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情深是毒药 苏诗琪楚牧城

深爱的男人为救她葬身火海,她如行尸走肉般活着只为守护他家的产业。

三年后,另外一个男人出现了。

他打着为好友复仇的旗号,像恶魔一样蚕食着她的身与心,将她打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第1章 你是谁        趴在酒店28楼的落地玻璃窗上,苏诗琪恍若一叶小舟在浩渺大海的浪尖上飘摇。sHIu当疼痛感蔓延至四肢百骸,她终于抑制不住轻吟出声:“瑾瑜……疼……”一切,戛然而止!楚牧城掐着她的腰身,如墨的眸子里染起怒意,声音嘶哑而又阴沉:“你叫我什么?”苏诗琪扭头怔怔地看着他。眉骨峥嵘的脸上,那双眸如墨一般深沉,薄凉的唇紧抿绷成一条直线,他的侧脸棱角锋利却又带着致命的吸引力……“瑾瑜……”头晕乎乎的,她又忍不住呢喃一声。这人,有着跟纪瑾瑜一样好看的深眸,一样锋利的侧颜,可是……她的瑾瑜,有着这世界上最温柔的眼神和声音。而这个男人眼神冰冷,声音像是锦帛撕裂,疲惫中带着强势侵略。所以,他不是纪瑾瑜?那她,这是在做什么?她居然……居然跟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男人开房来了?醉意顿时去了一大半,羞耻感涌遍全身,苏诗琪挣扎起来:“放开我……滚开……混蛋!”楚牧城拍开她的手,揪住她的头发,将她的脸重新按压在冰冷的玻璃上,怒吼:“闭嘴!”全身被禁锢住,苏诗琪像只羔羊,任由他宰割。终于……苏诗琪像破布娃娃一样跌落下来。楚牧城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衣服,眼里的纷乱情绪殆尽,俯视她的眸子里是深深的蔑视。苏诗琪眼眸放空,盯着房间某处,木然地道:“今晚的事是个意外。我不管你是谁,走出这扇门,我们谁也不认识谁,知道吗?”楚牧城俯身,修长的手指捏住了她的下巴往上一抬,冷眸死死地盯住了她,却是答非所问:“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苏诗琪浑身一震,跟着颤抖起来:“你……”“恐惧,心慌……”男人看着她,冷笑一声,“你这是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吗?”看着她苍白如纸的脸,他的心中划过一抹快意,俯身埋在她肩头,他一字一顿地道:“害死纪家儿子后就迫不及待地嫁给纪家老子,新婚之夜害死丈夫顺势侵吞了纪家的家产……”“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毒妇?”“那场大火里,死的怎么不是你?”苏诗琪的身子抖动得更加厉害,她奋力抓住他的衣服,惊恐地看着他:“你……你是……”楚牧城粗鲁地打断了她:“苏诗琪,这三年来,你会不会做噩梦?”“可曾为被你害死的人流过一滴眼泪?”他站起来,冷漠的俯视着她,薄唇一启,嘶哑的话语似刀射向苏诗琪的心房:“心,可曾痛过?”苏诗琪只觉得浑身冰凉,她哆嗦了许久,才艰难地吐出一句话:“你,到底是谁?”“你还是害怕了,是怕冤魂向你索命吧?”楚牧城冷笑。“你怎么知道……那些事的?”苏诗琪艰涩地问,“你是谁?”楚牧城勾了勾唇角,冷意已经笼罩了全身,唇轻启,话语凉薄:“你这劣迹斑斑的上位史,整个晏城有几个人不知道?”苏诗琪又抓住了他的裤脚,仰着头,眼眶湿润急迫地问:“你到底……到底是谁?你是不是认识瑾瑜?他……”楚牧城不耐烦地打断了她:“我是……”身子一倾,森然的话语在苏诗琪耳边翻滚:“要送你下地狱的人!”