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 PK IPFS:一个中心,还是多个中心?

引言:一种新技术的诞生,总会面临着不同境况:有狂热的信仰者追捧,有沉稳的中立者观望,也有顽固的保守者评判,犹如达尔文的《物种起源》。

(一)前世——HTTP:拉开网络信息时代的序幕,独领风骚二十年

1991年8月6日,蒂姆·伯纳斯·李在位于欧洲粒子物理研究所(CERN)的NeXT计算机上,正式运行世界上第一个Web网站(http://info.cern.ch ),建立起基本的互联网基础概念和技术体系,由此开启了网络信息时代的序幕。

1991年,HTTP/0.9版首次登上历史的舞台,版本极其简单,只有一个命令GET。基于协议规定:服务器只能回应HTML格式的字符串,不能回应别的格式,服务器发送完毕,就关闭TCP连接。现在看来,是多么的简陋单一,然而就是这一小小的变化,却敲开一扇尘封已久的大门。

1996年5月,HTTP/1.0 版本发布,别看只是0.9与1.0数字上细微只差,但却是一个分水岭,为HTTP的后续发展提供了强劲的动力。

首先HTTP扩大了传输内容的类别,并非仅仅局限于文字,图片、二进制文件、视频等均囊括于内,这为互联网的后续爆发奠定了基础。其次,除了GET命令,还引入POST命令和HEAD命令,丰富了浏览器与服务器的互动手段,让HTTP请求和回应的格式也有些改变。最后,也新增了一些的功能以此更好去服务互联网。

技术一直在迭代更新,只为需求最优的方案。半年后,HTTP/1.1 版本发布,HTTP/1.1进一步完善了 HTTP/1.0 协议,它引入持久连接(persistent connection)和管道机制(pipelining),改进了HTTP协议的效率,但却存在着“对头堵塞”的问题。即便如此,HTTP/1.1一直用到了20十多年后的今天,直到现在还是最流行的版本之一。

2009年,谷歌公开了自行研发的 SPDY 协议,主要解决 HTTP/1.1 效率不高的问题。基于这个协议在Chrome浏览器上证明可行后,便被当作 HTTP/2 的基础。2015年,HTTP/2 发布,它不叫 HTTP/2.0,是因为标准委员会不打算再发布子版本,下一个新版本将是 HTTP/3,这也许意味一个时代的终结。

历史告我们,一个英雄倒下了,下一个英雄崛起,开启着属于他的辉煌。


(二)今生——IPFS:极简主义的布道者,后起之秀可争雄

2014年5月,一个叫Juan Benet墨西哥的小哥与他的几个斯坦福大学同学一起发明了IPFS。IPFS 的发明者Juan Benet是一位墨西哥移民也是一个传奇人物,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的计算机科学专业。之前创立的一家公司在 2013 年被雅虎收购 ,随后,他在Y Combinator 项目中成立了 Protocol Labs。

Protocal Labs刚一创立就加入美国硅谷顶级孵化器Y-Combinator,IPFS是他们做的第一个产品。Protocol Labs在创建IPFS的时候给它取名为“Inter Planetary File System(星际文件传输)”。对于这一点,Protocol Labs希望构建一个点对点的分布式文件系统,通过底层协议,让全世界所有人都能够轻松从IPFS系统上提取文件,且不受防火墙的影响。

愿景很美好,但每一条看似光鲜亮丽的道路上是荆棘遍地。IPFS主张将大文件分别存放于不同的块中,但同时存在着一个隐患,即:如果一部分存放文件的节点统统下线不可用了,并且该文件没有备份,那么整个文件都是不可用的。

简而言之,就是需要激励更多人去存储信息和分发文件。此刻,Filecoin顺势而生,作为IPFS的激励层,也可认为是IPFS网络上的通证。Filecoin共发行20亿枚,并在2017年7月进行代币私募,8月进行了通证众筹,融资超过2.5亿美元。这意味着IPFS尚未正式启动,市场价值已达到25亿美元,其魅力可见一斑!

