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桃树

(前言:有关“太太”一词,既定之词为“太祖母”,因本地方言为“太太”,又因着方便之益,故文中以此代之)

                               

      荒废的老庭院里孤伶伶地长着一棵核桃树,直到现在,仿佛一切还没有变……

      我太太生前为我种过棵核桃树,人们都说这核桃树结实晚,但太太种的这棵也实在太晚了,晚的让人欲哭无泪,却又不给人一丝安慰——太太临死前的那棵核桃树,依然在院里孤伶伶地长着,没开花、没结果。

      太太,和一棵平凡的核桃树,在我的记忆里磨下了深痕,再也抹不平,好像太太和那棵平凡的核桃树是分不开的。

      我在记忆里翻找碎片,拾起尘封过往。依稀记得,那天太太弯着腰,慢喘喘地吁着声,捧着一拘拘土,将蕴藏着希望与美好的核桃树种子,小心翼翼地埋进土里,盖完土起身,拍打了几下长襟上的尘土,一脸轻松的样子,对我说:“我给你种了核桃树,好好管着,以后有核桃吃呦!”我冲她吐了吐舌头,说“太太,您也真不嫌费劲,我可等不到这核桃树结果。”

      那一年,如鹅毛般的大雪铺天盖地地下了几乎整个冬天,村庄一片皑皑雪海,村子里一位光棍老汉恁是没捱过那个冬天,在雪天里冻死了,寒冷的日子让人忧郁,而太太却能怡然自得,在漫天飞舞的日子里总是悠然地望向窗外,深思良久,别过头对着我说:“瑞雪兆丰年哩,孙儿,你信不信,来年肯定有好兆头,老天爷抬举人。”我抬头看了一眼雪景,没有回答她的话。

        等到冰雪消融的来年春,草长莺飞,春意暖融,在一个晴朗的早晨,太太跟我说核桃树发芽了,“是呀,终于发芽了。”她很讶喜,不过我觉得这再稀疏平常不过了,就算没发芽,也不过如此罢了。这种琐事我向来不大上心,欣悦的是,春到来了。

        “好雨知识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杜甫的这几句诗写的多好啊!春天落下的小雨总是伴着奇妙的事发生:雨后泥土的芬芳、莺鸟的啼鸣、虫儿的低吟、被雨淋湿了的天空…… 

        而核桃树的幼苗正是在春雨滋润下茁壮成长起来的。幼苗发于土壤之中,春雨绵柔浸润无声。

        从前的日色仿佛变得很慢,一切都随岁月悠悠,核桃树,也随时光慢悠悠的走,我一天跑过去看一次,树好像总是没有因着我的热情而多长半分,我虽殷切,却不似太太心里存了很大的期望。

        虽则它生长缓慢,几载春秋,到底还是长的高大了些……

        有次农忙时节,正值暑夏,天气酷热难当,我也整天跟着父亲下地去干活,早出晚归,我不能抱怨,但确实辛苦,有天正午下地回来,刚到家里,前脚刚踏进大门,太太就拄着拐杖一偏一倚地挪过来,对我说:“孙儿,你吃过饭了午后再给核桃树浇些水,日头红的很,我没气力,打不来水,若是不管的话,树会干死的。”

        我光着膀子,留着油汗,没心思听她在我面前嘟嘟囔囔,于是我没好气地对她说:“我没功夫我没空,您也挑不动水,算了算了,干死算了,我也没指望她有用,您真是半截子入土瞎折腾,您不嫌烦我还嫌烦。”太太立刻不语,好一会儿目光望着前方同一个地方不移动,一个劲儿在那儿神伤良久,我一回头,心猛地缩了起来,但我知道已无法补救,我没可说的话了,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您先回屋吧……”

      秋风起,山际一片萧黄,肆起的风儿又吹着大雁归去。秋天里,无甚悲,也无甚喜,也是农忙——农忙也很快过去了。

        萧瑟的九月天在阵阵秋风中凋残殆尽,寒风肆虐高原大地,又一个冬天已然来临,那年一场初雪过后的清晨,气温很低,我还缩在被窝里,太太突然喊我话。

“快起来,落雪了,咱要把那核桃树给想法子包住,这样好过冬,不然老这样下去,初春肯定冻死了。”

“那好吧。”

      我们赶忙给核桃树围了一个大圆筒,把整个树干用麸覆盖了,保温层倒是做的很厚实,这下它就能温暖地度过这个冬天。

      我想,世间万物总该有个庇护,正如心灵也终会有归属。这样一来,虽风雨挫折不是我们能掌控的,但我们都能为自己安身立命。

        如今太太已离我而去而核桃树——它孤伶伶地立在那里,一声不语,但它如太太一样,度了我的时光,陪伴我一年四季。想起核桃树就想起了太太,哀愁与婉伤、悲戚与孤寂……难以拂去,这一切都将随风飘远,落在岁月深处的尘埃里……

        今天清晨,起身推开门一看,核桃树又纯白了几分,恍恍惚惚间,惊觉太太已经走了,永远地离我而去了,西风正为过往寒啸着,我的世界落雪了……

               

                                                                        ——2020.12.23.深夜


后记:谨以此文追念挚爱的太祖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自打结婚后,远离故乡,在被窝里辗转反侧时,常常挥之不去的就是老屋的核桃树。 如今的老屋,仅有两间偏房。自从父母搬去...
    西_d962阅读 27评论 0 1
  • 五月十四夏至,热气像攒着劲儿咕咕的水,到了某个点儿,却反而消停了,就有了这难得的一晚。窗外还是有蝉鸣的,哪怕子时以...
    白兰姑娘阅读 91评论 0 0
  • 两棵核桃树 我家院子里,有两棵果实累累的核桃树。每次看到这两棵核桃树,我都...
    妞妞也疯狂阅读 154评论 0 5
  • 文/叶枫 老家门前有棵核桃树,从我记事起它就在门前,直到现在也还在,然而我却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在的。 搬家好几年了,...
    叶_枫阅读 59评论 0 1
  • 今天中午因为临时有点事,就去了广场旁边。在经过那一段斜斜的上坡时,无意中竟然见到路旁长的一棵核桃树。瞬间,记忆被拉...
    悠然belive阅读 2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