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海豚礁堡哪里是真实?

字数 3698阅读 18

生活少不了的乐趣,官网【AG18.NET】如遇到点击被恶意拦截进入不了,如果给你个愿望,那么相信大多数人都是希望可以变得很有钱,当然也有很多人虚假的说着如果可以给我一个健康的身体和谐美满的家庭当然才是最好的,但是很多人都忽略了一点,贫贱夫妻百事哀,这个社会拥有钱,拥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之后才能在这个世界上畅通无阻,虽然这话说起来很现实,但是这就是在这个世界上横行的真理,只有在你有财富和地位之后你才会考虑其他的事情。

那么如何快速的晋升上层社会,这是很多人想问的问题,如何变的有钱,如何成为人生赢家,虽然许多人总是说人生没有捷径,人生没有快速路,其实真的未必,只是看你有没有发现事物真实性的眼光,什么人算是有钱人,每个人都有心中不同的衡量标准,但是很多有钱人的标配都是拥有一台可以代表自己地位的豪车,200万的豪车开着,相信坐在公交车上的我们都会感慨,哎真有钱真羡慕,当然这些话可能永远不会说出口,那么如何快速拥有一台200万的豪车。

下面这位先生,凭借着在哑游平台的奖券,成功的获得百万豪车,人生巅峰的机会,先不要急着质疑,这件事是真实可靠的,在哑游平台最近开展的活动中,光是200万的玛莎拉蒂豪车就已经送出去了不低于5台,而有幸在众多玩家中脱颖而出的小伙伴也是越来越多,在最新一期的开奖中,又有一位幸运儿凭借着签到领取奖券,凭借着自身逆天的幸运成功的获得了本次的大奖200万的豪车,让许多人纷纷羡慕不已,幻想一下,有朝一日你开着百万的豪车去自己上班的公司,开着百万的豪车去自己家乡的感觉,那种人生巅峰的快感,真是不敢想象。

机会向来不多,人生向来不是那么公平,但是在哑游平台游戏你就有这样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让你成为别人羡慕的人的机会,而公平公正的奖券模式也可以说是最公平的一条路,都说努力很重要,其实选择对一款游戏,选择对一个平台,远远是更重要的事情,来到哑游参与活动你将发现,自己其实距离成功远远没有自己想象中的远,很近,近到触手可及,机会不多,先到先得,也许下一个人生人家就是你。

“哥……我……不……你是怎么了,你不是应该去为我出头的吗?干吗要打我?”唐皓天被唐逸天这个耳光打的懵了一会,伸手捂脸,无比不解的问道。 

唐逸天左手抬起,又是一记耳光,恶狠狠的扇在了唐皓天左脸上,冷厉的问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在问你,他是这样抽你的吗?” 

“是,是,他就是这样子抽我的。”唐皓天赶忙説道。 

在被唐逸天抽第一个耳光的时候,唐皓天不解而愤怒,但在被抽第二个耳光的时候,唐皓天就算是个白痴,也知道是出问题了。 

尽管他不知道是出了什么问题,可以他对唐逸天的了解来看,如果他还不能及时承认的话,唐逸天将会一个接着一个的抽他的耳光,直到唐逸天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唐皓天可不想被江枫教训了不算,又被唐逸天教训了一顿,那他简直可以一头去撞死了。 

唐逸天冷哼一声,説道:“真是这样子?” 

唐皓天小鸡啄米一样的diǎn头,説道:“真的是这样子。” 

“你服气吗?”唐逸天回到座位上,拿起红酒喝了一口,抬起眼皮问道。 

“我……服气……”唐皓天口不对心的説道。 

“我知道你是不服气的,但老实説,被那个人教训,你还是最好服气的好。”唐逸天説道。 

“为什么?”唐皓天满头的雾水。 

唐逸天见唐皓天始终不开窍,冷笑道:“看来你是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了对吗?” 

唐皓天説道:“我的确不知道,难道他很特别?或者很厉害不成?” 

“厉害?特别?岂止是这样。”唐逸天本是不想多説江枫,但此时却不得不説,説道:“你从小一直在国外读书,很多情况不明白我不怪你,不过你这次回京也有几天时间了,难道除了玩女人之外,就没听説过什么事情?” 

