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H:以生命为中心的疗法

96
Olivia_6e8f
2018.08.04 10:27 字数 2234

        心理学中,理解上与临床治疗上有四个标准模式。

        广义来说,我们可以称第一个为认知的/行为的,着重于表面症状;第二个为心理动力的,着重于内心冲突;第三个是关于存在的,着重于存有(being)的品质;第四个则是系统上的,着重于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更广大的意识领域中的意识单体,或说得更终极一点,是生命本身当中的一个意识单体。

        这四种模式,就像是治疗的四个层面,我们称之为:表象的/物质的、象征的/灵魂的、形而上的/精神的,以及原型的/集体的。传统心理治疗的模式并没有把这四个层面全都考量进去。为弥补这个缺点,我们必须建立基于意识及我们能量场/身体中的意识经验的一个“心理——灵性模式(psychospiritual model)”。这个模式可以兼顾:

        让我们能聚焦在表面症状的转化、这些症状隐含的意义、我们作为一个人类的最基本渴望与此症状极其意义间的关系为何,以及作为一个生命本身整体意识中的意识单体,我们是如何让生命透过我们演进的。

        引导式自我疗愈(GSH, Guided Self Healing)是一种意识疗愈的模式。它是用来进行疗愈和转化的一种心理-灵性的、心智-身体的,以及能量的架构。

        它之所以是“心理-灵性的”,因为“心理”基本上是涉及灵魂的范畴,而灵魂的体现,则是透过深层的普遍性的叙事,这样的叙事本质上也就是“原型”(archetypal)的故事。这里所谓“原型的”,意指它们隐含深刻的结构;我们的表象故事实际上是一些深层故事的特殊代表,这些深层的故事赋予生命更宽广的意义和目标。而在“灵性”的层面,我们因此得以发现自己与一个更大的系统相连,最终我们全体是一个合一的意识。可以说:这个合一的意识,正是疗愈和转化的要素。

        人们经常谈论到心-身的关系。根据我的经验,其实并没有心-身相连这回事,因为这两种东西实际上是一体的,根本无法“连接”;他们是同一的。换个说法,我们基本上就是一个心-身合一的场域。在我们的心身合一场域里,才能发现最深的真实。

        通往心身合一场域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透过感觉。当我们受到创伤,身体上会显现一些不适感——痛苦、空虚、恶心、沉重等等。反之,当我们身处在开展的情境下,身体可能显现超强的感知力,我们或许可以称之为“通畅流动”——心被启发,思想被扩张,身体感觉变轻。对许多人来说,这些“感觉”并不仅限于我们的肉身,也可以透过比肉身更大的电磁场域、精神体、直觉体和灵性体来经验它们,这时我们感觉到的,可能是较低或较高的振动。

        引导式自我疗愈是一个能量的架构。在这架构中,所有一切都是能量的场域、中心,与流动。

        作为一个【场域】,我们是全像投影的(holographic,可参考量子物理学家David Bohm和《全像宇宙投影》作者Michael Talbot的著作)和形态发生的(morphogenetic,出自英国生物学家Rupert  Sheldrake“形态发生场理论”)。就全像投影来说,我们的每一个部分都涵盖在全体之中,而每一部分当中也蕴含着全体。在形态发生上而言,我们是更大场域的一部分,而且能取得这些场域中的所有智慧和理解,而同样的,这些场域也可以汲取我们所有的智慧和理解。

        说到【中心】,不论称为七个脉轮,或头、心、腹三个中心,它可以连接关系的不同层面,并把这些不同层面结合在一起。在场域和中心里出现的活动就是【流动】,是流动促使场域和中心之间的沟通互动。当我们得到了平衡,我们的场域是整合的,关系是清晰的,而且感到能量流动顺畅。

        一旦认知到自己是能量的场域、中心和流动,我们就可以开始描述创伤结构中所发生的事。创伤所造成的结果不外乎以下情形:

        ——它会破坏磁场的完整性,形成一种似是而非的经验,以为自己在这里,但事实上又不全然在这里;

        ——它也会遮蔽中心,导致关系模糊不清;

        ——或是阻碍能量流动,导致宛如河流被堵塞、污染般的情形出现,使能量停滞或淤塞。

        以上所有这些都会在身体上、情绪上、精神上、关系上或是灵性上显出症状。而GSH在能量疗愈的架构下,可以重新统合场域,重新调整并厘清中心,同时疏通被阻塞的能量流动。

        GSH另一个区别于其他方法的是,其他方法聚焦在症状上,而GSH则强调要了解问题核心。要了解核心,特别要从我们对普遍性原型故事的探索中来推演,而这些故事常常超乎我们所知。在小我(ego)的层次上,这些故事会常常掌管我们的行动,甚或彰显为自我挫败和反效果的症状。在灵魂的层次上,当我们意识到“一切都是为生命服务“的时候,这些故事会为我们打开启蒙和进化的可能性。

        GSH认为:人们基本上倾向寻求意义和辨认模式,而且它认为就是因为如此,去得知我们的故事,以及让这些故事得到承认,对于帮助个体迈入新发展阶段的成长和启蒙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在GSH里,这点特别有力量,因为个案是去找到他自己内在的故事,而并非依赖“专家”的引导。

        GSH疗愈系统创始人Andrew Hahn博士认为,人的小我(self)受制于物质世界的规则,于是死亡之后,肉身归于尘土。然而大我(Self)因为是属灵的性质,并不受限于此,而是受更高规则统御,于是这部分的能量在我们死后依然继续存在,它可以超越时间与空间,甚至超越不同的生命,而这部分永续存在的能量也携带着我们累积的所有的经验。我们从经验当中整合的部分变成我们的学习,而尚未整合的部分则形成创伤。

        生命总是不断的创造机会和经验,促使我们疗愈这些尚未整合的创伤,好让生命能够更趋完整,这是生命本身,或者说宇宙整体的内在驱动力。


本文根据GSH创始人Andrew Hahn博士的相关文章整理而成。



感谢你的关注,我是Olivia,目前在上海。我关注整体健康:瑜伽、普拉提,阿育吠陀,呼吸、静心冥想,心理疗愈,情绪释放,都是我正在从事的领域。我也是photoreading实践者,灵性英语学习者和户外徒步爱好者。

如果你想知道如何获得更全面的健康或者就上述相关内容与我交流,可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我的微信。感恩一切的连结。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