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等 世上唯一契合的灵魂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从不想独身,却又预感晚婚;

我在等,世上唯一契合灵魂”——《晚婚》


有人说,年轻不听李宗盛,回首已是曲中人。因为他的歌中总是明明白白的讲诉那求而不得的爱情,了解他的人都听过他故事,那是爱情的故事。

李宗盛早年是结过婚的,是因为爱情还是因为别的不得而知了,但是那个生命中让他抱憾终生的人依旧出现了。林忆莲,花一样的年纪,事业正红,就像歌里说的。只因为在人群里多看了一眼,他便不顾一切的放下责任奔去她的身边。不为世俗所认可,因为他已婚,家中且有两个孩子等候,但是这些并没有羁绊他。同样,她放弃了事业,去到了加拿大。最终,1998年两位“有情人”因为爱情步入了围城。

张爱玲说,男人一生都有过这样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玫瑰就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玫瑰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玫瑰就是衣服上的一颗米饭,红的还是心口的一颗朱砂。

2004年,他们相约又走出了围城。


小时候,我以为最好的结婚时间是27岁。

参加工作以后我才慢慢的增加阅读,用作补充那些年错过的知识。一本 《杨绛传》重塑了我的爱情观,和对婚姻的理解。曾经也有过年轻时候荷尔蒙波动,那是最纯真的荷尔蒙。杨绛先生和钱钟书的婚姻是平等的爱情的结晶,他们深爱对方,同时他们平视对方。钱先生评价妻子:最贤的妻,最才的女。钱钟书创作《围城》用时三年,期间多次想放下手中的笔,但是杨绛先生的劝说之后,直至完成,当中还有一些妻子的题笔。比如:婚姻就像一座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

宋慧乔和宋仲基离婚了。网友说,观众已经走出了太阳的后裔,但是他们却没有。等到发现生活不是电视剧时才意识到,这座城和戏里说的不一样,落魄的又出来了。

小时候我以为27岁会结婚,那时候有了工作,收入稳定,自己也成熟了。可是,现在却有些畏惧,我和朋友开玩笑说,我可能有婚姻恐惧症。当然不是真的婚姻恐惧,只是还想再等等,看看世上那个唯一和我契合的灵魂究竟如何。

《围城》中主角方鸿渐一生有五朵玫瑰,和他步入婚姻的那朵最终成为了衣袖上的白米饭粒,红玫瑰终生求而不得。

第一次读《围城》时,是抱着阅读名著的心态,不懂爱情的滋味,不喜婚姻的无味。第二次读的时候,是期待,期待那个人的出现。后来,慢慢的再回想时,便希望再慢一点,再慢一点到来,这样我正好,你也正好。

我从来都不想独身,却又有预感晚婚,我在等唯一契合的灵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