“你——”嘭!门被用力甩上,男人已经离开,苏诗琪瘫软在墙角,两行清泪顺颊而下……第2章 给我打    火,冲天的火光。屋内,浓烟滚滚,带火的杂物狂飞,窒息到让人绝望的火灾现场。“思萌,快走!好好活着!”男孩用尽力气推出女孩。轰——偌大的天花板直直倒下,男孩的脸彻底被火光吞噬。……“瑾瑜——”苏诗琪从浴缸里醒过来,水冲入她的鼻腔,呛得她剧烈咳嗽。她又做梦了,梦到了三年前的那场大火,梦到了那张让她魂牵梦萦的脸被大火一点点吞噬。泪,喷涌而出,她湿漉漉的手捂住了脸,呜咽声被克制在掌心里。手机在地板上振动着,她怔怔地看着,终于拿过了手机。23:28分!苏诗琪的眼眸一缩,心口猛地一窒。果不其然……三年来,不变的除了她的哀思,还有这则神秘的短信:我想你了,你呢?苏诗琪手一抖,手机掉在了地上。23:28分,是纪瑾瑜死亡的时间。若是说,前两年这短信给了她希望,那么今年,这短信则是向她的胸口插了一把刀。她的瑾瑜,即使还活着,她也无法再面对他了!瑾瑜,对不起!这一次,我已经彻底失去了思念你的资格……苏诗琪回去就发起了高烧,在家躺了两天,整日昏昏沉沉的连接电话的力气都没有。第三天体温终于降了下来,中午她驱车赶往公司。车还没有进入地下停车场,斜刺里忽然冒出一辆车朝着她的车身撞了过来。苏诗琪原本就精神不济,这么一撞,头昏眼花,情急之下猛踩刹车总算是将车停了下来。嘭嘭嘭!她刚缓过劲抬头,看到有人张开双臂拦着车头,有人在车窗上用力拍打,大概保安也出动了,缭绕的人头晃得她眼花。苏诗琪知道这一回容珍是来真格的了。容珍是她丈夫纪德海的前妻,也是纪瑾瑜的妈妈。这三年来,容珍来公司闹过无数次,无非就是想要将鼎鑫从她的手里夺过去。前段时间被她闹烦了,苏诗琪就拿出了纪德海的临终遗嘱逼退了她,之后她消停了好久,可是她到底还是不甘心啊。苏诗琪透过窗玻璃往外看,果然,一身鲜丽服装的妇人正站在人群外面冷眼看着,她甚至还感受到容珍扬起唇角的那抹得意。这种情形之下,也只能报警了。苏诗琪去拿手机,就听乒乓几声巨响,跟着碎玻璃四溅,划过她的脸颊,带着一抹刺痛。有人用利器砸开了她的车窗玻璃。苏诗琪连尖叫都来不及就被人扯住了衣领往外拉。苏诗琪被扯出来的时候很狼狈,披头散发的,脸上还挂了彩,她的眼有些惊惶不安,面色是没有任何血色的苍白。“给我打!”容珍冷厉吩咐着。保安们倒是护着苏诗琪,跟容珍带来的人打成一团。苏诗琪身体还很虚弱,根本无心去做什么,只想找到一个地方靠一靠。身子往后倾的时候,她撞上一条笔挺修长的腿,跟着视线与一双褐色冰冷的眼眸对上!居然……是他!前日夜里跟她在酒店里春风一度最终又用言语在她心中投下巨石的男人。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要干什么?第3章 求我啊                苏诗琪收回目光,潜意识就是想要赶紧爬起来。然而胳膊上一紧,她已经被他从地上拽起来。“当初,你是不是就靠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勾住了纪家老子的心?”楚牧城揽过她的腰,附在她耳边,轻声问,“当你费尽心机想要爬上老头子床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葬身在火海里的那一抹幽魂?”他的力气极大,别说现在她身子虚弱,就是平日里健康的时候,也根本就挣不脱。苏诗琪死咬着唇,想要推开他。他再度附耳过来:“记者们还有一分钟就到达现场,她这次是有备而来。”“求我,我就帮你!”不远处,果然传来一阵骚动,隐隐还能看清楚拿着摄影机。苏诗琪深呼一口气,硬邦邦地说:“我身正不怕影子斜!”“那么,现在呢?”