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远也不近的2050 - 写在我迈向50岁大门的日子(1)

2018年5月25至27日·杭州云栖·首届2050大会

2018年的2050大会已经过去一些日子了。过了多少日子,这不要紧,因为这个数字每天都在变。重要的是,我心里有很多感动,这些感动都是真实的存在过的。

虽然每天发生的新鲜事情在不断入侵我的大脑,试图把我心中的这些感动推到记忆的深处,甚至推到某个积尘的角落,但我不希望它随着日子的推移而从我的记忆中消失。我希望这些感动能化作一些能量和想法,起码能鼓励我在走向2050的路上继续做点什么。

关于2050大会,王坚博士说了很多,其中一句大意是,这是一个50多岁的人为20多岁的人办的大会。

现在我刚好站到了人生50岁的大门口,慌慌张张向里望。本来前路模糊,不确定余生是否还能遇到一些惊喜,奉献一些激情。经博士这一句点拨,心中豁然开朗,一眼望去,远方不再只是日落西山的黄昏,这一路多了许多年青人陪伴。于他们,走向2050,迎面是初升的太阳。初升太阳之光从他们身上反射以我,赐我以朝阳之心,愿陪他们经历一些坎坷,看无限风光。

也许人类可以不孤单。虽然这是一个太大的话题,而我只是刚看到一线亮光,但不管怎样,50岁的我是可以帮20岁的青年人的,我可以送他们、一如送我自己的儿女一程,希望一直到2050年或更加久远。

如此,零零碎碎分集写下这些文字,自勉。

希望每年都能相聚于2050。

1.

特赞联合创始人晓茜邀我去杭州云栖小镇参加2050大会做志愿者,还邀我在5月25号晚上那场以女性和科技为主题的开幕式上做嘉宾。我一口答应。我的目的很简单:我就想去学习。

我觉得我一直需要学习。小时候学习多少是迫不得已为了上大学;成年后学习是为了更好地适应工作,因为工作后我发现大学学到的东西不够用,又不希望成为同事们的笑柄,所以非常留心在工作中学习;现在我觉得自己更需要学习,尤其是在工作以外的学习,因为世界在以加速度发生巨变,我不想一下子被年轻人甩得太远,也不想过早被淘汰。

我想,一旦哪天我不想学习了,停止了对世界和新的事物产生好奇,那么,对这个社会而言,我就将慢慢变成一个古董,但是却没有考古价值,因为年代太近,也不稀罕。而且,和古董不同的是,我还活着,虽已经不能对日益发展中的社会产生任何有意义的价值,却依然需要继续消耗社会宝贵的资源。还有一个更大的危害,我一旦停止学习而止步不前,很有可能我会因为自身的不安和恐惧而千方百计阻止身边的人的发展和前进。

当然,我的这些想法估计晓茜是不知道的。说实话,晓茜邀我去参加2050大会,很有点青年人的冒险精神。2050大会是一个向全球青年人开放的以科技来相聚的盛会,它的4个贯穿始终的关键词是:年青·科技·团聚·志愿。而我已经正在大步迈向50岁的门槛,不管我平时如何保持一颗年轻的心,用谁的定义也算不上青年人了;而且我在传统制造行业工作,准确地说,是和化工相关的制造行业,虽然我就业的荷兰皇家帝斯曼一直走在传统行业创新的前列,2017年还被《财富》评为全球改变世界50名企业的第2名,但不管怎么说,内心深处我觉得本人离最前沿的科技少说也差了十万八千里。

我抱着去学习的心态答应了晓茜后,心里开始忐忑不安,因为晓茜说开幕式上会有两千人到场,我很怕自己在那些很厉害的青年或资深大佬们面前怯场,让晓茜和大家都失望。我为什么怕自己怯场,下面也会提到,就是我的某种综合症:虽然有时觉得自己还不错,但多半时候觉得自己是个笨鸟,却没有先飞。基本上做什么事情都是后飞的。

