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有翅膀 孩子有书 ——亲子阅读的陪伴与成长


《人类简史》中说道人类演化了几万年,历经了农业革命、科学革命,步入了人工智能时代,但其实我们的心还是远古时代的那颗心,我们的胃还是农耕时代的那个胃。

如果将儿童睡前故事的渊源往前推,推到远古时代,一天的劳作之后,无论男女老少,一起坐在火堆旁聊天闲聊——关于林中潜藏的怪物,如何躲避他们,关于天真与诱惑,关于邪恶与同情……火光那么明亮、美丽,四周却是闪动的阴影。这种“黑暗中的光”的强烈对比,美与恐惧的碰撞,以及由此所造成的读者情绪与认知上的强烈震动,正是对童话之魔力的最好诠释(美国哈弗大学教授玛利亚、塔塔尔)。

在我们这一代父母心目中,绘本对幼儿的重要性已然成为共识。那绘本的好处到底是什么呢?拓展视野?增加词汇量?消磨时间?培养专注力?日本绘本阅读最重要的推广者松居直是在《幸福的种子》中是这么说的:图画书对幼儿没有任何的“用途”,不是拿来学习东西的,而是用来感受快乐的。绘本书应该是大人读给孩子听的。


虽然图画书的文字都经过精心挑选与整理,字字饱含艺术家们丰富的情感与理性认识,但是如果没有心灵的相通,图画书不过是普通的东西。是父亲和母亲的声音让图画书发挥了作用,父母亲用自己的口,将这些文字一句一句地读给孩子听,就像一粒一粒地播下语言的种子。当一粒种子在孩子的心中扎根时,亲子之间就建立其无法切断的亲密关系。

把孩子抱在膝盖上,大人和孩子有肌肤的接触,有语言的交流,有心灵的沟通,幼儿全身,甚至全心,都能感觉到牢牢拥抱自己的“那个人”。松居直说:这种感觉就是“幸福”。在幼儿时期反复体验过这种感觉的人,长大之后才能真正感受到幸福的滋味。

早点自主阅读难道不好吗?

松居直在《幸福的种子》里提到过早认字的危害:1、五六岁的孩子自己看图画书,大都是盯着文字一个一个的念,也就是说他们不是在看书,而是在读字。在这种状况下,他们不太可能了解书中的故事,更别说乐在其中。如果孩子不能快乐的享受,图画书的内容就不会留在他们的记忆中,也就无法带给孩子精神上的成长。2、即使孩子能够理解故事的内容,但是目光习惯随着文字走,根本无暇去注意图画里画了什么,图画的细节与整体有何关联、前一副图画与下一副指间如何串联、画与画之间的串联如何铺陈出故事的情节。

丰富的想象力并非天赋,而是经由直接或间接的体验得来,体验愈多,想象力愈丰富。好的品质精良,具有艺术价值,对小孩想象力和色彩敏感度的培养大有裨益。大可不必为了芝麻,丢了西瓜。

书海浩浩,令人迷眼。为了能正确挑到适合孩子的书,在麦乐之家林老师的带领下,我看了《好绘本如何好》《经典绘本的欣赏与讲读》《世界图画书阅读与经典》等相关书籍。

然并卵。好的绘本里的门道真的很多,非我等才疏学浅之人能把控,我就给自己定了几个原则:1、尽量选择经典绘本2、以孩子感受为主,每个小孩都有自己的喜好。只有他感兴趣的,才能为他所吸收。3、尽量不选粗制滥造、色彩鲜艳的国产图画本4、不选根据迪士尼电影依样画葫芦的图画书。

那天读书会,林老师问:为孩子读书要多久后结束?

这问题提的好像为孩子读书是件麻烦事。但,正如林老师所说:虽然尚年幼的孩子把你看成整个世界,你难免有点恃宠而骄。有时候会腻烦孩子的黏人,但你应清晰的认识到:母爱最终指向分离。那天也许在他上小学二年级时到来,也许在他上四年级时,也许在他上初中一年级时,总之,那天不会太远,你不得不失落得接受:他已渐行渐远,他再也不需要坐在你膝盖上听你讲那些或温馨或伤感的故事。所有,且讲且珍惜吧,讲到被他嫌弃的那天。

陪伴是相互的陪伴,成长是相互的成长。


和面包姐一起阅读绘本过程中,我体会到的感动和得到的新认知,不比她少。醉心于新宫晋《草莓》中诗意文字;对《苏和的白马》所绘的苍茫草原心驰神往;看了《》才知道蟋蟀的耳朵在腿上。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我乐在其中,也很享受小孩在怀的温暖感受。

《纽约客》的专栏作家亚当、戈普尼克在一篇关于童话的文章中写道,所谓“接触空间”很多时候是“冲突地带”——“在儿童文学中,成年人想要一个关于童年的抚慰图像,或者一个熟悉的名字或者故事;孩子则想要一艘船,一个出口,一种彼岸生活的案例。孩子想出去,他们的父母则想回归。成年人渴望通过奇境、纳尼亚、乌有乡回到童年的愉快光景,而孩子们想把这些地方当作超越孩子气的跳板。成年人被乡愁驱动,孩子们则想把他们作为漫游真实世界的地图。”

那么在绘本阅读中,父母到底应该扮演一个怎么样的角色呢?

著名心理学家布鲁诺、贝特海姆认为,这不应该是一个对话的空间,父母的任何解释和阐释都会破坏童话的魅力机制,因为它会剥夺了孩子成功应对一个困境的良好感觉。

也有人认为,这是一个父母与孩子可以“合作想象”的空间。事实上,故事最大的魅力之一就在于它不断变形的能力——在故事的叙述过程中,总是有不断的打扰、鼓掌或起哄,故事因为听者的参与而变得更加厚重。在我们对孩子讲故事的时候,也应该将这个创造性的纬度带进来,创造一种“对话性”的阅读,而不是让故事结束在“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以上的说法都太过学术,不接地气,在我自己的体验中,我更同意松居直的说法,从掀开图画书的扉页,听到“好久好久以前----”那一刻起,孩子就已经在故事的世界里悠游。直到故事结束以后,他们仍然暂时沉浸在故事中,在幻想的世界里天马行空。这是我们日常生活中弥足珍贵的自省时刻,孩子可以自由地展开想象的翅膀,在幻想的世界中翱翔,不断激发自己的想象力。如果大人们经常在这段时间不停地问问题,践踏这块幻想的美田,只会让孩子心生厌恶。等着小孩子来开口,假如他们乐于来和你谈论书中的细节,那就让小孩来主导你们的这次“骑鲸之旅”。

作为普通的妈妈,我希望孩子日后长大,生活在庸常的、普普通通的日子里,回忆起她的童年,有美妙的海的气息,日升月落,有他走过的每一步路,在回忆中都步步莲花,开满奇迹——当然,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但我还是希望,作为妈妈的我,在人生之路初始的阅读陪伴,能够让面包姐感受到置身家园的真正幸福,使她充满力量去成长为一个幸福,并能带给他人快乐的真正的成年人。

以上。育儿路上与君共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