话音刚落,楚牧城就钳住她的下巴逼迫她仰面做出迎合的姿势。众目睽睽之下……他的唇准确无误地捕捉到了她。苏诗琪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她没有忘记他的话。他说,他是送她下地狱的人……俊男靓女甜蜜相拥的画面很美。容珍却是怒火中烧,她快步上前扯住苏诗琪的头发,将她从楚牧城怀里拽出,跟着就挥出了一记耳光:“贱人,前天刚跟野男人出去开房,现在居然在公司楼下就勾人,臭不要脸!”“来来来,都往这儿照,照这个没男人不能活的贱女人。她哪里还配做什么鼎鑫总裁?”容珍的意图很明显,苏诗琪捂着脸,躲避着镜头。她想要离开这儿,可是却连迈动步子的力气都没有。今天,这样的事,其实从她答应纪德海的要求开始就已经预料到了,然而当这难堪的一幕真的发生的时候,她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她感觉羞耻又委屈,恨不得找个地方马上躲起来。而让她愤恨的是,那个始作俑者却抱着双臂站在不远处,像个冷冷的看客。这,也许就是他的目的吧?他是在替瑾瑜鸣不平?替瑾瑜报仇吗?那么,他跟瑾瑜又是什么关系?苏诗琪一笑,不再看他。瑾瑜,如果那个人真是你派来的恶魔,代替你来惩罚我。那么,我愿意接受这一切的惩罚!但是……她手握成拳:鼎鑫是你爸爸的心血,也是你们纪家的产业,我绝对不会让它落入旁人手中,就算那个人是你妈妈,也不可以!决心已下,苏诗琪抬头,对着镜头:“各位记者朋友,今日的事都是别有用心之人刻意安排的,希望大家不要成为被利用的棋子。”她挺起胸膛,稳稳心神,道:“还有,容女士刚才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属造谣诽谤,我会保留向她追究法律的责任。”“至于刚才与这位先生的肢体接触,不过是一个误会而已。”苏诗琪说完,挥挥手,“好,还有什么问题可以联系鼎鑫的公关部……”她费力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哦对了,保安队长!这群滋扰生事的人,你配合警察处理一下。”苏诗琪说了这么多,竟然感觉心里顺畅了很多,她背脊挺得直直的,朝着公司大厅的方向走去。“等一下!”略带撕裂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跟着楚牧城追上来,将她的身体扳过来与他面面相对。苏诗琪错愕,心中也是恼恨到了极点。猝不及防,她猛觉领口一凉!天!众目睽睽之下,他竟然扯开了她衬衫上面的两颗扣子,洁白肌肤上的暗紫色痕迹一览无遗。“关于我跟她之间是不是误会的问题。”楚牧城拥着她面对镜头,居然露出了一抹笑意,“我觉得有必要当着众人的面给解释一下……”第4章 你欠我的                楚牧城笑得无害,俊朗的脸仿若拨开雨雾的霁月,泛着幽冷清凝的光。苏诗琪只觉得一股血直往脑门上涌,身子一晃,楚牧城又亲热地揽紧了她。这个男人!苏诗琪恨得咬牙切齿,想也不想就挥出了一巴掌:“你胡说什么?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她的眼里带着警示,脸因为气愤也染上了淡淡的红。楚牧城只是微微偏头,然后笑看着她。苏诗琪看着他这不达眼底的笑意,顿时觉得浑身都染上了冷意,正想着怎么摆脱这份危险的时候,就听不远处的容珍惊呼一声:“哦天那!那个男人……你就是那个男人。”跟着她仿佛站不稳似的,手中有大叠照片抖落出来,散了一地。照片虽然不是很清晰,但足以看清楚里面的女人是她。大前夜晚的一幕幕在照片上一一回放。香艳程度让人呼吸急促,目不转睛。