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手记]如何对待那些成年的“孩子”?

最近参加的几次团体督导,有我报的个案,也有其他同行报的,有几个类似的涉及到已成年但未与父母分化,以及来访者原生家庭反应模式在现实人际关系和咨访关系中的投射,还有面对此类来访者咨询师可能有的投射性认同或者说互补性反移情。

在这些讨论中,我和另外一位咨询师会称来访者为“这个孩子”,招到了其他咨询师的质疑,为什么明明一个成年了的来访者,你要称TA为“孩子”?是不是你在潜意识里认同了其父母,要控制这个孩子?

我个人觉得我们可以去觉察是不是有这部分反移情,以及程度如何,但是也会觉得有些被过度单一地解读了。通常我们会急于去帮这样纠缠很深的个案做亲子分化,但是是不是应该接纳和抱持来访者可能需要的一个退行过程,承认和尊重家庭系统的序位和动力,在这样的态度上去看向、接近这个心理年龄就是还未到达成年的“孩子”,看向这个分化时机还未到的家庭,通过关系和过程去修复和疗愈,是真正具有建设性的呢?当然,准备好最终的分离也是必要的,这个过程对于不同的个体是不同的。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