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败局 | 吴晓波

字数 3396阅读 84
  • 哪怕对于那些刚刚进入中国市场的跨国企业来说,中国新兴企业的失败案例依然具有借鉴的价值。中国市场是一个差异性很大、国民特征很明显的市场,东西横跨上万里,南北温差50℃,世界上很难寻找出第二个如此丰富和辽阔的市场。

  • 斯蒂芬·茨威格曾在《人类群星闪耀时》中写道:“一个人命中最大的幸运,莫过于在他的人生中途,即在他年富力强的时候发现了自己生活的使命。”

  • 中国企业圈,有一种特殊的、宜于奇迹萌芽的土壤。 这可能跟东方人的审美趣味有关。我们总渴望有一些超出常规和想象的事件发生,并以此为兴奋剂来刺激我们的感官。因此,我们往往乐于看到奇迹的发生,并大声地将它传播

  • 中国的传媒历来有非理性的一面,在它们的价值判断体系中,最容易得到宽容的是弱者,最受尊重的是思想者。因此,最上乘的策划应该是:把被策划方包装成一个弱者或思想者的形象。因为所谓的强者,在传媒眼中是不受宠的。在它如日中天的时候,自然会有无数记者围在强者身边团团转,可是,一旦企业出现些许的危机,他们立即会反戈一击,以反思、知情、评判的角色来表现自己的职业道德。这些道理,至今不为中国的许多企业家们所领悟。

  • 在秦池无言没落之后,关于秦池败因的议论一直余音未了。 曾经充当“秦池第一谋士”并写出过《与标王共舞》的北京策划人王克历数过秦池的五大危机: 一、传媒主导秦池发展,这种发展的来势之猛,令人始料未及,所以,这种发展本身还没有进入“增长战略”的层次;二、过分急速的增长可能导致市场与企业不相适应的局面,或使企业营销失控而超出企业现实规模;三、企业的迅速增长可能激化企业管理跟不上企业发展规模的矛盾;四、短期的过快增长可能导致企业紊乱、没有效率,并因此对企业长期发展造成危害;五、发展的概念不单是市场份额的扩大,不单是产品产量的增加,而是以企业全方位进步为特征的。尽管我们曾经根据秦池的现实情况,提出了“可持续发展战略”,可惜秦池仍没有跳出“颇为突然的、无法控制的衰退和下降”的周期律。

  • 当时巨人的M-6403汉卡在市场上卖得十分火暴,1993年的销量便比上年增长了300%,每年回款有3000多万元,如果保持这样的势头,盖楼的资金应该不成问题。史玉柱犯了一个很多青年企业家都容易犯的错误:把预期的利润当成了实际的收益,并以此为基数,来设定自己的规划。

  • 正如人们日后所注意到的,由于缺乏必要的财务危机意识和预警机制,巨人集团债务结构始终处在一种不合理的状态。

  • 以冷眼待人,人自以冷眼待之。在危机爆发的那段时间,巨人集团平时很少与之打交道的银行此刻自然袖手旁观;一直鼓励巨人“大胆试验,失败也不要紧”的地方政府也始终束手无策,拿不出任何有建设意义的方案;一些江浙地区的民营企业主闻风赶到珠海,终因一些细节问题没有与巨人达成意向。

  • 。可是由于不久后集团的整体崩盘,就是这1.2亿元绝大多数最后也没能收回来,在某种意义上,正是史玉柱那种缺乏沟通的个性在关键时刻最终葬送了巨人集团。在巨人晚期曾出任常务副总裁的王建曾评价史玉柱说,他最大的缺点是清高,最大的弱项是与人交往,最大的局限是零负债理论。

  • 开发保健酒,与华谊兄弟合作投资3D电影。 史玉柱的经营风格至今仍饱受争议,不过在投资战略上他却已变得非常的谨慎。他常常提及步步高创办人段永平告诉他的一句话:“做企业就如同高台跳水,动作越少越安全。”2006

  • 史玉柱的经营风格至今仍饱受争议,不过在投资战略上他却已变得非常的谨慎。他常常提及步步高创办人段永平告诉他的

  • 史玉柱的经营风格至今仍饱受争议,不过在投资战略上他却已变得非常的谨慎。他常常提及步步高创办人段永平告诉他的一句话:“做企业就如同高台跳水,动作越少越安全。

  • 史玉柱的经营风格至今仍饱受争议,不过在投资战略上他却已变得非常的谨慎。他常常提及步步高创办人段永平告诉他的一句话:“做企业就如同高台跳水,动作越少越安全。”2006年,他在接受访谈时说:“跟10年前、8年前相比,环境不一样了,现在很多人还没有明白过来,还认为这个老板能发现机会、能把握机会是本事。中国现在的机会太多了,你不用去找机会,机会都会找上门来。所有这些失败的企业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没能抵挡住诱惑,战线拉得过长,以致最后出了问题的。”