人群里有人开始小声议论,夹杂着莫明意味的调笑。而苏诗琪看着那照片里只留着一个模糊侧颜的男人,手指嵌入了掌心里。她明白了,那所谓的醉酒跟一夜情,不过是他们精心设计的陷阱。可笑如她!看到一个跟纪瑾瑜有几分相似的男人就傻傻认错人,最终犯下大错。“是你!”苏诗琪声音里带上了恨意,“你为何……”跟着她就笑了,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也是,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那些事,除非她死了之后遇到瑾瑜讲给他听,不然,她就只能扛着,死扛着。这是她欠他的!楚牧城有一秒钟的错愕,这个女人在他面前自嘲,癫狂的样子,让他的心竟然有一瞬间的柔软。也许,她真的是有苦衷的呢?他们之前那么相爱,她又怎么会背着他做下那些有违伦理的事?“求我——”鬼使神差的,他在她耳边轻声说,“求我,我可以帮你!”呵——苏诗琪暗笑,他若是想要帮她,又何必当着众人的面这么羞辱她?他根本就是联合那容珍一道做戏罢了。求他,他就会帮她?鬼才信!她仰头,对着他的眼,一字一顿地说:“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也许是欠了瑾瑜很多,但是我不欠你,也不欠她的!”手指一扬,对准了洋洋得意的容珍:“还有,那些亏心事我没有做过。”“我还是那句话,对于你们的诽谤行为,我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她虽然表面上说得硬气,可是内心早就溃不成军。她已经没有了说硬话的底气了,她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对瑾瑜忠诚不二的单纯女孩了。“你说,你没有做过亏心事?”楚牧城盯着她的眼,“光天白日之下,你怎么就能说得出这样的瞎话?”“苏诗琪,你怎么真的就是那样的女人?”楚牧城分不清自己的心里是什么感觉,只觉得一颗心已经被她的话绞得鲜血淋漓,疼痛不知。面前的这张俏丽的脸,黑亮的眼眸,化为了比恶魔还要阴森恐怖的丑态,让他忍不住往后退了好几步。第5章 是不是你            容珍看出了楚牧城的异常,上前拽住了他的胳膊,厉声质问:“你说,你是不是前天跟她去开房的那个野男人?”楚牧城神色一凝,冷淡地扫了容珍一眼,一言不发地别过脸去。容珍一愣:“你……你怎么……”助理将照片给她的时候,她随意一看就觉得跟她的瑾儿眉目间有几分相似,当时想着像也好,或许能尽快成事。现在近处一看,那种感觉……特别是他看她的眼神那般冷淡就如三年前那次大吵之后……容珍的手指甲无意识地掐入了掌心里,痛意让她冷静下来。她的儿子三年前就被那个小贱人祸害死了,而面前的这个男人只不过是她找人花钱请来做局演戏的“演员”罢了。现在苏诗琪上钩,是还对她的瑾儿念念不忘吗?那又怎么样?苏诗琪,你害死了我的儿子,夺走了我的一切,我要你生不如死!想到这儿,容珍望向楚牧城,神色凛然:“你说,是不是她勾引你的?”“照片上的人,是不是你?”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楚牧城的身上。他沉默着。就在容珍张口,再度要发问的时候,人群外有车开过来,并连按了好几声喇叭。苏诗琪看到那车,眉宇间终于松懈了下来,跟着却眼前一黑,整个人直直地朝着地面倒去……苏诗琪希望自己不要醒。她又梦到纪瑾瑜了,他用那双温润的眼直直地看着她,两人在黑暗中默默无语,一直到他的眼中流了泪,最终却化成了血水。“瑾瑜!”苏诗琪惊叫一声,坐了起来。对上的,却是一双嘲讽的眼。“你怎么在?我二哥呢?”