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骨相思知不知

“再帮我办一件事,以后你就自由了。”白衣男子对着窗子说

“好”一道清灵的声音由漆黑的夜晚传来,并不见人影

一道白光划过黑夜,“立刻去办吧,回来就是自由身了。”说完白衣男子便走出房间,夜恢复平静

初秋的江南还是一片夏天的景色,烟雨蒙蒙为这初秋增添了一丝丝的凉意。热闹的街市走来一位穿着劲装的女子,面色清冷,走进此城最大的酒馆。

酒馆不止可以打尖住店,还有唱曲的人。刚才的姑娘叫了一些吃食,听着小曲,心思却早已走远。

此女是本国最出名的杀手集团培养出来的顶级杀手——玲珑,专为皇家办事。

只是玲珑做杀手这么多年,慢慢的开始厌恶了,曾经想过退出杀手集团,可以退出的一般是死人,因为知道太多的事情。有些人是不想离开,没有了集团的保护哪些仇家肯定能撕碎顶尖的杀手。

当然退出也可以,一种选择是自断手臂,不再用杀手集团学到的东西谋生,一种是主子同意。

此次主子已然许诺,玲珑自然是求之不得,必定好好把握此次机会,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这也使得玲珑背负上前所未有的压力和一丝丝的不安。

任务不难,只是带个东西到江南交给一个人,这样的任务本不该是她这样级别的杀手来执行,但是主子的命令便是让她去死也不能皱眉的。

话说来汇合的人应该也来这里了,说好的日期和地点。

“姑娘,可否借个座?”由于出神有人靠近她竟没有察觉,不是来人高深莫测便是自己太大意。

玲珑心中诧异,自己从未出现过这样的事情,面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一点头,然后交过小二,开个房间,并要求把饭菜送到房间,便径自离开。

她的不安越来越强烈,只有远离人群,远离封闭的空间才能有些许的安全感。

心中不安的想起远在京城的主子,此次送信未果,主子那边现在怎么样了也没有音讯。

玲珑突然意识到自己对主子的担心还有些许的其他情愫,这是杀手最忌讳的事情。难怪主子说放她自由身的时候自己有些许的失落,并未有愿望达成的欣喜,原以为是自己的性子冷,原来不是……

玲珑不敢走远怕汇合的人会来,又慢慢的走回酒馆。突然听到有人小声的说京城大乱,而她主子的人马……全军覆没

自出道以来第一次慌张,第一次打开主子要送的东西……一封信,竟是给自己的信,落款正式主子的名字。

信中说主子知道这次在劫难逃,便让她一人出来,知道她听到京城的消息会打开信,告诉她远离京城,忘掉杀手的身份好好生活,最后还告诉她,玲珑骰子安红豆,爱江山更爱美人……

玲珑看着信,第一次眼泪汹涌而出,不顾一切的施展毕生所学,以最快速度赶回京城,但还是晚了,她看到了满城的鲜血,却找不到那个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