“哥,有什么话你就直説好吗,都快要憋死我了。”唐皓天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入不了唐逸天的眼,只得让唐逸天一次性把话説完。 

“那好,江枫的名字你听过没?”唐逸天没有对唐皓天説教的兴趣,直接问道。 

“江枫,当然是听説过的,他那么有名。”唐皓天下意识的説道。 

“然后呢?” 

“然后……好像大家都在説,千万不能得罪江枫。”唐皓天嗫嚅的説道,説到这里,唐皓天忽然一个哆嗦,失声説道:“该不会,该不会……” 

他想説该不会刚才遇上的就是江枫吧,话到嘴边,因为太过震惊,反而是一时间説不出口来。 

“现在知道了,还要我帮你出头吗?”唐逸天冷冷的説道。 

唐皓天额头上的冷汗,当即刷刷冒了出来,他虽説是唐家的人,但因为父母的缘故,从小到大一直都在国外学习和生活,回京不过才几天的时间。 

可就是这几天,他一直都有听説过江枫的各种事情,又因为江枫和唐家并无任何利益冲突的缘故,他还一度为江枫喝彩,对江枫极为佩服。 

却是没能想到,那个被他一直推崇的男人,竟然就这么给莫名其妙的得罪了,唐皓天哪里会不产生惧意。 

江枫连排名第一的秦家都不放在心上,唐家就算是再家大业大,江枫又如何会放在眼中,也难怪在他提及唐家的时候,江枫是一diǎn反应都没有了。 

那不是因为江枫对唐家不够了解,而是以江枫的骄傲,根本就没将唐家放在心上,这时想明白了所有的事情,唐皓天顿时觉得自己可笑之极,亏得他还一而再再而三的怂恿唐逸天为他出头。 

“不了,不了。”唐皓天哪里还敢。 

“那就滚吧。”唐逸天不耐烦的説道。 

唐皓天二话不説,往外走去,喜儿一路跟上,出了门之后,喜儿一脸茫然的问道:“皓天,那人真的是江枫吗?为什么连你哥都那么怕他?” 

“怕?”唐皓天狰狞一笑,反手就是一记耳光甩在了喜儿的脸上:“贱人,要不是你的话,今晚怎么会搞出这么多事情来,还不给老子滚。” 

唐皓天是怕了江枫,但这话从喜儿説出来,却又是另外的一种含义,哪里会给喜儿好脸色看。 

赶走喜儿之后,唐皓天本也想离开鼎天俱乐部,想了想还是留了下来,江枫今晚会来鼎天俱乐部,在他想来,应该是来参加拍卖会的,唐皓天就想着,一会如果江枫有看上什么东西的话,他或许可以拍下,借花献佛,修复与江枫之间的关系也不一定。 

唐皓天离开有了一嗅,唐逸天才伸手揉了揉眉头,问道:“祥叔,邀请函都是你发出去的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好像并没有邀请江枫。” 

祥叔説道:“的确没有邀请江枫,看来他应该是以花总的男伴身份一起来的。” 

“男伴,有这么简单的事情吗?”唐逸天苦笑。 

祥叔説道:“或许不会这么简单,不过以江枫今晚的所作所为来看的话,他还算是低调的了,不然恐怕是他爸鼎天俱乐部拆了,都很正常。” 

“是啊,可是他为什么要低调吗?”一个问题之后,唐逸天又是抛出了一个问题。 

祥叔呆了呆,説道:“这diǎn我就不知道了,要不要派两个人盯着江枫,一旦他有什么动作的话,立即汇报。” 

唐逸天想了想,摆手説道:“这diǎn就不必了,不管江枫是出于什么目的来鼎天俱乐部,既然来了,就是客人,正常对待就是。” 

“那么……”犹豫了一下,祥叔説道:“关于皓天少爷的事情,是不是也就这么算了。” 

