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东华凤九故事续写——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如果一个人的感情得到了解脱,那么另一个人将走向可怕的地狱。


凤九努力从风雨中睁开眼,看清了眼前人,略带哭意的喊了声:“帝君”,挣扎之间,缠着凤九的震天索链越来越紧,凤九吃痛的表情都落在了帝君的眼里,让他不由的心生一紧。

帝君双目赤红,横眉冷目,表情和那次为救凤九大战镇塔妖时一模一样,不,好像更为甚一些。

眼见着帝君周身仙法因节变呈现出妖异的赤红色,凤九尽是心疼,又隐约不安。

苍何剑似乎感受到了帝君的愤怒,隐隐异动,像是在酝酿一场大战。

鲛人族首领一面念诀让那震天索狠狠折磨凤九,一面在暗处观察东华帝君的神情,昔日喜怒不形于色的东华帝君,此时却眼见着心中怒火愈加旺盛,似在体内熊熊燃烧。三道六界都知东华帝君是石头里蹦出来的神仙,无父无母,无牵无挂,生性道高魔重,亦正亦邪,一念之间可成仙,一念之间可成魔,如果能找到他的弱点激怒他,势必会让他爆发毁天灭地的力量,成为四海八荒最大的隐患。

鲛人族首领算准时机,终于现身驻立长海之上,阴阳怪气的说道:“东华帝君,你自诩没有弱点,天下无敌,竟不知如今这小丫头居然成了你的牵绊?”

帝君狠狠盯着那不知死活的鲛人族首领,心想,震天索几十万年前便从世间消失,鲜少有人知道它被父神封印在了长海水晶宫,想必鲛人族与翼族定是攻占了长海,才为震天索解了封印,不管现在震天索上养着的是谁的元神,若将鲛人灭族,震天索就会失去控制,必将就近一并吸纳了凤九的元神,而想要救下凤九,眼下只有斩断震天索这一个办法。

看似波涛滚滚的海面上,随着鲛人族首领邪魅的狂笑,顿时被业火弥漫。熊熊大火烧的凤九难以自制,现出了狐狸尾巴,在震天索上痛不欲生的挣扎着。只是为何凤九看向帝君的眼神里没有丝毫恐惧?许是因为有帝君在,她什么都不怕,她敢为他生,亦敢为他死,爱他……早已变成了一种本能。

前世因,来世缘,却让他们在今生相见,徒增了一段无果的苦难……帝君的心被凤九逞强的眼神揪的痛了,凌厉的目光在看向她时才会变得分外柔情。

帝君心疼这只小狐狸,她为他混入太晨宫,替他挡剑、为他断尾,在若水河畔不顾安危的帮他挡住擎苍的攻击……桩桩件件她都以命相付,说是在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却不知这恩情早已是他欠了她的,还不清了。

各分支部落听说东华帝君亲自出战,认定是发生了非同小可之事,纷纷向长海赶去。一同抵达长海岸边的还有闻讯而来的狐帝白止,以及凤九的爹爹白奕上神,看见被吊在海面半空、被业火包围着的凤九,岸上的两位颇为心疼。

太子夜华、三殿下连宋和司命星君不久后也赶到了长海,将帝君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随白浅匆匆赶来的墨渊上神。

看着眼前这一幕,墨渊上神已觉不妙,不由地屏气敛息,沉沉地为帝君捏了一把汗。

业火越烧越旺,肆虐蔓延,似要将这四海八荒燃烧殆尽。

鲛人族和翼族的残部从彼岸倾巢而出,形成法阵,将一众仙神团团包围,资历尚浅的小仙顷刻间被火攻身,使出的法力遇火即焚,引得周遭更猛烈的燃烧起来。

料定东华帝君会在凤九和苍生之间难以取舍,鲛人一族的首领仰天长啸,“东华帝君,你乃曾经的天地共主,必知天命难违,今日,你若想救你心爱的女人,这业火便会烧遍八荒,若想救苍生,怕你心爱的女人就要遭殃了,连天命都助我族一统天下,不想死的话就此屈服罢。”

