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相识于2017年的12月,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我很幸福,可我们还是离婚了.....

我,是在早晨大床房的大圆床上,认识了陆景这个人。

我看见他第一眼的感觉,就是我好像睡了某个明星!

而那酷似明星的哥们比我还一脸懵逼,尤其是我拉扯被单的时候,他看见了床单上面的痕迹,眼里闪过一丝的惊诧,很是不自然。

“你第一次?”

我心里特别慌张,昨晚的零星记忆涌进脑海里,拼酒,唱歌,跳舞,接吻……

跟纪录片似的,一镜到底,一气呵成。

这大概是我三十年来,最疯狂的一天。

我裹着被单起身找衣服来掩盖尴尬:“昨晚喝多了。”

“我看恰到好处。”小帅哥一把抓过我的手腕,将我直接拉回到床上,那细长的手指划过我的脸颊,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看着我,那眉眼,笑起来带着七分桃花。

我被他看的满脸涨红,但还是强装镇定。

“昨晚你这又哭又笑的,可跟现在不一样。”小帅哥的手在我的腿上用力的捏了一把,紧接着身子已经压了上来,那略带沙哑的嗓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昨晚你可是说过未完待续的?”

“你起来。”我的手抵着他的心口,被他那不要脸的言语撩拨的面红耳赤,“我不想。”

“确定?”小帅哥说这句话的时候,膝盖已经压在了我的腿上,我想反抗,手却被他紧紧的抓着,直接举过头顶。

这样的姿势让我羞怯不堪,怒目等着他,“你这是犯法!”

“要不要我拍下来,给你留点证据?”小帅哥笑着在我的唇瓣上面亲了一下,拿出手机在我面前晃了一下,我当即就要上去夺,谁料他一个利落的翻身,我整个人跌到了他的身上.........

小帅哥全然不给我任何反抗的机会,我咬他的肩膀,流血了也不见他吭过一声。

我不得不佩服这个小帅哥在这方面技术高超,他能轻而易举的撩起一把火,也能让我瞬间如坠地狱深渊。

最后我嫌恶的推开他,身下的黏腻让我很不舒服,如果说昨晚是酒后乱那个啥,那今天早上,我完全是被他迷惑,然后还有点主动的味道。

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小帅哥起来接电话,我则是直接奔卫生间。

在卫生间的镜子面前我看见我身上很多红痕,脖子、腰上,甚至大腿……

昨晚……真的玩的那么嗨?

我冲了个澡,将身下那些污秽清理干净,索性衣服还是好的,正整齐的挂在卫生间里面,虽有些褶皱,但不影响穿。

我穿衣服的时候听见他在打电话。

“你跟他说,给多少钱我都不去,现在我有客人,晚点说。”

现在有客人?我是客人?

敢情这小帅哥的职业……我的天!

从卫生间出来,小帅哥正拿着手机看着我,他将一张便签塞进了我的浴袍里,上面是一串数字:“我叫陆景。”

我没理会,拿着包就往门口走,谁料陆景用手撑着门框,语气有点埋怨的意思:“那你这是提上裤子就不认人了?”

那语气是埋怨,怎么我听起来还带着娇嗔呢?

这小帅哥有毒!

听他那个语气,好像是我白嫖了他似的,脑海里面也瞬间更加明了这个人的职业。

我从兜里面拿出了十几张粉色大钞塞进了他那过腰间的浴巾,骄傲的仰着下巴:“五星好评,再见。”

陆景惊诧的看着那些钱,我则是顺势推了他一把,先闪到了门外,头也不回的离开酒店。

一路上,我越想越郁闷,手扶着额头靠在出租车里发呆,我许思涵安安稳稳的过了将近三十年的少女生活,被二十出头的小奶狗给终结了!

我觉得我跟陆景这点事儿到那天就翻篇了,不曾想,我们第二次见面,距离上次见面,没超过二十四小时。

我一直做的一个CASE修改两次客户还不满意,助理沟通之后,说客户会来公司直接跟我谈。

没想到,来的就是陆景。

跟昨天见面不同,昨天的他没穿衣服,今天穿着休闲,巧了是我喜欢的风格。

我是第一次见男人能把米色风衣穿的那么有范儿,助理早就被陆景的几个笑容迷的五迷三道的,说话都有点结巴,“许总,这是客户。”

陆景看见我,笑着说,“挺巧。”

我看当初的设计合同上面名字不是陆景,确认了一下,“你是周雨浓女士?”

刚说完,助理在我耳边说,“刚刚周女士那边打电话说,房子已经送给陆先生了。房子的设计风格跟陆先生商讨,”

房子有人送,呵呵,陆景这日子,真可以啊!