其实就拿晓茜本人来说,很明显她就是那种高颜值,高才华,已经上了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全球杰出青年名单,却还特别低调并且依然在不懈地提升自己的女孩。为了这场2050开幕式的成功,估计她事先约见了所有嘉宾,其中包括拜耳中国总裁Celina Chew女士,荷兰上海领事馆副领事Jalink女士,阿里巴巴第五十二号员工、现在负责国际事务的集团副总Brian Wong先生,Science Gallary International (国际科学画廊) CEO Bandelli先生,Blockshine CEO Laila Dong女士,等等。当然,那时我只想着希望自己在这个开幕式上尽量发挥好一点,还没去想后面两天安排的日程里我有机会见到无数以志愿者身份出场的各类大神大咖,更没去遐想这场盛会以及整个2050的创意将给我自己、给这个社会的未来带来的影响。

晓茜约我见面时把整个晚上的流程都过了一遍,又特意安排我事先再和将与我一起上台的搭档-特赞CEO范凌博士聊聊。

我上网看了一些关于范博士的介绍。范博士去年被评为世界经济论坛的全球青年领袖,是普林斯顿硕士、哈佛博士,在中央美院和伯克利大学当过七年老师,又和同济大学一起成立了设计与人工智能实验室,他创立的特赞公司是现在中国乃至亚洲发展最快的融合设计和科技创新于一体的服务平台。

我刚写过我可能患有某种综合症,估计和自己童年时代的背景有关。小时候被父母溺爱和忽悠,觉得自己很牛,没什么做不了的事情。成长的过程中发现自己懂的和会做的事情少得可怜。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先对自己进行了彻底否认,后来再重新接受自己,到后来用阿Q精神继续给自己疗伤,现在觉得自己这样也还不错,其实这是一个历练的过程。到现在我的综合症具体表现在:一方面我觉得我还是挺牛的,尤其是晚上躺床上睁眼做梦时还拥有无限能量和想法;而另一方面,我内心深处对那些能做我自己做不了的事情的人、或者拥有某种我自己无法拥有的气质的人,都特别崇拜和喜欢。然后我就会想,既然都这样了,我有幸看着这些人全力追梦、尽情绽放,我就当绿叶也不错,我还能帮这些人做点什么呢?写到这里再读觉得当绿叶也有点牵强,毕竟年龄摆在这儿,但就算用心良苦吧。

其实见到晓茜和范老师时,我就是这么想的。

范老师是一位在艺术和科技之间重新定义很多东西的开拓者之一。这些东西,因为我不懂,当然也叫不上名来。同时范老师也是一位非常有情怀的创业者。其实这么有情怀,这么心甘情愿地让自己“深度中毒”,全力以赴去画一个我们都看不见摸不着的未来的饼,我从来没有见过。

创业公司的老板们是非常忙的,何况他把他公司的主力人员都奉献出去做2050大会筹备工作,不但如此,还添加了三个人头来做这件事情,最后冲刺阶段可以说是不分昼夜地忙。尽管如此,范老师在他的办公室里花了一个多小时从头至尾、满怀热情地和我讲述了他和王坚博士的相遇,他对王博士的极其崇拜,以及到最后他如何响应了王坚博士的呼吁而在2050的愿景里深度中毒,不能自拔。


5月25日晚,和范老师同台:作为父母,我们希望女儿成为怎样的人


今年3月29日和晓茜(我的左1)、Rhea(左2)、Lyn(右1)一起在上海国际广告节讨论“她领导力”


(第一稿)

2018年6月2号-4号,零碎写于莫干山和天津机场

点击进入第二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生活中,成人会打着"爱孩子"的旗帜不自觉地给孩子留下创伤。比如被遗弃感。有的年轻父母生了孩子,工作忙,没经验,把孩...
    橹橹桦阅读 221评论 0 3
  • 前段时间看过一本曹文教授的《英语阅读是金》,满满的收获,也写了读书笔记和大家分享了。那时就暗暗下决心要把曹文教授的...
    SUNNY看世界阅读 937评论 4 11
  • 12306为什么会有僵尸票? 为什么大部分地铁进去时有扶梯,出地铁只有普通楼梯而无扶梯? 集体宿舍走廊里最好有双孔...
    葳蕤一尘阅读 9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