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住寂寞,守得繁华 51 守望未来

——一个不成熟男子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英勇地死去,一个成熟的男子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卑贱地活着。

——我将来要当一名麦田里的守望者。有那么一群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玩。几千几万的小孩子,附近没有一个大人,我是说——除了我。我呢,就在那混账的悬崖边,我的职务就是在那里守望,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来,我就把他捉住——我是说孩子们都是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儿跑。我得从什么地方出来,把他们捉住。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我只想做个麦田的守望者。


你想成就一番事业证明自己,可能会不惜一切代价,整合资源和人脉,处心积虑,运筹帷幄,最终你也许成功了,又迷失了,也可能是失败了,又醒悟了。证明自己是一条永无止境的征途,唯有守望理想,才能走向未来。

为了改变H公司现有人员保守和知识结构陈旧的现状,公司决定引进一批优秀的人才,通过新鲜血液的输入,与外部市场接轨,实现公司的健康发展。

财务、整合传播、人力资源、业务体系,从高管到员工,全面铺张开来。老员工以好奇的眼光观察着这些新入职的精英。

他们或有着高大上的学历,光鲜的名企经历,或有着骄人的历史业绩,行业内小有名气,在领导欣赏和期许的眼光中,他们如天之骄子,光芒万丈。他们穿着得体大方,优雅知性,衬托的这个朴素的环境黯然失色;他们走路昂首挺胸,气宇轩昂,似乎高不可攀;他们说话彬彬有礼,职业范儿十足,专业词汇加杂英文单词,似乎深不可测。

新员工也好奇的观察着这个企业:老员工笑容可掬,衣着简单朴素,如同邻家兄弟姐妹;爱岗敬业,常常加班很晚,虽然效率不高,但任劳任怨,甘之如饴;领导们谈心多,谈目标少,工作计划都是看个人能力,能者多劳,不强求;管理上破绽百出,员工却很少钻漏洞,按部就班,踏踏实实。

“今年中台系统的改造,是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公司把所有的预算,做成了团队奖励,没有引进外部顾问公司的计划,只能靠我们自己完成。”信息部总监徐文峰在团队的例会上宣布了这个消息,刘鑫的脸上淡定而从容,在他眼里,似乎没有解决不了的技术问题。

刘鑫入职8年多了,他凭着对职业的热爱,为公司解决了无数的技术难题。在他看来,用最低的成本快速解决问题,是一件功德圆满、无比自豪的事情,如果说真的有一劳永逸的事情,那就是不断迭代更新,颠覆重建成本高,风险大,不是H公司这样的传统企业可以承受的,但是日拱一卒的完善和进步,却能让公司始终保持活力和进步。

“刘鑫,我想做个表单,你能帮帮我吗?”曾经一起奋斗的情谊,林晓对刘鑫信任且依赖。

“行,不过不要让我领导知道,否则他以为我很闲,随便接私活。哈哈。”林晓听了刘鑫的话,先是惊讶的愣了一下,继而开心的笑了。换做其他人,巴不得希望领导知道自己多做了工作,等着求夸奖和鼓励,估计只有刘鑫,为了爱好去工作,不在乎领导的评价。

“咦,你怎么来这么早,还霸占了我的位置。”林晓看着坐在自己位置上的刘鑫,惊讶的问道。

“你应该问我为什么下班这么晚。”刘鑫抬眼看了林晓一眼,顶着两个大黑眼圈,似乎没有打算给她让位置的意思。

“啊?昨晚没回去啊?你继续弄吧,我换个别的地方。”林晓怕打扰他们工作,赶忙腾出地方离开了。

“给你们的早餐,六个人,都有,赶紧吃,吃完再弄。”一会儿功夫,林晓就拎着一堆热乎乎的包子、豆浆、茶鸡蛋匆匆赶过来。

刘鑫感激的笑了笑,顺手拿起一个包子,边吃边盯着屏幕继续奋战。“不要着急,这个方法不行,就换一个,总会实现的。”刘鑫一边鼓励着团队,一边继续探索着新的路径。

团队的小伙伴们脸上时常挂着倦态,却丝毫没有怨言。林晓以为这只是刘鑫团队工作的偶然状态,没想到,这样的情形,每个月都有几天,持续了将近一年。

听说当时外部顾问报价100万,也未必能实现中台改造的目标,而刘鑫他们,硬是咬牙坚持下来,真的实现了。那一刻,刘鑫笑的骄傲又自豪,林晓从他的笑容中,感受了踏实的依赖。只要有他在,纵使有千难万险,他也不会退缩,排除万难也要去实现理想和目标。这样的人是是幸福的。

