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我的关键字:毕业,入职,梦想

2020年,因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肆虐而注定成为积极不平凡的一个年份。这一年似乎很长,我们经历了很多很多,心情犹如过山车,在担忧、焦虑、牵挂、感动中跌宕起伏,而后又充满信心、满怀期待地扬帆前行。然而这一年又似乎很短,转眼间就到了岁末。站在新旧年交替的时间节点上,回顾2020年,感慨万千。
先说说毕业,20年上半年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是围绕着一个目标:顺利毕业。19年有翟天临学术造假,凭借一己之力照亮学术界的黑暗,改变了莘莘学子的毕业路。20年有新冠肺炎疫情拦路虎,令我们这一届毕业的学子雪上加霜。一月份走亲访友的计划被新冠肺炎疫情打乱,只能卷缩在家里牵挂武汉人民;二月份最大的幸运是带了笔记本回家,还能够按计划写毕业论文;三四月份回校遥遥无期,在各种焦虑和压力的交织中学会了自我调节;五月份是收到论文通过内外审以及回校通知的喜悦,准备答辩的紧张和通过答辩后的淡然;六月份是拿到毕业证的开心和离开校园的惆怅。就这样,结束了这辈子在校园里无忧无虑的生活,后面有可能会读个博士/在职博士,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上背负的压力越来越重,即使有机会能够重回校园,已不再是无忧无虑了。
第二件事情就是顺利入职啦,这份工作是19年秋招找到的,是当时权衡各种利弊后选择的最满意的。入职后也遇到各种的烦心事,但是想想今年的疫情,想想毕业过程的艰辛,这些烦心事就不值一提了。
第三件事就是用自己挣来的钱给家里父母的房子升了二楼,这是我很多年以来的梦想。在农村,房子的好坏是衡量贫富的标准,关系到一个人生活的尊严,可能盖一栋新房对于城里有钱人家来说算不了什么,也不能理解,但对于我来说,这是我的一个梦想。这种心情只有理解《平凡的世界》里少平执意给家里箍新窑的人才能懂得。我现在开始有能力去实现自己的一个梦想了,非常的开心和骄傲。
2020年唯一让我心疼,难过和担心的就是妈妈生病了,腰间盘突出,这是妈妈长年劳累积累下来的,每每看到妈妈疼痛的时候,我多想为她分担一点儿,作为子女最无能为力的事情就是不能分担父母的疾病和疼痛吧。
总的来说,2020年是我的一个转折点:从校园人转为社会人,开启在社会中历劫的征程。2021年将继续做最勇敢的打工人,挣钱装修房子,带父母去北京旅游,持续学习。2021惟愿父母安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