“不这么算了还能如何,难不成要因为那个白痴得罪江枫不成?”唐逸天皱眉説道。 

“江枫就算是再厉害,我们唐家,也未必怕了他,皓天少爷的事情説大不大,説小不小,传出去的话,终究是您,是唐家脸面上不太好看。”祥叔恪守本分的説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江枫和秦家和李家之间的冲突,都是因为脸面而起的,结果如何呢?江枫又是如何做的呢,你难道什么都没看出来不成?”唐逸天不悦的问道。 

唐逸天很清楚,唐家未必怕了江枫,但唐家不怕江枫,并不表示江枫怕了唐家,如果仅仅是因为唐皓天的关系,而和江枫闹僵的话,对唐家而言,是绝无好处的。 

他就算是心中有所不满,也只能暂时让江枫任着性子来,至少不能在秦家隐忍待发之前发作。 

“江枫真的有那么厉害不成?”祥叔略有匈疑的问道。 

“他是否厉害我不知道,但他绝对比你想象中的更为难缠,这事就别説了,你先下去准备一下,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可千万不要再生周折的好。”唐逸天不愿多谈,岔开了话题。 

“好的。”祥叔答应下来,出了门去。 

祥叔一走,唐逸天又是揉了揉眉头,他拿起手边的红酒,一口饮尽,喃喃自语説道:“江枫啊江枫,説起来,你这等人物,我还是愿意交个朋友的,但愿,你不要欺人太甚才好。” 

…… 

江枫没有看到余西桥和岑琴的出现,如果不是确定自己那次偷听没有漏过什么重要信息,加之今晚鼎天俱乐部,的确是要举行一场小型拍卖会的话,江枫几乎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江枫也不知道与唐皓天发生冲突后所造成的连锁反应以及唐皓天的打算,此时,在花姐的引荐之下,正以所谓的成功人士的身份,和一猩功人士説着话。 

江枫的自我感觉中,自己当然不算是什么成功人士,他一没钱二没权,至于实力,或许在一些人看来是很强大了,对他自己来説,这不过才是万里长征路上的一小步罢了,没有丝毫值得他骄傲的地方。 

    不过他自己这么想,别人却不可能这么想,毕竟他这趟回京,所做的几件事情实在是太轰动了。

“江少,原来你就是江少,对于江少你的事迹,我早已如雷贯耳,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见面更甚闻名,江少之风采,委实令人心折。” 

“江少,我略懂一diǎn相人之术,刚才一见江少你,就知你非池中之物,本还想上前攀谈几句,现在再看,更是一飞冲天之相,若有时间的话,还望江少可以给个薄面喝一杯酒,让我跟着沾diǎn贵气。” 

…… 

各种奉承的声音乱七八糟的传入耳中,江枫只恨自己耳目太明,在这种嘈杂的诚,每个人的声音都分辨的一清二楚。 

他自是不会将这种毫无营养的奉承放在心上,听在耳中只觉犯困,差diǎn没打哈欠,对花姐説道:“花姐,拍卖会什么时候开始?” 

花姐嫣然一笑:“很快,很快就开始了,再多聊一会吧,很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呢。” 

“是看我出丑的机会吧?”江枫无奈説道,这花姐的恶趣味,委实让他不敢恭维。 

花姐扑哧一声,轻轻掐了他一把,説道:“你啊,怎么总是在不该説实话的时候説实话呢,还真是让人又恼又喜。” 

江枫无语,好在,这个时候,在服务员的带领下,众人陆续朝着拍卖厅方向走去,才解了江枫的麻烦,一把拉起花姐,快速跟着一起走了过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生活少不了的乐趣,官网【AG18.NET】如遇到点击被恶意拦截进入不了,如果给你个愿望,那么相信大多数人都是希望可...
  • 生活少不了的乐趣,官网【AG18.NET】如遇到点击被恶意拦截进入不了,如果给你个愿望,那么相信大多数人都是希望可...
  • 本次,哑游平台特意举办了这次真相观察团活动,哑游真相团的故事:官方【AG18. net】如遇到点击被恶意拦截进入不...
  • 本次,哑游平台特意举办了这次真相观察团活动,哑游真相团的故事:官方【AG18. net】如遇到点击被恶意拦截进入不...
  • 本次,哑游平台特意举办了这次真相观察团活动,哑游真相团的故事:官方【AG18. net】如遇到点击被恶意拦截进入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