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东华凤九故事续写——第七章

第七章:即使不将疼痛挂在脸上,那痛也是一分不少的。


桃林生活自在,凤九每天除了煮茶烧菜,就是陪着帝君饮酒诵经,忙得不亦乐乎,极其享受这样的日子。

只是眼见着帝君的状况一日比一日好了起来,但是法力却没有要恢复的迹象,虽说凤九恨不得帝君能一直留在十里桃林,但仍不免担心,折颜刚回到桃林,便被凤九召唤了去。

折颜拱手行礼,见帝君气色尚佳,幽幽说道:“几日不见,看来小九把帝君照顾的不错”。

东华帝君坐在榻上,缓缓说道:“要说照顾,本帝君在这十里桃林养伤,才是承蒙上神照顾,多有叨扰。”

折颜翩翩一笑,说:“帝君见外了”。

趁着凤九出去煮茶的功夫,折颜终于跟帝君验证了自己的猜想。

“那日凤九心急如焚的带着你来这十里桃林找我,我便觉帝君的气脉有些不对劲,起初我只以为帝君是失了修为、又遭了天雷才会呈现如此不平稳的脉象,现在看来,怕是并非如此啊”,折颜一字一句的说道。

帝君看向折颜,神色肃然,“上神不愧是四海八荒医术最高明的神仙,想必是瞒不过上神的”,帝君顿了顿,接着说:“我为圆私心,也为圆凤九一个相守的心愿,让司命改了凡人命簿,下凡去历了个劫。”

帝君轻轻起身,接着说道:“原本定好了60年,回来时却生生少了18年,起初我以为是司命在我与凤九的命簿上做了手脚,后来才知道,这是……诛心之劫。”

“诛心之劫?”折颜惊骇的重复道。

帝君点点头,看向折颜,“不错,凤九……就是我的诛心之劫。”

折颜听罢,长长的叹了口气。

帝君苦笑说道:“我堂堂东华帝君,因着自己的私心,让四海八荒险些蒙受逆天之灾,如若不及时收手,怕是会连累凤九也被天命诛罚。”

帝君转过身,透过窗看向正在桃树下为他们二人煮茶的凤九,阳光穿透粉白的桃花,洒下斑驳的光影,忽闪忽闪地落在凤九身上,有着淡淡的暖意,衬得帝君眼里的落寞愈加明显。

“天命说有缘如何?无缘又如何?本帝君在过去的数万年里从不曾惧怕天命,更无需天命施舍,只是……”帝君看向折颜,一字一句坚定的说:“我不能让凤九也不得善终……”

其实折颜当初也没有想到,堂堂东华帝君竟然会下凡历情劫,虽然那时他死都不肯承认对凤九的感情,但是,从他百般维护凤九的种种行为中就能看出,帝君对这个终日围着自己报恩的小狐狸已是不同。

当日,凤九不惜断尾幻化成法器,为帮东华帝君在三生石刻上名字,她承受着剜心之痛。在凡间时,凤九又不顾自身安危,冒死替帝君挡了一箭,承受了穿心之痛。这段感情任谁看来都会觉得凤九爱的太过用力、太奋不顾身,甚至会觉得她根本无法从东华帝君那里得到回应,可是如今,当折颜听到帝君亲口说出凤九是他的诛心之劫时,他便信了,在这段感情里,凤九从来不是一意孤行的,帝君不是没有七情六欲的石头,他怕是早已对凤九情根深种。

三生石定天下姻缘,当年帝君为护苍生,亲手毁掉了自己的姻缘,这本就是逆天而行,如今他不仅动了凡心,还爱上了凤九,就更是逆天命的大不韪,所以天命才收回了他们原本可以在凡间相守余生的缘分,还散了帝君九成法力以示惩戒,逆天而为的后果,即便是曾经的天地共主也是承受不起的。

只是这诛心之劫实在太过痛苦。

诛心诛心,诛相爱之人的心,诛心诛心,便是要把这颗爱人之心鞭笞至竭。想必帝君对凤九的感情每深一寸,诛心之劫便会反噬他的法力一寸,几十万年的法力一夜之间消散无几,帝君的情有多深,已不言而喻。

折颜感叹:“忍着诛心之痛,仍愿以这种方式和心爱的女人在凡间圆一场夫妻情分,帝君也是个性情中人。”

帝君对折颜说道:“上神既已知晓真相,还请不要告诉凤九,本帝君既不能许她未来,还是让她慢慢放下吧。”

折颜透过窗看着凤九,轻轻叹气,“想必帝君也是知道的,九尾狐一族天生就是一根筋,认定谁就是生生世世,小九当日能忍受剜心之痛断尾,只为求得一份与你的姻缘,便可知她是不会轻易放手的。”

折颜看着眼前这位曾经遇神杀神、遇魔杀魔、心系苍生、无关红尘的天地共主,终于不得不信,不论是谁,一旦动了情,便没有了退路。

直到折颜告别帝君之时,也没有喝上凤九煮的热茶,因着凤九煮茶的功夫,嗅着十里桃林沁人心脾的桃花香,竟在茶案上犯起了瞌睡。

帝君送走折颜,来寻凤九时,便看见她一脸渴睡的样子,踏踏实实的伏在茶案上,他无奈的挑了挑眉,轻轻叹气。

只见凤九呼吸均匀,嘴唇一张一翕,小脸被火炉的热气烤的通红,帝君不觉心动,伸手想去贴一贴那通红的小脸。

谁知凤九像是有所感应似的,竟猛地睁开了眼睛,忽闪着睫毛,凝视着帝君。

空气中弥漫着茶香,混合着淡淡的桃花味,着实让人迷醉。

帝君满目柔情的看着凤九,一只手落下也不是,收回也不是,尴尬的停在半空中。

许是又被抓了包,帝君有点难为情,只听得他霸道地对凤九说:“看什么?把眼闭上。”

凤九便真的鬼使神差般乖乖地把双眼阖上了,呼吸中透露着紧张,脑子里不断闪回着与帝君相遇以来的点点滴滴。

当初,凤九误闯赤焰金猊兽的领地,被那怪兽追讨,帝君及时出现救了她,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帝君从天而降、翩翩威武的样子简直美好的一塌糊涂。后来,凤九被爱慕帝君的织越公主扔到锁妖塔里,莫不是帝君及时赶来,同父神留下的镇塔之妖殊死搏斗,凤九恐怕早就命丧天宫了。在凡间,帝君变成了一代君主,即使下凡历劫的他并不记得前世,却也真心实意的爱护着那一世的九儿,相守的日子里,帝君毫不吝啬对她的疼爱,总是耐着性子陪她胡闹、容她任性。在众人面前,帝君对凤九格外的维护,见她受伤,原本喜怒不形于色的帝君竟不自觉的情绪波动,甚至迁怒于他人,眼中尽是自责和心疼。凤九突然觉得帝君也许早就爱上自己,只是她是只笨狐狸,竟然如此后知后觉。

凤九想着想着,嘴角隐隐流出一丝笑意。

帝君微凉的指尖触碰到凤九的脸时,她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随后,竟朝那大大的手心贴了贴,陷入了这温柔又宠溺的爱抚里。

东华帝君就是有这样的魅力,平日里见他不苟言笑,即便说话也是少言寡语、尖酸毒舌,从来一副至高无上、遥不可攀的姿态,但只要他肯稍微的播撒一点柔情,任三道六界的任何女子都是招架不住的,只是这世间,喜欢上帝君是再容易不过的事,被帝君喜欢却是再困难不过的事。帝君确实早就爱上凤九了,早的恐怕连他自己也不自知。

X`�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