2018年1月2日,IPFS官方网站发布:自融资完成以来,IPFS一直致力于将Filecoin的巨大潜力变为现实 - 从Filecoin的实施到执行协议的核心再到招募最优秀的人才来发展团队。直到现在,IPFS依然像一个典型的理工男一样默默深耕技术,或许正因为这份坚毅的执著和近似苛刻的严谨,才会让IPFS走得更远,真正将梦想照进现实。

他们还在为曾经的理想书写着未来,默默地砥砺前行,离成功只差临门一脚。


(三)技术间的博弈源于:是一个中心,还是多个中心?

其实一开始,Web的本意是去中心化,但它却变得越来越中心化,今天越来越多的人依靠的是少数网站的服务。HTTP变成了一个脆弱的、高度集中的、无效的、过度依赖于骨干网的协议,像美国国家安全局这样的组织,现在只需要在几个点上拦截通信来进行监视。对政府来说,阻止网站访问这些高度集中化的资源变得容易,这也使通信容易遭受DDoS攻击而面临巨大的风险。

反观IPFS,它不需要每个节点存储所有发布到IPFS上的内容。相反,每个节点只存储自己想要的数据。如果每个节点托管一点数据,所有数据通过累积就提供了比任何集中式HTTP更多的空间、带宽和可用性。分布式网络将很快成为世界上最快、最可用、以及最大的数据存储。没有人有能力关闭所有的节点,所以数据永远不会丢失。

与此同时,比及HTTP协议,IPFS会让文件下载速度更快,储存空间价格变的更加低廉,网络更加开放和安全。目前,在网络结构里面,中心化服务器的传输压力非常大,而个人电脑、家用网络、数据带宽的利用率却很低,造成了资源的浪费,如果它通过把个人的带宽资源利用起来,为用户创造更好的网络环境,同时还采用激励的方式让更多用户贡献自己的资源(参考Filecoin\HCC飓风生态),岂不是两全其美。

诚然,IPFS在某些性能上占据了优势,但就目前的存储市场而论,中心化存储远占上风,中心化存储的市场占比高达90%以上。据了解,世界最大的芯片制造厂商 Intel 有大约10万台服务器,Facebook有3万台,而 Google有超过100万台服务器。

然而,伴随着各行各业的数据一直在急剧猛增,势头如火如荼,未来对数据存储、分发的门槛也会随之拔高,传统中心化存储的性能难以为继,HTTP或许会从框架上进行改进,但终究无法解决“集中性化”带来的痼疾,IPFS也许能成为一个不错的替代方案,却也依然存在着监管复杂等一些潜在的风险。

归根结底,两者之间的博弈核心还在于“中心化”还是多中心化的选择。


(四)去中心化:展望未来,万物皆是中心

正如我们现在对于互联网使用习以为常一样,IPFS实则是重构了我们传递、获取、存储信息的方式。为此出现新型的项目,像Filecoin则为这一系统建立了激励体系来确保系统的运转,又恰如HCC飓风生态以视频为切入口,构建聚合数据储存、处理及公链开发的双底层智能生态。虽然诸如此类的项目层出不穷,但整个行业都朝着“万物皆是中心”的良好趋势前进,即便这个时间线很长。

或许,IPFS的前沿在不久的将来,会彻底改变我们看待信息的方式,成为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不管是区块链本身带来的金融自由,还是IPFS给我们带来的信息自由,无疑都将是人类进化史上重要的一个里程碑。

是否还记得,那台Tim Berners-Lee在CERN的NeXT电脑——世界上第一台HTTP协议的Web服务器,主机箱上贴着一张醒目的纸条,上面写着“这是一台服务器,不要关机!”即便它现存于一家博物馆,但它的“兄弟姐妹”依旧分布在全球各地,依旧贴着“不要关机”的字样。或许多年后,服务器会摆脱这个无形的标签,因为已经没有了中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