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思&散文征文】一世情爱化为水

图片发自简书App
水泽万物,情润人生,柔情似水,物我绵延。

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绛珠仙草一株,得神瑛侍者甘露之惠,始能久延岁月,修成正果。遂随其下世历劫,以一生所有眼泪偿之,酬报其灌溉之德。

生为草芥,命薄如斯。徒长仙境有仙名,仙资卓绝,仙品天成,兰心蕙质,望而脱俗。

不知是,灵河水势滔滔,竟奔流不肯稍洄,一岸之隔,涓滴皆无所注。亦不知是,世外仙姝非甘露不饮,宁忍受饥渴,苦耐焦灼,不愿通身洁净沾染点滴尘世污浊。

本就“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不堪摧折,而今更是花容惨淡,委顿失色。如若我命当绝,但求“质本洁来还洁去”,何惧“一抔净土掩风流”!

或许只是不经意的一眼顾盼,一闪念的一缕怜惜,行走之间的犹疑,举手之间的施与。清洌的甘露,润泽了枯槁的身心,复活了沉寂的性灵,终于脱却草胎木质,修成人形女体。然而,离恨天高,灌愁海深,优游散荡,消不尽眼底眉梢心头念中郁结的缠绵不尽之意。

无论你是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无材无能自怨自艾的粗蠢顽石,还是幻化历劫鲜明莹洁的通灵宝玉,或是赤瑕宫位列仙班济难救苦的神瑛侍者,一眼一生,就此情根深种,情债高筑。

三生石上,镌刻着你我纠缠的名字;灵河水岸,见证着你我不竭的情缘。

——借问江潮与海水,何似君情与妾心?(白居易《浪淘沙》)

图片发自简书App
潮涨潮落,缘深缘浅,真情似水,涤荡浮华。

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芙蓉绮罗帐,醉魂酥骨香。镇日泪空垂,思来亦无味。窗前千竿竹,湘江旧渍微。

大观园乃女儿国,群艳聚首,花团锦簇,粉淡脂浓,珠围翠绕。红香绿玉,香奁绣阁,安富尊荣,闲情万种。读书写字,弹琴下棋,作画吟诗,以至描鸾刺凤,斗草簪花,低吟悄唱,拆字猜枚,无所不至。

宝玉通灵,系诸艳之冠,心无半点芥蒂,天生一段痴情。喜宝钗之婉嫕,爱黛玉之灵窍,乐湘云之憨直,叹妙玉之绝俗。这厢贤袭人、慧紫鹃、俏晴雯软语温存,那厢金鸳鸯、黄莺儿、白玉钏笑语解颐。

莺莺燕燕,爱博而心劳;金锁麒麟,物小而意深。说什么玉需金来配,说什么阴与阳相合,机关算尽,不及一颗相知相惜的真心。知音难觅,知己难求,宇宙洪荒,适逢其会。

人皆谓我矫情不懂变通,卿独念我孤高一身傲骨。人皆谓卿顽劣不通世务,我独晓卿澹宁一派天真。

无数次假意试探,无数次真情流露,你证我证,心证意证,无可云证,是立足境。无关乎宜室宜家,无关乎貌美如花,无关乎才情高蹈,无关乎身份显赫,只要是你,便一切都好。

——说什么金玉良缘,我只念木石前盟。(曹雪芹《红楼梦》)

图片发自简书App
郎心如磐,不可稍转,无情似水,倾覆难收。

三宝誓言犹在耳,尘缘恋情已烟消。颦卿绝粒,焚诗稿断私情,泪尽身亡,绛珠仙子魂归离恨;宝卿含悲,送夫君赴科考,遁入空门,山中高士独守空闺。

大观园即太虚幻境,一片理想中的净土,一处仿佛遗世独立的桃花源。人世间,彩云易散琉璃脆,好物从来不坚牢。恩怨情仇、分离聚合之数,皆自宿业因果之报;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难逃“盛筵必散”之理。

颓运方至,变故日渐。先有可卿自经,秦钟夭逝;继以金钏投井,三姐自戕,二姐吞金,司棋殉情,晴雯病殁,香菱受屈。加以魇魔惊怖,抄检羞辱,悲凉之气,遍被华庭,满目萧疏,人去楼空。“蓼花菱叶不胜愁,重露繁霜压纤梗。”

“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禅心已作沾泥絮,莫向春风舞鹧鸪。”美好的誓言安抚了纷乱猜疑的心绪,原以为只要彼此感情足够坚定,终能得偿所愿。不料,瞒消息,设奇谋,偷梁换柱,李代桃僵,生生断送了卿卿性命。果真是“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一语成谶。

“宝玉”声声摧肝肠,香魂一缕入梦遥!

真与假,向来无从判定,“假作真时真亦假”;有与无,瞬时即可逆转,“无为有处有还无”。好与坏,由心不由人。不是你够不够好,纵使千好万好,却非我心头之好。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元稹《离思五首·其四》)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相濡以沫,相忘江湖,痴情似水,仙佛同归。

我许你,举案齐眉,夫妻和顺;我许你,封妻荫子,光耀门楣。奈何我,一念不生,万缘俱寂;奈何我,既从来处来,当往去处去。大造本无方,云何是应住。

应劫历世,尘缘已满。仙草归真,通灵复原。情天孽海,到头一梦。

春梦随云散,飞花逐水流;寄言众儿女,何必觅闲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