尽管见到陆景有些尴尬,但是基本的职业素养我还是有的,“不知道房子是陆先生住,我们之前的设计风格确实有些偏女性化,请进。”

陆景指了指图纸,“房子的主色调换成米色白色浅蓝,偏地中海风格。”

下午的阳光懒散的照在陆景的脸上,他可真白,那皮肤好的让我这个女人羡慕不已,想想也是,职业需要,给自己投资点,也是应该的。

不得不承认陆景对于审美真的是很独到,我们拿出的几个方案他都不满意,最后目光落在了我画草图的一个本子上,他看了好一会儿,直接签了合同。

“许设计师,晚上有时间么?吃个饭?”

我指了指桌子上面的日程表:“晚上有约了。”

“那真遗憾。”陆景耸了耸肩膀,笑的时候露出那洁白的牙齿:“改天再约。”

送走这位金主,身边的助理还没回过神,“好帅啊......”

我将合作案放在她的桌子上,拍了拍她的肩膀:“干活,干活。”

“许总,听说艾莉丝调去总部了,那么她的位置是不是你做?”助理在我身后跟着我,一脸八卦的神情,“你不是马上要结婚了吗?这可是双喜临门。”

结婚?

跟谁结婚?

那个出轨的未婚夫么?

前天我就把他踹了,踹了明明白白的,一拍两散!

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个酒吧买醉的局,也就不会认识陆景......

想到这里,我对助理说道:“Miss王,刚刚给你的合作案将原材料供应商整理好给我,下午四点之前。”

助理停住脚步,不敢再说什么,迅速回到工位,我都想象到她肯定是在骂我.......没办法,如果没有这点威严,六年时间,我也做不到现在的位置。

下班的时候前男友王浩在楼下等我,九十九朵玫瑰鲜艳欲滴,公司的人是知道王浩的存在的,那殷切的目光让所有人都羡慕,而这一切,却生生的让我觉得恶心。

“思涵,我爱你,跟她只是逢场作戏。”

我不理,径直走向停车场,王浩过来直接跪在我面前,手里拿着一枚戒指,那是我心仪很久的款式,他很是认真的看着我,“思涵,我们结婚吧,你嫁给我。”

那枚钻戒真刺眼啊, 要是一周前,我绝对是毫不犹豫会接受,可是现在,想想前天我看见他跟老板的女儿衣衫不整的在车里,怎么都觉得讽刺。

“王浩,我们已经分手了,难听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你走吧。”

“思涵,你就原谅我一次,我什么都能改,我求求你了。”

王浩是金融行业的高管,手里管理好几个上亿的项目,而此刻,他抱着我的腿,说着那些哀求的话,让我心里很不舒服。

“你在这样我喊保安了。”

我挣脱不开,也不想撕破脸撕的难堪,可是王浩就是不为所动。

我正要打电话给保安的时候,陆景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身边,他抓着王浩的肩膀,直接将人拉了起来直接推了出去。

“人家让你走,没听见吗?”

“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王浩急了,看了一眼我,又看上下扫了陆景连个来回,“你谁啊?”

“你的事情我管不着,”陆景将我拉近怀里,满是占有欲的搂住我的肩膀,“她的事儿,我管定了。”

看着我们亲密的姿态,王浩的语气都重了几分:“思涵,你们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我用力的掐了一下陆景的腰,他疼的手略微松开了一些,嗔怪的看着我:“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昨晚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陆景的小眼神跟语气,真是将任何一个人都推向了一个可以瞎想无数的空间。

王浩的脸色从诧异到嫌恶,只用了三秒钟。

他将手中的玫瑰花用力的扔到了我的脚下,那花径上面的刺,在我的脚背上面划了一道口子。

真是疼,但是让我疼的,是王浩说的话。

“许思涵,你在我面前装什么纯,是不是早跟这个男的睡过了?早就是破鞋了还跟我着装清高,我回去一定告诉我爸妈,这婚,我不接了,退婚这事儿,我得让你们家知道,是你许思涵不守妇道!高级知识分子的女儿,也是一个贱货!”

我怎么都想不到,平时绅士有礼对我温柔至极的男人竟然能说出这么难听的话。

王浩的话字字剜心,他知道我在乎的是什么,他也知道,我的底线在哪。

我此刻只得清冷着双眸,强装着淡定:“王浩,我再说一遍,我跟你已经分手,好聚好散。”

“好聚好散?”王浩抓着我的手腕,瞪着我吼道,“我对你还内疚呢,想不到你早就红杏出墙了,贱女人!”

王浩的另外一只手已经扬了起来,我本能的往后躲,这时候陆景一把将我拽到身后,反手给了王浩一拳,声音带着怒气:“没人告诉你,女人是用来宠的?”

陆景还要冲上去对王浩拳打脚踢的时候,我拦住了他,周边下班的同事都在围观,为了避免事情越闹越大,我说:“你要愿意打,等我走了,你随便打

说完,我拉开车门打着车子,油门还没踩,陆景就拉开门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此时此刻,我头疼的厉害,不想说话,一脚油门直接出了停车场,我听见王浩骂人的声音在地下车库回荡,都是一些不敢入耳的脏话。

陆景的手机一直在响,他见我的脸色不好,直接就关机了。

车子开了十分钟之后,陆景问我:“要不要去喝一杯?”

