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交易(42)

5字数 2957阅读 547

[情感]《交易》总目录

第四十二章  深谋远虑  安排妥当

依婷一旦下定决心,她就立马付诸于行动。她把她和孩子的衣服、鞋子、孩子的玩具、自己的证件……能打包的东西全部打包,不能打包的全部扔掉。

好在东西并不多,很快她就把东西装进了袋子、包袱或者是纸箱里。

整理好东西,依婷突然想起来应该给弟弟打个电话,让弟弟打个货运出租过来,把她结婚时的家电家具和锅碗瓢盆拉回老家,弟弟家需要就留下用,不需要的就给爸妈用,毕竟这些东西才用了五六年,还比较新,卖了不值钱,留在这座房子里也不多卖钱。

给弟弟打通了电话嘱咐好后,依婷觉得少了一块心事。此时忙碌一个多小时的依婷累得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一静下来,依婷就想到管主任的疯婆子对她的凌辱,想起她就一肚子气,可再想到疯婆子以后找不到自己时那气急败坏的样子,依婷就觉得特别解恨。

“死疯婆子,让你再疯,即使你再厉害,找不到我,看你还怎么疯去!你打我侮辱我,就必须为此付出代价,我让你拿不到钱又找不到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想到这里,她也不生气了,整个人又有了精神头,她悠哉悠哉地把不要的东西扔到一起,然后再一趟一趟地送到楼下垃圾箱旁边。

等依婷把家里的东西收拾完以后,终于接到了谷院长的电话。

“小萧啊,管主任的老婆可真难缠,幸亏你没来,要是你来了,今天肯定要吃大亏。”谷院长喘了一口气,接着说:“这家伙,可一点也不讲理,我好说歹说,总算是走了……”

“她刚走吗?不知道最后她怎么说?”依婷连忙问道。

“是啊,才走不一会儿,她能怎么说?非要找你要钱呗,我费了那么多口舌,最后她说看我面子先回去,明天继续过来找你要。”谷院长无奈地说。

“明天继续去要?那我怎么办?我哪能那么快就凑够钱?”依婷装作有些着急地问。

“你就先不要过来了,医院这边我帮忙顶一下,明天她再过来捣乱,不行我就报警。”谷院长有些生气,语气高扬。

“给您添麻烦了谷院长,谢谢您了!”依婷还真担心事情闹大她走不了,又赶紧说:“报警又能怎么样?我还是抓紧时间凑钱吧,您就多担待点,她再来闹,您多安抚一下,我赶快把房子出手,告诉她,再给我两天时间,我卖了房子一定会第一时间还钱给她。”依婷不想打草惊蛇,只好应付道。

“也只好这样了,毕竟这事我也不能太偏向你这边,不然又不知道她会怎么胡说八道了。”谷院长说完,忍不住长叹了口气。

“非常感谢您了,改天我请你吃饭道谢!”依婷再次道谢。

“跟我就别客气了,一会儿我取点钱,你到我办公室里来拿吧。”刚说完,谷院长仿佛觉得这样不妥,又急忙纠正说:“算了,还是我给你送过去吧!”

“谢谢谷院长了,我现在在我同学这里呢,你取了钱一会儿我们再联系吧。”依婷怕谷院长来到她家里看到这一切会再生枝节,便随口胡诌道。

依婷其实不想要谷院长的钱,可转念一想,出去后需要租房子,需要吃饭,需要找工作,这一切都离不开钱,出门在外手里有点钱,总比没有好。

打定主意,依婷就认真修饰了一下自己,然后拿着包出了家门。中午宝儿在幼儿园就餐,倒是省了依婷一点心思,她决定拿着谷院长的钱先请他吃顿饭,下午去接宝儿,给宝儿告个假,然后在晚上,趁着夜深人静打车回家,把宝儿先放爸妈那边,等自己安顿好了,再接宝儿过去跟自己一起生活。

依婷在街上溜达了不一会儿,就接到了谷院长的电话,谷院长问依婷在哪里,依婷说是刚从同学家出来。依婷又急忙追问谷院长在哪里,当听说他提钱出来了,依婷马上说道:“谷院长,您真是个好人,等您老同学自由了,一定要让他好好感谢您!”

