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雨》:周冲,我想给这孩子颁张好人卡

图片来自网络

周冲是周朴园和繁漪的儿子,周萍同父异母的弟弟,一个生性纯良、思想独立、明辨是非的笨小孩,周公馆里鲜有的不戴面具、率真而活的人。

除他之外,谁心里没点小九九?

然而,在当时那般大环境里,这样的他尤显格格不入。连他的母亲繁漪都说,自己的儿子活在梦境里。

周冲爱慕家里的女佣,四凤,便大胆向她表白求婚。毫无疑问,他被拒了,因为当时的四凤已经同他大哥周萍在一起,而他一无所知。

周萍爱四凤吗?我看未必。周萍与后母繁漪乱伦(补充:繁漪小周朴园二十岁,大周萍七岁),酿成大错,心中懊悔,转而移情四凤,以使自己忘掉那段错事,不奈繁漪纠缠不休,于是周萍决定离家去父亲的产业矿上做事。四凤哀求周萍带她一同离开,周萍作何态度:不带,等我回来。

他只为求得个人解脱。

回来接着说周冲,周冲被四凤拒绝后,并不在意,还表示要把自己教育费用的一半,分她上学。

周冲的思路是:我虽然不一定能和你结婚,但我希望你受教育。世界那么大,我想让你看看。

只是,周冲并不掌握财产分配权。

周冲年十七,尚处于受教育阶段,一切经济费用源自父亲,所以他打算找父亲商量。他把这个想法告诉母亲繁漪,繁漪认为他简直异想天开:你难道忘了,你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

周朴园何许人也?且看他另一儿子鲁大海的评价:你发的是断子绝孙的昧心财!

当然,后续发生的事并没有给周冲机会得到父亲答复。

矿上罢工,鲁大海作为工人代表来找周朴园谈判,周朴园避而不见。周冲同鲁大海攀谈,觉得他脑筋清晰,为人不错,反对父亲将他开除。

周冲说:我以为,这些人一起努力,我们是应当同情的,并且,我们这样享福,同他们争饭吃,是不对的,这不是时髦不时髦的事儿。

周朴园怎么想:你一小屁孩儿读过几本社会经济学书,反对无效!

周冲单枪匹马,带着同学的反对声劝说父亲。他只担了周朴园儿子的身份,没有实权,有的只是一颗赤诚之心。他的无作为可以被原谅。

后来一个雨夜,周萍出发前在四凤家幽会,被四凤母亲鲁侍萍发现。四凤羞愧难当,跑出去要跳河。因为前几刻钟,她还应母亲要求,对天起誓一辈子不见周家人。周萍逃也似的回家去,鲁侍萍去追女儿。

四凤最终没有跳河,她神情恍惚,在大雨中跑到周家,周萍这才决定即刻动身带她走。

此时鲁大海、鲁侍萍先后来到周家找四凤。

四凤告知母亲已怀孕三个月,鲁侍萍痛苦纠结,肠子都拧了十八遭:我怎么能放这对兄妹走?

可她还是松了口。

繁漪不依不饶,锁了大门带儿子周冲来搅局。周冲得知四凤的心上人原来是大哥,只道:你走吧,祝福你。

好孩子,气得繁漪差点儿跳脚,只能她自己摆出同周萍的特殊关系。还把周朴园叫下楼,嚷着下来见儿媳。

人全了,复杂关系也就理清了。周朴园道:萍儿,来,见过你母亲。

一次乱伦关系,周萍可以通过离家遗忘得解脱。两次,就只有以死求解脱了。

周萍四凤两目对视,双双崩溃。四凤一声“天呐”,跑出大厅。繁漪吩咐周冲跟去照看。

四凤在花园碰到被雷雨击断的电线,触电身亡。周冲为了救四凤,也触电身亡。

几乎同时,周萍在书房吞枪自杀。

让人眼花缭乱的突发事件,点着导火索的繁漪始料未及,自责不已。

最蒙圈的是始作俑者周朴园,他压根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却不过是年轻时候欠下的债,儿女偿还。

最无辜者当属周冲,他什么也没做,却有为这个悲剧家宴买单的份儿。他只是周朴园和繁漪的儿子,这一身份让他做了24k纯的牺牲品。

周冲仿佛一块洁白的电影幕布,是《雷雨》里背景般的存在,将各色人映得清楚、明白。

最后以周冲说给四凤的一段话作结:

“在无边的海上,有一只青的像海燕似的小帆船,我们坐在船头,望着前面,前面就是我们的世界。我们可以飞,飞到一个真正干净快乐的地方,那里没有争执,没有虚伪,没有不平等,你说好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