  • 问题。 第三种死法是媒体的围剿。也许是对媒体至今还心有余悸的原因,史玉柱没有讲媒体在巨人当初倒下去时充当了什么角色,而是举了银行的例子:“比如说媒体一旦围剿银行,银行运转再健康,它说你已经资不抵债了,储户只要去提钱,银行肯定完蛋。”

  • 第三种死法是媒体的围剿。也许是对媒体至今还心有余悸的原因,史玉柱没有讲媒体在巨人当初倒下去时充当了什么角色,而是举了银行的例子:“比如说媒体一旦围剿银行,银行运转再健康,它说你已经资不抵债了,储户只要去提钱,银行肯定完蛋。

  • 第六种死法是法律制度上的弹性。“很多事,你这么说是件好事,但换一种说法很可能就是违法犯罪。再加上法律制度的不完善,使你不得不违规。比如,以前规定进口计算机必须要有批文,可是民营企业根本拿不到批文,你想做计算机只能花钱买批文。而按照有关规定,买批文是违法的,你要么不做,要做就要违法。其他行业同样存在很多这样相类似的情况。”

  • 樊纲:任何企业都面临一个由小到大的问题。大了以后怎么发展,基本的路子有两条:一条是多元化,一条是专业化。有搞多元化搞成功的集团企业,但能长期生存下去的比较少。中国过去十几年的经济发展有其特殊性,即市场空白多,有了资本,投到哪儿都能占那么一块发展起来,因此前些年就出现了很多搞多元化经营的企业,产生了跟风效应。从市场经济长期发展来看,这不是一种典型意义的道路,不是大多数企业能够成功的路子。因为市场竞争一定是专业化竞争,经济学开山鼻祖亚当·斯密第一个讲到的就是分工,讲专业化如何促进发展。国际上许多大企业几百年来都是在一个领域里折腾,使之成为自己的强项,站稳了脚跟后才涉足其他领域。在一个方面当龙头老大比在10个方面当“凤尾”要强得多。企业“做小”与“做大”很不一样。现在很多民营企业还是抱着机会主义的态度,对一夜暴发式的增长很迷恋,这是一个通病。过去百分之几百的增长率是可能的,那是市场发育初期。现在市场变得拥挤,竞争日趋激烈。因此,要走一条踏实路线,追求正常的平均利润率,每年如果有20%—30%的增长率已经相当不错了,接下来的事情是搞积累,搞开发。要在专业化上下足功夫,不要整天想着出奇制胜“再创辉煌”——“做大”之后的战略要变,民营企业都面临这个问题。

  • 段永平在产品开发的理念上与娃哈哈的宗庆后十分相似,均是“敢为人后,后中争先”,往往在市场培育期完成之后才以强势姿态来抢夺成果。

  • 中国民营企业的成长史一再地证明着这样的一个原理:对一家新兴企业来说,在度过了市场开拓阶段之后,阻碍其成长的最大威胁便是对财务缺乏适当的关注和没有正确有效的财务体系。一家没有稳定而有效的财务保障体系的民营企业就好比一辆没有保险带和安全气囊却在高速公路上超速疾驶的汽车,企业的发展越快,在市场上的成功度越高,其缺乏财务前瞻性的危险就越大。

  • 无论你觉得自己是在为企业工作还是为自己工作,最好都要培养一种正确的人生观:工作是种乐趣,工作必须投入。一个人在估量自己价值的时候,既要算计自己拼命工作会带来什么报酬,同时也要算一下自己通过投入工作所带来的一生受用的知识和培养出来的一种良好的精神,这些价值又是多少。

  • 轻视学习,自以为是。日本管理大师原野说过一句话:在一个唯一能够肯定的东西就是什么都不能肯定的经济世界里,保持竞争优势的唯一源泉是知识。其实就是说,在经济世界里没有肯定的东西,原有的东西都在变化,要应对这种变化,唯一的办法就是不断地学习。

  • 坐吃老本,不求进步。社会的进步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假如企业和个人还是吃老本,不求进步的话,那就会被社会淘汰

  • 、只顾小我,各施其政。一个人工作跟10个人或100个人工作是完全不一样的。一个人工作你可以自行其是,最多就影响了你自己:但在需要集体合作才能完成的工作上,你的每一个行为除了影响你自己外还影响了别人

  • 不自量力,冒险急进。世界上的企业之所以会破产有几个大原因:第一大原因是财政困难;第二大原因是发展太快,所有的冒险都不能超出我们能承受的范围,不要头脑发热,这样才能稳步前进。

  • 做市场是段永平的核心能力。段永平自称“敢为人后”,他并不是以开发新产品然后再努力创造市场、进行推广为企业策略,而是在市场上发现需求再上马并不是技术领先的产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