“整合传播部的合同怎么这么乱?”法务部的同事找到内审部负责人沈昌,“沈总,您看一下,付款条件都是有利于乙方,产品和服务的验收标准也不明确。”

沈昌有着多年的监察和审计经验,他仔细看过合同,就明白了事情的原由,“这是整合传播部新来的总监张文鑫审批的吧?他这个人看着就不靠谱,我要好好查查。”

张文鑫来自品牌咨询公司,演讲能力一流,善于运用夸张的形容词来描述他的宏伟蓝图,他要在互联网门户、知名卫视的娱乐节目、一线的流量平台高曝光公司的品牌和形象,在他眼里,没有用钱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真的没解决,那就是钱没花到位。

“沈总,有个事我不知道怎么办了,我觉得很严重,需要和您沟通下。”出纳冯珊找到沈昌,拿着一堆的报销单。

“这是张文鑫张总的打车票,好几张是时间重的,第一次的时候,我以为是不小心弄错了,退回去让他们重新贴,结果第二次提交上来,还是有问题。”

“你看,晚上一张八点的50元打车票,紧接着又一张八点十五的80元打车票。然后十点又一张120元的,他解释的是一晚上见了三个客户。十五分钟见一个客户,太牵强了,总裁都没有这么日理万机的。“

”还有这个,时间上重叠在一起,虽然金额不多,但是感觉不太好,我们是不是要防微杜渐,警示一下。“冯珊以多年处理票据的经验判断,判断这是有意在假公济私,钻漏洞。

接连接到对张文鑫的投诉,沈昌觉得这个事情比较严重,还是请示下领导比较好。

财务总监许辉听完沈昌对这些事情的详述,当机立断向总裁汇报,王总听完,不置可否,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目前正是用人的关键时期,不要捕风捉影,把好不容易引进的人吓跑了。你们先看看有没有触犯干部十戒的证据。”

许辉和沈昌对领导的态度有些失望,好像他们不顾大局,是打小报告、落井下石之人,他们决定决定细细梳理,拿出更详实的证据来证明事情的严重性。

“H公司挺好,人傻、钱多、没人管,可以再把我们弟兄多招一些进来,享享福。”张文鑫得意的看着自己前后左右的小弟兄,成就感十足。在张文鑫极力推荐和争取下,这些小兄弟不仅拿到了三倍于原来薪酬的工资,张文鑫还经常大笔一挥,随便给他们发奖金。小弟兄们前呼后拥的喊着老大,张文鑫沉浸在这种权力带来的快感中无法自拔。

“整合传播部招人标准和程序都不对,我坚决不同意,但是领导批了,我也没有办法!”秦霞忿忿的指责着梁总没有原则,肆意纵容,导致整合传播部的员工乌烟瘴气的扰乱规则。

“他们部门部长薪酬标准也远远超过了职位本该有的范围,结果张文鑫一申请,人家摇身一变,成总监助理了,这种干部经过认证和考察了吗?”范毅伟看着这荒唐的结果,也很无奈。

“他们部门半年度开会居然去海南开的,公司从来没有过这先例啊,这是去旅游还是去工作了?谁批的他们的预算呢?”行政部的经理也怒气冲天的抱怨到,“合着是不花自己的钱了,一点都不知道心疼。”

就在张文鑫肆意践踏公司规则,挥霍公司资源的同时,内审部的调查脉络也渐渐清晰。张文鑫合作的乙方公司,大都是没有名气,甚至是在他入职后才注册成立的,而且已经明确有两家和他有利益关联。签署的十几份合同中,到期未履约的有一半,大都因为对方无法提供满足公司的产品和服务,但是预付款都在50%以上无法收回,有的甚至已经付完全款,还没交付过任何的产品和服务。他的职业道德和素养,可见一斑。

“这些人就是江湖骗子,到处招摇撞骗的,把公司祸害完,自己金盆满满,拍拍屁股走人了,不管别人死活。”沈昌怒火攻心,实在忍不住在办公室怒吼。

王总看着许辉提交的审计报告,迟迟没有批复,目前正是一场重大品牌宣传活动的关键时刻,这个时候惩处张文鑫,很容易功亏一篑,他忍受着煎熬,没作声。

他如同站在险峰之巅,如履薄刃。一面是绝壑千尺,悬崖峭壁,一不小心,很可能粉身碎骨;一面是无垠的湖水,妖魔怪兽,同样凶险万分。

他要做的不是处罚一个人,而是抉择企业未来的路。在品牌建设上,企业总是在0到1之间来回彷徨,跌入谷底又攀上悬崖。这场攀岩的马拉松需要的是同心同德的战友,但是同行的却总是不同心,为什么寻找一个一起守望未来的人,如此艰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