苏诗琪没好气地瞪着楚牧城。昏倒前,她是看到她二哥的车了,这才放松下来。因为她知道,天塌了总有二哥替她顶着的。楚牧城仿佛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似的,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连做梦都在叫他的名字。”他唇角一扬,手如闪电,掐住了她纤细的脖子:“是念念不忘,还是惺惺作态?”“苏诗琪,你不觉得‘瑾瑜’这两个字从你的嘴里吐出来,就变得十分恶心吗?”楚牧城浑身充满了力气,略带血丝的眼微微一凝,手中又加了三分的力。苏诗琪满脸涨红了,她不挣扎,只是用那双黑亮的眼眸看着他。生无可恋的表情。顿时,楚牧城就泄了气,他猛地放了手,不愿意再看她的那双眼。“你跟他,是什么关系?”咳嗽了好一会儿,苏诗琪才缓缓问。楚牧城背对着她,沉默着。苏诗琪又缓缓问:“就算你是为他打抱不平……”她猛地抬起了头,死死地盯着他的背影,眼眸忽然就湿润了。恍惚间,仿佛瑾瑜就站在他的面前。那宽阔的肩膀,笔挺的背脊,修长的大腿,竟是同样的身形啊……鬼使神差般,她掀开被角翻身下来,脚一触地,猛地放空就倒在了地上。“你……”她仰面望着已经转过来冷冷看着她的楚牧城,“你到底要什么?”苏诗琪压抑地问:“你跟容珍,是认识的吧?”“如果你们的目的是鼎鑫,我可以告诉你,休想。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放弃鼎鑫。”楚牧城冷漠的脸上终于扯出了一抹嘲讽:“原来,你最爱的不过是金钱而已。”>第6章 别太过分                苏诗琪别过头去,心里懊恼到了极点。她明明知道这个男人是容珍的同伙,也隐隐猜到他的目的。可是,为何越看越是心中纷扰,脑子里总是晃过纪瑾瑜的影子,渐渐地跟这个人融合在一起。他根本就不是瑾瑜啊!恼到了极点,就对自己发了狠,硬声硬气地道:“与你无关吧?”“与我,无关?”楚牧城眼眸阴沉如水,字字咬出来,像是野兽撕裂猎物一般。巨大的压迫感迎面而来,苏诗琪心中不由一紧,条件反射一般往一旁缩。这个男人很可恶,也很危险。楚牧城一点点靠近,苏诗琪正是无路可逃的时候,门外响起一道不悦的声音:“楚总,你这是做什么?”二哥,来了!苏诗琪浑身都飚出了汗,顿时放松了些,不由惊喜地扭头求救地喊:“二哥!”苏浩然快步走来,拉起苏诗琪将她护住:“楚总,诗琪是我的妹妹,谁对她不怀好意,就是与我为敌。”顿了顿,他的眼神锋利起来:“若是谁伤她一根毫毛,我就让他生不如死!”深深的警示让苏诗琪心头一暖,然而却对楚牧城没有一丝一毫的影响似的。他微微一笑,眼神里再度浮现讽意:“她这样的女人也有人维护,还真是叫人感动啊。”“只是苏总,这个女人心如蛇蝎,翻脸无情,你没有是非观也就算了,就不怕她哪日为了利益将你这个便宜哥哥给卖了?”苏浩然当即脸色一变,已是恼到了极点:“楚牧城!”“你别太过分!”苏诗琪却是一怔,跟着脸色微变。楚牧城?是楚家的那个吗?楚家,在晏城是个神秘的存在。有财富,有地位,据说跟世界上多个财阀家族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然而楚家人一直保持低调,很少出来抛头露面,只有楚牧城是个例外。他天生聪颖,智慧过人,18岁就从世界知名的MBA商学院毕业,在外面历练了两年后,20岁回去掌管楚家在国外的公司。一度成为楚家继承人的不二人选。然而 3年前,这个活在别人仰视里的天才却从所有人的关注中消失了。没有想到,他居然回到了晏城。只是这个人……他似乎对她的一切了如指掌,就连二哥不是她亲生哥哥这样的事都知道。