句话的前一秒还在想:我今天还要继续写我的烦躁,我的颓废,我的愤怒。但这一秒,莫名的原谅了自己。

有一个声音在心底里说:你这样不对。你这样颓废不好。你这样烦躁不对。你这样纵容自己不对……那根硕大的食指戳在脑门上,恨不得戳出一个洞。

可我就是不想动,不想再当一个积极向上的好青年了,也不想再做一个温柔贤惠的好老婆了。我烦了,也累了。爱情,生活,婚姻,原来都他妈的挺扯蛋的。在这个世界上,最靠得住的还是自己。

所以,年轻人,照顾好自己的心情和身体健康,尽力给孩子最优质的陪伴,若这两件事情能做好就够了。至于其他的,有了就当是捡来的吧!

PS:跟小姨视频,心里挺难受的。尤其是看到小姨满头的白发。小姨说:妮儿,俺也想你了。泪崩……


D40:2017.3.28周二

今天在办公室晃荡了一天,开会、闲聊,心情好了些。

其实,我自己也清楚,即便再生气也是没有用的,情绪可以有,但只依靠情绪并不能解决问题。

还有一个发现,我开始纵容自己了。纵容自己颓废,纵容自己沉迷在网络小说里,纵容自己无所事事,纵容自己拖延,也纵容自己妥协。

所以,班还是要上的,卡还是要打的,不然,该怎么对抗身为人类的惰性呢?

瞧,连说好的早睡都频频破例,我现在真是慵懒成性了。这不就是我自己曾经最憎恶的“肌无力”吗?

哎,这是又要开始自我批判的节奏吗?

好像是的。

发现人心叵测真是一点错都没有。就这么一小会儿功夫,心思就转了这么多个弯。

记录这个过程,也挺有意思的。


D39:2017.3.27周一 

今天,颓废依旧。

最近不知道怎么了,暴虐的情绪始终没有办法化解,愤怒一波又一波的,还有烦躁。

昨晚几乎整夜没睡,九儿一夜之间拉了2次,尿了4次,我整夜像个木偶似得,起身检查、换尿布、洗尿布、检查、换尿布、洗尿布……这样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算到头。

我发现,自己其实没有那么强大,只是娃的一场病而已,好不容易积累起的信心又被击溃了。

好烦。

上午去瑜伽,流了满身汗,可这并没有让我觉得释放,反倒更累了。

该如何是好呢?

烦,烦,烦,烦,烦,烦,烦~~~~~


D38:2017.3.26周日 婚姻是一场妥协

“你叨叨完了?”

七爷卡着点来了这么一句,在我换气的空当。我没有回头,继续着手上的活儿。九儿又拉了,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五次了,而且她的小屁股有些过敏不能再用尿不湿了,我得把她的尿布整理出来。

“叨叨完了怎样?若是没完又怎样?”

“不怎么样,我就是问问。”虽然我没有回头,但我知道,七爷在说这话的时候也一定没有回头。他的网络游戏正玩到紧要关头。我没玩过,也不知道他在玩什么,但从噼里啪啦的键盘声中可以猜出几许。

“然后呢?”

“没什么然后呀。你们女人生完了孩子不都这样吗?”

“哼~~~”憋了很久的气从鼻孔里冲了出来,像脱了缰的野马,带着放肆的凉意。

这是我自己选的丈夫。

有些事情一旦开始便没有回头路。尤其是自己选的路,再难也要走下去的。况且我敢说,像这样的酸涩以后也一定还会有且只多不少。可那又怎样呢?这是我自己选择的丈夫。

不是没想过分开的。可分开了又能怎样?先不说对孩子的影响。难道重新遇到一个人就能事事如意了吗?不会的。

婚姻的本质,就是一场妥协。无论戏里的主角是谁,都逃不出剧情的牢笼。区别只是带着怎样的情绪来演这场戏罢了。

那么,就应该认命了吗?当然不。那不是我的风格。不改变自己,就改变对方。如果都改变不了,那就改变距离和位置。


D37:2017.3.25周六

今天单位举办产品说明会,邀请了一些合作平台和有可能成为定制客户的机构,其中有我以前在幼儿园的老同事。老同事见面,当然各种聊。说说当年,说说现在,不亦乐乎。原本还约了其他几位同事,她们大都是各个幼儿园的园长、教学主任啥的,但事不凑巧只来了一个。说不上是懊恼,还是庆幸,其实我挺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她们的。我这个人在朋友相处上一向极不主动,旧同事之间基本不联络,最初是意识不到朋友间还需要联络,或者说不认为除了同事之外我和他们之间还有私人朋友关系,尽管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也相处的还不错,但那都是基于工作的缘故,真正私底下的相处少之又少。后来开始逐渐意识到那些曾经出现在我生命中的人类们时,又相隔已远,再没了联系的契机和勇气。现在,因着工作的缘故,小心翼翼的试着邀请她们来,得到的回应蛮鼓舞我的,对话聊天一如从前般。

当年的我一定无法想象,如今我会做这样的事,会主动跟人联络感情,这大概就是成长吧!