东华帝君虽然已经交出了执掌天下的权利,但是只要他开口,四海八荒就没人敢忤逆他,如今区区鲛人一族居然敢拿他心爱的女人和天下苍生相要挟,显然已足够激怒帝君,一股令人颤抖的强烈杀意弥漫在空中。

震天索威力无边,生性暴戾,想要斩断震天索势必会耗尽毕生修为。断索将会把先前唤醒它的最后一个元神的意志无限放大,爆发出吞没天地的能量,到了那时,四海八荒恐将无宁日。

墨渊上神与东华帝君都明白,若想抑制震天索随元神进一步黑化,就要将更为强大的元神注入索内,这四海八荒,恐怕只有东华帝君有这个能力跟混在索中的一众怪力乱神一较高下,而眼下,为护苍生和凤九,摆在东华帝君眼前的路似乎也只有这一条,墨渊隐隐不安。

悬在半空的凤九看着周身红光的东华帝君,愈发不安,她无助的朝帝君摇了摇头,凄婉的叫了一声:“东华”。

凤九知道,帝君若斩断震天索,将会给四海八荒带来灾祸,她不想她爱的人成为天下的罪人,他是她的帝君,亦是天下的帝君。

帝君听得凤九的声音,双眸灼灼,凝望着她,眼中似有流光闪过,他隐忍着别过头去,目光渐渐变得冷冽,气势逼人。

“东华,不要”,凤九急促的喊道:“九儿不怕死,九儿愿为你和天下苍生而死,只要你生生世世记住九儿”,话音刚落,凤九使出最后的力气,奋力挣扎,试图激怒震天索。

岸上的狐帝白止和凤九爹爹白奕上神大声喊道:“小九,不要。”

震天索感到所缚之人的反抗,冰冷的索链不由分说地狠狠嵌入凤九的手脚,樱粉色的衣裙上瞬间漫出了血色。

帝君大喊一声:“九儿”。

眼见着凤九痛的快没了意识,帝君瞬间勃然大怒,他深知如若他真的置苍生于不顾,凤九定然不会愿意,他爱苍生,更爱凤九,既然她不想自己毁天灭地保全她,他便会听她的。

海风愈发诡异,吹得人睁不得眼,只见海面上迎风而立的东华帝君双眸似血,像是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他一跃而起,冷冷地执起苍何剑,一团似火红流猛然从帝君体内喷薄而出,苍何剑周身汇集着元气,直升半空。

东华帝君语声虽淡,气势却沉:“本君十万年来未理战事,你便忘了,从前本君执掌六界生死,是怎样的风格?”接着一声怒吼,瞬间海立山崩,天地轰然。

墨渊上神见此情景,急忙喊道:“不好。”

震天索上的凤九气息奄奄,死命的摇头,嘴上念着:“东华不要,不要。”

苍何剑随元神召唤,蓄势待发,帝君浑身一震,手起剑落,冷利的刀锋已经旋斩而至,一束剑影攀上震天索,岸边众人顿时感到一股强大的气流迎面袭来,震天索应声断裂,悬在索上的凤九直直的朝海面跌去。

帝君一跃而起,大喊一声:“九儿”。

顷刻间,狂风肆虐,吹得岸边火焰烧的愈发激烈。

帝君抱住险些落入业火之中的凤九,稳稳的将其抱到岸边安全的地方,凤九一张小脸因为疼痛扭曲到了一起,直到觉得双脚落了地,她才缓缓睁开眼睛看向帝君。

帝君在二人四周设起仙障,将凤九紧紧地护在胸前,生怕有谁再伤了她。怀里的凤九奄奄一息,双手却牢牢地环住帝君,手脚上鲜红的血印子让帝君觉得分外心痛。

岸边众人顷刻间围了上来,却纷纷被帝君的仙障阻挡在外。

眼见着断裂的震天索在空中发狂,被吸走元神的正是那狂妄自大的鲛人族的首领,为祸八荒的意志凝在断索里,震天索突然如同电光四射的陨石一般,狠狠的朝海面砸去,顿时,海面上火花四溅,天地之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笼。

帝君从袖中取出一枚琉璃戒,戴在了凤九的手上,轻抚着凤九的脸,眼中已是雾气弥漫。

听得他微颤着声音对凤九说:“九儿,生生世世,本君都会记着你。”

b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