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者”钟南山:我要去武汉,因为背后有13亿的同胞在等我

有的人,骑在人民头上:“呵,我多伟大!”。有的人,俯下身子给人民当牛马。——臧克家《有的人》

1.

如今,新型冠状病毒导致的肺炎搞的人心惶惶。具体情况有多严重,西门君并非专业者,不敢妄加评论。

无论如何,我是持乐观情绪的。相信在这场漫长的等待里,幸运的中国人一定会度过难关。

何况,我们还有三座大山挺拔屹立——火神山、雷神山和钟南山。

“火神山”和“雷神山”,是武汉市专门为了收纳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打造的医院。据说各可容纳700-1000张床位。

而“钟南山”这个名字,则成为了本次疫情当中“权威”和“定心丸”的代名词。

许多网友甚至“调侃”道:“其他专家说的话我都只能信一半,但钟老除外。”

出于好奇,我查阅了钟老的生平。看完,我的脑海中只浮现出一个成语,“肃然起敬”。

2.

1936年10月,钟南山出生于南京,父母皆是医学行业从事者。

在“医学世家”的耳濡目染之下,24岁的钟南山报考了北京医学院,也就是后来的北京大学医学部。

毕业之后,他对呼吸疾病的卓越研究引起了中央的注意。从此人生范佛“开了挂”,从一名普通的助教一路晋升,最终成为现任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

此外,他还获得过“第十一届光华工程科技奖成就奖 ”、“中国全国先进工作者”、“感动中国”等国家级的荣誉。

当然,这些熠熠生辉的奖杯,和他的好学和勤勉是分不开的。

就拿1979年来说吧,步入中年的钟南山并未停止学习的步伐。他考取了公费留学资格,前往英国爱丁堡大学进修专业。

在研究一个跟戒烟有关的项目时,钟南山怀疑导师的推导结果有误,决定进行二次实验。

为期两周内,他拿自己的身体做试验,不断吸入大量的一氧化碳,然后让护理人员持续抽他的血检测。

这是什么概念呢?相当于一小时抽60多支烟。

3个月后,他撰写论文推翻了导师的结论。后者非但没有生气,还大方地把这篇论文推荐到英国医学委员会发表。

从彼时起,钟南山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原则——

不惧权威,只讲事实。一切推论以事实说话。

没人能料到,正是这看似有点“古板”的原则,在多年后的一场灾难里拯救了无数人的生命。

3.

这场灾难,就是03年肆虐中国的“非典”。

当时的“非典”有多严重呢?就这么说吧,堪比最近的这场肺炎疫情。

而且别忘了,17年前的医疗水平,与现在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对政府而言,想要减缓疫情扩散,首当其冲的任务自然是分析出病原体的成分。

由于当时的病患病征模糊且史无前例,在经过一系列检查后,权威人士匆匆将病原体定义成“衣原体感染”。

所谓“衣原体”,是自然界中传播很广泛的一种病原体。它的发育周期与病毒不同,因此并不是病毒,而是自成一类的致病微生物。

就在国家疾控中心准备拍板定性“非典的病原体是衣原体”的时候,以钟南山为首的广东绝大多数专家仍对此持保留意见。

朋友问他,这么倔,不怕影响自己的仕途吗?钟老回答道:“科学只能实事求是,不能明哲保身。否则受害的将是患者。”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美国国家疾控中心和世界卫生组织宣布:“非典”的病原体是一种冠状病毒。

至此,真相大白,人类也终于清楚自己面对的敌人是什么模样了。

之前质疑钟老的媒体纷纷“倒戈”称赞他,而后者以一句:“这是我领域的事。”便拂衣而去。

关于中国抗击非典的始末,篇幅所限,不再赘述。西门君就谈谈在非典中,钟老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话吧:

“把重病人都送到我这里来。”

于是那些病情最严重的患者,便接连不断地被运到了钟老的面前。

钟老深谙非典传染性极强,稍不留神便会感染。尽管如此,钟南山还是坚持近距离观察每一个患者。

然而,老天不开眼,意外终究还是来了——在抗击非典最严峻的时刻,钟南山患上了肺炎。

于是整整一周的时间,钟南山把自己隔离在家,输液吃药。

一周之后,他勉强恢复了健康。感觉自己并无大碍后,他再次扑到了抗击非典的一线战场。

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同年8月,肆虐了近一年的“非典”病毒终于偃旗息鼓。钟南山被授予“抗非英雄”称号,并被评为“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之一。

这是他应得的。

鲁迅曾经有一句名言:“学医救不了中国人。”但是钟老的所作所为却掷地有声地告诉我们:“学医,可以救中国人!”

4.

曾有人问过钟南山,和疫情对抗这么多年,没怕过吗?

钟老幽默地回答:“我不是不怕死,只是仗着自己身体好。”

“仗着自己身体好”还真的不是他信口胡诌。

84岁“高龄”的他,如今仍保持健身的习惯。每天做20个引体向上,气都不带喘一下。

如果你以为这只是钟老纯粹的兴趣爱好,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他年轻时候便酷爱运动。在1959年中国第一届全运会上,他“轻松”拿到了全国400米的中栏冠军,甚至还打破了全国记录。

全运会结束后,北京体委邀请钟南山当职业运动员。他拒绝了,选择了继续学医。

因为他知道,救助他人才是自己毕生的梦想。

当他呼吁大家“近日不要去武汉!”,自己却坐着高铁的餐车位奔赴武汉的时候,那些了解钟南山的人知道,这并不值得讶异。

“我要去现场,因为背后有我13亿的同胞在等我!”

当社会动荡不安的时候,总会有那么些“逆行者”挺身而出,朝着人群的反方向,毅然决然地前行着。

感谢钟南山,您是当之无愧的“无双国士”!

作者简介:西门君,前《跑男》一二季现场导演,目前就读浙大传播学在职研究生。公 众 号《西门君不吐槽》。关注我,毒鸡汤管够。商务合作请私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