他跟瑾瑜相似,就已是神奇,现在口口声声说着她跟瑾瑜的事,还跟容珍搅和在一起。他的目的,到底……苏诗琪不由抬头望向楚牧城,不期然与他的目光相对。她的心口猛地一缩,刚才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他那深如寒潭的眼眸中刻骨的恨意。他恨她啊!她心颤抖,不由紧紧拽住苏浩然的胳膊,整个人都缩在了他身后。楚牧城眼微微一凝,阴冷的眼光在她的身上狠狠地扫了一下,跟着一言不发离开。苏诗琪终于松了一口气,整个人却虚脱一般地要往地下倒去。“诗琪——”苏浩然心疼地抱住了她,“你放心,二哥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谢谢你,二哥!”……门外,楚牧城攥紧的手缓缓放开,跟着拿出手机冷漠地发出指令:“继续按计划行事……”第7章 这种女人            容珍大闹鼎鑫的事,媒体方面被苏浩然调动了关系压了下来,然而鼎鑫内部却是掀起了轩然大波。助理来过医院几趟,苏诗琪却再也住不下去了。容珍在外面频频与公司股东碰面,其心思显而易见。苏诗琪不能坐以待毙。思量着,她就从病床上爬起来,迅速换好衣服,拉开了房门。苏浩然站在门外,也不知道站了多久,表情有些怔忪。“二哥?”苏诗琪也是一愣,二哥的表情有些不对,“发生什么事了吗?”苏浩然随即笑了起来:“没事,不过……你要去哪?”“容珍那个女人又要出幺蛾子,我得去阻止她。”苏浩然拦住了她:“诗琪,你贫血很厉害,必须在医院里养病。”他嘴里这么说,可是耳边却回响着医生的话:“CT报告显示,病人脑子里有一个瘤,现在还说不准良性,恶性,需要马上做一次深度扫描。”“现在,病人需要休息,当然更重要的是保持良好的心态。”想到他的诗琪,脑子里有那么一个瘤,以后将要承受这病痛的折磨,他的心仿佛被撕扯了,难受得难以抑制。“诗琪,听话!”苏浩然猛地将苏诗琪拉入怀中,“别再管纪家的那些破事了,我们苏家又不是养不起你。”苏家……此言一出,两人身体均是一僵。苏家!苏家对苏诗琪的温暖,均是来自这个叫苏浩然的男人,她的二哥。而其他人……她忽然有些别扭,将苏浩然一把推开,眼光随意一扫,远处高大的男人站在围栏边,正静静地看着他们。她心头一震:这个男人,他又来做什么?“二哥,你放心我没事,一点贫血不碍事的。”苏诗琪收回目光,仰头温和地看着苏浩然,“我是纪家的人,也是鼎鑫的总裁,只要我活着,我绝对不允许任何抢走它。”苏诗琪迈步出去,苏浩然拽住了她的胳膊:“你不可以走!”“二哥……” “你必须在医院里!”苏浩然狠下心来,“明天有个全身检查……”撕裂的男声插话进来:“呵,苏总真是爱护自己的妹妹啊!”苏浩然怒看着他:“楚牧城!你又来做什么?”苏诗琪不想搭理楚牧城,趁着他们两人说话的时候,直接往电梯走去。“诗琪!”苏浩然着急,就要追上去。楚牧城冷冷地道:“既然那么爱她,当初为什么不直接娶了?亦或者说,让她将纪家的家产全部弄到手,你最后全盘接手?”“你说什么?”苏浩然声音冷厉,“别以为你是楚家的人,我就怕你。”“滚开,别再出现在我跟诗琪的面前。不然……”他的拳头攥得紧紧的,骨节间发出清脆的响声。“不然,你又能怎样?”楚牧城挑衅地看着他,“如果你够强大,她又怎么会费心勾搭完纪家儿子又爬上纪家老子的床?”“这样下贱淫荡的女人,你还当珠宝一样捧着,我都替你不值!”苏浩然挥出了拳头,楚牧城竟然没有躲避,微微歪了一下头,他笑了:“看来,你也跟那个可笑的人一样,只是被傻傻利用了。”“你什么意思?”“这个女人,你到现在还没看透吗?”楚牧城带着怜悯对着苏浩然一笑,然后离开。

第8章 他的目的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