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了

在水井的喉咙没有病之前

我提着一个小桶

来到了它跟前,从它嘴里汲大半桶水

又冰又凉。拿出两罐啤酒丢进去

它们沉下去,又猛地浮上来

厨房里,油烟随着滋的一声,悬浮着飞出窗外

蔬菜被火炒熟,浑身油渍

我也裹着一身油。米饭

带着汗珠,电饭煲亮着黄色的灯

和我一样坐着——等人

回来,进门,把影子留在身前

终于

那些热的菜,都凉了

常温的罐装啤酒,也凉了

我如火一般灭了很久

轰的一声,又着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