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其实我羡慕过

其实我羡慕过,

在车站排队取票拿出学生证的时候;

在朋友说她住的是上床下桌的时候;

在老同学说举行汇演都是大会议室、阶梯教室的时候;

在师姐说共享单车学校随处可见的时候;

在家人说他广州大学城十大高校食堂吃腻的时候;

在很多很多时候.......

即便,很多时候我都是被称自信的那一个。


两年前,广州华师校友罗,曾想带我一起回母校参加华师85周年庆,还打趣我

“有没有空啊,叔叔带你回母校参加周年庆”。

我在手机这边兴奋了好久,奈何学校远离广州,经费又不足,只能遗憾拒绝。

2年过去了,我自己却一步也不敢踏进华师,说不出为什么,可能就是怕难过吧。

我怕我会羡慕那里的每一个人,然后再陷入无限的自责当中。

因为我本来可以不那么差。


过去的两年里,在一次次兼职中,我圆了我  小时候的教师梦。

看到他们一个个成绩的提高、家长们对我的一句句谢谢,我才恍惚间发现,好像我也没那么差。

前两天一个学生家长在票圈里发了一段视频,是彦彤(我学生)在一辆车前给武汉加油的。

我下意识点了个赞,不曾想,下一分钟家长就在该动态的下面@了我:

“安姐姐,彦彤每次路过师范学院的门口都想进去找你呢......"

看到信息的那一秒,眼泪差点下来了。

我觉得我不是个特别能藏得住心事的人,至少眼睛不能。

有点心疼,有点想马上回她,下次路过就给我打电话,姐姐带彦彤去吃好吃的。

但我没有,犹豫了一天,我还是客套地回了句:彦彤在家要注意防疫,加油预习课业哈。

我不是师范学院的,我只是这所本科师范学院的专科分校的。

为了兼职需要,我说了谎......


暑假在狮子湖会展中心兼职的时候,机缘巧合和无锡交易所的客户经理成了朋友。

他比我大两届,当他递给我他的名片、告诉我有需要帮忙都可以找他的时候,我却想着我何德何能。

昨天网课结束,他说他到我学校附近了,自驾。

我盯着手机屏幕呆了很久,还是说了对不起,我在家。

太宰治的《人间失格》里,胆小鬼连幸福都会害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有时还被幸福所伤。

或许我亦如此吧。

在未达到自己心里的那条线之前,一切都显得那么不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