我摇头,将车停在了一个路口,“你下车。”

“思涵,你心情不好。”

“你下车。”我又冷声重申一遍。

“思涵,你现在情绪不好,我还是……”

“你不走我走。”

说完,我拉开车门直接下车,大步流星的穿过街道,没过两条街,我爸给我打电话,语气中满是担忧:“思涵,你跟王浩出了什么事情了?”

跟王浩分手的事儿我一直没跟家里面说,一方面是还没有想好怎么措辞,另外一方面是出了陆景的事情让我心烦,也不知道怎么说出口,这下好了,王浩直接将这事儿挑明,我也没什么好瞒着的了。

我简要把事情大概跟我爸说了,他在电话那边一直沉默着,最后问我,“都想好了?”

我没有把王浩在车库要跟我动手的事儿跟我爸说,我不想让他们担心。

我斩钉截铁的回答,“嗯,想好了。”

我爸也没在说什么,从小到大,他一直都很尊重我的选择,而我认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

把车丢给陆景之后,我一个人在街上游荡了一会儿,要不是一个大婶跟我说我的脚背流血了我还真没注意,丝袜破了,血迹在脚背上已经摊开一片,看起来血腥又狰狞。

手机上面总是有一个陌生号码呼入,我现在没有任何的心情接电话,心情低落到了一定程度,现在的我,只想把自己密封起来,不见任何人。

打车刚到单元门口,就看见我的车好好的停在停车位上,我心里不禁犯了一个嘀咕,车我记得是扔给陆景了。

我见车上没人,直接进了电梯,谁料在我家门口,陆景正在那低头玩手机。

陆景塞进我手里一个纸袋子,“你车钥匙,我觉得你可能没吃饭,买了三明治给你。”

许是我脸色真的不怎么好,也许是陆景觉得尴尬,我俩都沉默了将近半分钟之后,他清了清嗓子,“如果你需要一个肩膀或者是需要一个拥抱什么的,我可以给你。”

“我需要你滚,现在,立刻,马上消失。”

陆景摊了摊手,“OK”

陆景说完就走向了电梯,我机械的拉开门进屋,都没换衣服,躺在沙发上,失眠一整晚。

连着几天我的心情都不怎么好,工作上也遇到了瓶颈,我的顶头上司调去总部,她走前跟老总推荐我做那个位置,但是老总那边已经有了空降的负责人,即日上任。

没了男朋友,没了升职的机会,我本来一片光明的人生,瞬间就变得乌漆嘛黑。

这期间陆景没有联系我,这让我内心有点小小的失落的,可是换个角度想想,那样的人,终究跟我,是两个世界的人。

我想想也是,他那一副好皮囊,不去做个流量鲜肉偏偏做这行,真是可惜了。

我请了一周假去香港,我想趁这几天将一切都整理好,包括我跟王浩的事情还有我跟陆景的这段露水姻缘。

在香港这几天,我基本都是在肆无忌惮的买买买,香水手表名牌包,化妆品保养品还有衣服,基本是从上到下,将自己彻底装扮一新。

我存了五十万的嫁妆,花了十万块钱给家人买了保险,剩下的此刻都穿戴在身上!

在香港的最后一天,一有个高订的专柜销售给我打电话,说来了限量新款,如果方便就去看看。

女人天生对于限量俩字就没有什么抵抗力,就好比我,在自己收入范围内,我绝对是要穿好的用好的。

“许小姐,这是今天刚到的几个款式,”导购的专业性自然不用怀疑,“这边是限量款,都很符合您的气质。”

我选了两件去试穿,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竟然看见了陆景。

没错,是陆景。

十来天没见,他倒是没有什么变化,白色衬衫黑色领带,就是那种白嫩嫩的......嗯,反正就是依旧好看而且亮眼。

他正拿着一件金色的低胸晚礼服在一名约么四十岁左右的女人面前,言语里面尽是赞美之词。

这工作可是够敬业的,还带陪逛街。

“许小姐,这件白衬衫很适合你。”导购的话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也顺便吸引了陆景的目光。

我跟陆景四目相对,除了尴尬,还是尴尬。

陆景身边的女人掐了他的下巴一下,很是亲昵的说到:“陆儿,这几件我都要了,还哪几件好看,你帮我挑挑?”

我的目光瞬间就收了回来,装模作样的照了两下镜子赶紧钻进了试衣间。

衬衫刚刚脱下来试衣间的门就被推开,我转身看见陆景正向我走过来,第一个反应就是将我已经解开扣子的胸口护住,“你.......唔”

转载自公众号:好运故事    书《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