谷院长一听这话,明白其中的意思,说道:“我老同学欠我的情另说另讲,帮你不全是因为他,主要是看你孤儿寡母的挺可怜的,你不要以为我是好心的善人谁也能帮,我帮谁也是要看缘分的。”

“不管怎么说,您帮我的这份情,我会好好记在心里,今天中午一起吃个饭吧,可以约上小溪,人多也能热闹点。”依婷发出邀请。

“你还嫌事不大啊?吃饭就算了吧,别再吃出什么是非来。”谷院长推辞道。

“能有什么是非?照您这么说,以后我不能在您那里上班了?”依婷怕自己的质问引起谷院长的误会,赶忙解释道:“谷院长,是这样的,现在遇到这种事,老邹又联系不上,我也没人商量,有件事我想听听您的意见,您要是怕人多嘴杂,就我们俩人一起吃个饭,一来是感谢,二来您帮我出出主意,您就算看您老同学的面子,答应我好吗?”

“这……好吧,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吃饭的地方吧?我们去那里碰面吧。”谷院长犹豫了一下,随即安排道。

“好的,您等我,我很快就到。”依婷迅速回答道。

放下电话,依婷就打车往他们第一次聚会的地方赶去,那是一处偏僻幽静的农家小院会所,招待的都是熟客,很少有外人知晓,依婷来到这里,不由佩服谷院长的心思缜密。

等了片刻,谷院长就驱车赶到,俩人来到第一次他们四个人一起吃饭的房间,看到物是人非,不觉唏嘘不已。

谷院长张罗点了四个菜,俩人坐下,开始东拉西扯起来,一会儿说起老邹的现状,一会儿说起依婷的离婚,一会儿又说管主任和他的老婆的事……

提到管主任的老婆,谷院长开始讲起他们的故事来。说管主任的工作想当初都是沾了他老丈人的光,还说虽然管主任丑点,但是他懦弱听话,对他老婆和她家里人都言听计从等等。

一顿饭吃了将近两个小时了,依婷怕耽误事,不得不赶快把话题引向自己。

“谷院长,今天中午跟您吃这顿真是赚了,听您讲了这么多有趣的故事,把我烦闷的心情一扫而光,谢谢您了!”依婷端起酒杯,敬谷院长,俩人一饮而尽。

“依婷啊,你能不能不要跟我这么客气?我们的关系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有事我帮忙,理所应当。”谷院长说完,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里面包了一沓钱,他递给了依婷。“这是两万元,你先拿着,先赶快去租个房子,别等卖了房子以后没有地方住。”

“谷院长,您的大恩大德我无以为报,以后就是需要我当牛做马,我也不会推辞。”依婷接过钱,继续表达着诚挚的谢意,“等这事结束后,我一定好好感谢您!”

“别总是您您的,好像我比你大好多是长辈似的。”谷院长假装有些生气,不满地纠正着依婷,“你要怎么感谢我?以身相许吗?”他开玩笑似的打趣着。

“以身相许可以吗?如果可以,我没意见!”依婷接着谷院长的话,也开着玩笑。

“哈哈,不可以的,你要是以身相许我,那我老同学还不杀了我啊?”谷院长笑着,掩饰着脸上的尴尬,“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我一定对得起老同学的嘱托。”

“其实,今天约你还真是有事想请你拿个意见。管主任的老婆那么一闹,即使我对所有人发誓说我没勾引管主任,恐怕大家也不会相信了。我想离开医院,换个工作,不知道你有没有好的建议?”

“辞职不干了?也好,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是对的。”谷院长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喜不喜欢做推销?我认识不少做药品和医药器械推销的,收入不错,如果你不反对,我可以帮忙介绍一下。”

“这是个好主意,你什么时候方便给他们打个电话,介绍一下我吗?”依婷拽着谷院长的胳膊,高兴地问。

“行,下午回办公室,我找到他们的电话,就帮忙联系一下。”谷院长拍了拍依婷抓住他胳膊的手,看依婷没有反对,然后就握住了。

“好吧,我等你好消息。”依婷有些不好意思,不自然地抽出了被谷院长握住的手,俩人之间的气氛瞬间变得尴尬起来。

“吃好了吗?吃好了我们就回去吧。”谷院长打破了沉默,依婷也没有反对,接下来俩人一前一后出了会所。

依婷上了谷院长的车,虽然车上再也没有拉拉扯扯的肌肤之亲,可暧昧的感觉却不知不觉的在车里氤氲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