或许,真的可以约一次老友聚会了。

为什么不呢?

D36:2017.3.24周五

九儿生病这件事,对我影响蛮大的。先是做为母亲本能的担忧和心疼,再是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的无力感,三是关心则乱的焦躁。尤其是第二种,深深的打击到了我。

一开始我的战斗值还挺高的。九儿发烧38.6度的时候,坚持不给退烧药,说服了爷爷奶奶用物理的方式退了烧,还挺有成就感的。之后娃也的确没有再发烧了,精神状态一直都很好。但拉稀的状况始终不见好转,贴了脐贴、吃了益生菌、做了小儿推拿、用炒热的盐敷肚子、贴姜末排寒、煮热鸡蛋敷肚子、煮焦米水喝、煮苹果水喝……这些大大小小的正方偏方都用了,就是不见好,于是整个人就颓废掉了。屋子乱糟糟,懒得收拾。攒了三份工作,不想去做。答应要备的课,一直没备。拖了很久的写作课作业,写不出来。连每天给娃按摩都停了好几天了。脑子里又开始冒出辞职的念头。这可真是,一波又一波的肌无力来袭,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不喜欢这种状态。

手工和绘画是很好的调剂。缝了半个抱枕,觉得心情好多了。

也许,我如果静下心来,把其中一种方法坚持多做几遍,就会开始有效果了。

还有,放松,呼吸~~~


D35:2017.3.23 周四 

这几天浑浑噩噩的,脑子里乱糟糟的,有很多事情想做,但最后并没有真的去做什么。

又开始对自己不满了,因为拖沓,因为颓废。

人生真像是一个钟摆,总是来来回回的在两个极端中间徘徊。

还好有每天打卡的运动和写作任务,尽管有时候会觉得有负担,但也正是因为这负担,才让这两件事情可以一直坚持做下来。有时候逼迫自己一下也挺好的,不然就会像一滩淤泥,越待越疲软了。

今天看了中医,再开始好好调理一下身体。运动也调整到早晨来做,这样好过半夜为了打卡而运动,反倒损伤身体。

不想再列计划了。原本计划内的事情都还没做完呢。但我为什么总是把很多事情拉到自己头上来呢?

所以,人是不是应该学会说“不”?当然,要学会对自己的惯性说不,也对别人的惯性说不。这有点困难,但总归是要做的。

开始期待5月份的周年演出了。“我不!”


D32:2017.3.20 周一  碎碎念

头好疼。

连续一个礼拜没好好睡觉了,眼圈黑了一圈。好不容易娃睡了,我却舍不得睡。有那么多想做的事情,时间不够用,这可怎么办才好?

运动坚持了15天了,很多次想要放弃,咬咬牙还是做完了,哪怕每天10分钟,也要做完它。

好像,我又把自己的时间填满了。不想承认,但每周两节的写作课,赶上进度真心是困难啊。每一课背后,都应该有一个庞大的阅读系统来支持才能做的好。在这个部分,我的积累是不足够的。

想要慢下来了。

绘画还是挺让人舒服的,而且这事儿容易上瘾,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今天画了5幅,觉得笔用着有点准头了。如果有时间,之前的每一课也再多一些练习吧。

算了,还是早点睡吧。

说好的早睡早起,现在开始吧!


最近在上一个写作工作坊,蛮受刺激的。一是从来没有老师像这样细细的拆解过写作这回事,也没人确定的告知过写作里原来有这么多门道。我一直蛮喜欢写东西的,打小作文也经常被老师当作范文,可心底里,我对自己写出来的东西是不满意的,总觉得缺少了灵气和文采。写出来的文章大多数时候也如我这个人的个性似的,略显拖沓和冗长。也正因个性如此,本就不太有信心,又一直没找到行之有效的方法来改变,所以提升写作这事就成了心中的一个遗憾。听说有这个培训,又可以在网上听课,加上是我爱的豆豆童鞋推荐,没犹豫就报了名。现在已经三节课了,受刺激主要是意识到自己原来的阅读如此的不精细,征引资源库匮乏的可怜,老师举的例子大多没听过,原来稍带轻视的心不由的重视起来。书到用时方恨少,真是一点错都没有。看来,又是要剁手的节奏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穿上妈妈给我买的新衣服,心情美美哒。 早上和舍友去食堂吃了好吃的早饭,然后跟琳姐爬楼梯上楼。喘呀! 上午交材料...
    行走的大海酱阅读 47评论 0 0
  • 谱一曲殇情乐, 写一段离别词。 轻叹流年似幻, 眨眼鬓露银华。
    断线的风筝_阅读 67评论 0 0
  • 长轮询是对轮询的改进版,客户端发送HTTP给服务器之后,有没有新消息,如果没有新消息,就一直等待。当有新消息的时候...
    可爱的活火山阅读 55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