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6——乌鸡国的太监

从文殊菩萨的坐骑狮子精的故事来看,文殊菩萨也是一个不怎么正派人。她解释说,乌鸡国王本好善斋僧,佛祖差她去度他。然后,菩萨为难国王,被国王捆了扔进御河浸了三天。至于菩萨为什么为难国王,有什么隐情,后文再作分析。

菩萨为了报复国王,派了坐骑狮子伪装成全真道士,安插在国王身边(感觉是佛家嫁祸给道家)。道士顺理成章地混成了国师。取得国王信任后,就把国王推进井里淹了三年,自己摇身一变成为假国王。顺便提一下,文殊菩萨第一次作怪是和观音菩萨等变妙龄女子引诱取经人,这回大概是第二次。第三次是在狮驼国,还是一只狮子。

假国王是狮子精,而且是被骟了的。作者相当于告诉读者,假国王是个太监。

在历史上,太监干政是常有的事,明朝更是精彩纷呈。

那么,作者为什么以“乌鸡”来定义国名呢?乌鸡就是黑鸡,黑毛黑皮黑肉黑骨头。黑的反义是白,也可以指“明”。那么,是不是指“明朝”呢?

我不知道把西游记结合历史来看是否合情合理,扯上一些历史事件算不算牵强附会。如果真的有历史参考,我的分析是不是算正确?总之,我就是忍不住要往这方面来思考,就好比现在一些文章,由于触碰敏感话题,总要含沙射影地来个“曲线救国”一样。好吧,我们来说说这只狮子精。狮子精是国师,是全真,也是太监。这个太监相当于皇帝,或者说扮演了皇帝的角色。

话说明武宗时有一个叫刘瑾的人,刘瑾不姓刘而姓谈,是一个有家室的文化人。可是仕途不顺,但他没有心灰意冷,为了实现伟大抱负,自宫做了死太监。这个在中国太监史上不多见。他认了一个刘姓太监做干爹,改名“刘瑾”。由于他刻苦钻研,勤恳敬业,在武宗时,担任了司礼监掌印太监,享有披红的权力。当时的内阁首辅李东阳都忌惮三分,也就是说政出刘瑾。明朝能跟他媲美的太监就数魏忠贤了。还有,最重要的是,这个刘瑾和狮子精一样,大概秉国三年,也可能是四年。要不是树大招风,明武宗或许不会动他,——他竟私刻玉玺制龙缎想当皇帝,明武宗,这个明朝历史上最淘气的皇帝反手就把他给剐了。

你们说,西游记里的狮子精像不像刘瑾?还有更像的。悟空对文殊菩萨说,你的狮子精当假国王,国家像什么话呢?菩萨说我的狮子精可不没有祸国殃民,不仅不祸国殃民还做了不少好事:三年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不要忘了,刘瑾不同于一般的文盲太监,他是有学问底子的,是半路自宫的文士。事实上,刘瑾秉国时推行善政,轻徭薄赋,减轻百姓负担,铁腕治吏,打击贪污腐败可谓是深得人心,连李东阳都很配合他。史称“刘瑾变法”。这样的太监应该来一打才是。

在明代,太监秉国是政治常态,这只狮子精倒七分像刘瑾。国师的真实身份是狮子,就好像刘瑾姓谈不姓刘一样。

乌鸡国王落水还有一个身份暗示,那就是朱厚照亲自到南方“看望”了谋逆的朱宸濠。他在回去的路上就不慎落水得了肺炎,不久驾崩。至于怎么落水,也是一个历史悬案。总之,乌鸡国王被国师推进水井,是不是暗示朱厚照落水呢?

仔细想一想,一个皇帝怎么会落水呢?虽然朱厚照很调皮,但还是不可思议。也许乌鸡国王落水只是暗示朱厚照的结局,或是暗示一个历史背景。

就好比收服狮子精一样,乌鸡国王恢复身份,朱厚照诛杀了“窃国大盗”刘瑾才重新掌握了权力。在《西游记》里,妖魔鬼怪多是猛兽成精,事实上,朱厚照确有一个“豹房”。豹房里豢养了各种野兽猛禽,作者是不是利用了这些启发讲一个“养虎为患”的故事,就不得而知了。乌鸡国王养国师为患,朱厚照养刘瑾为患。

至于佛祖要度的乌鸡国王,可能是并非佛祖所说的“好善斋僧”,反而是“荒淫无度”不理朝政。西游记的人物故事一般都是颠三倒四的,国王不像国王,观音不像观音,道士装神弄鬼。文殊菩萨代表佛祖批评他两句,国王就把菩萨浸水三天。朱厚照的确没有继承其父朱佑樘勤勉敬业的作风,他登基后就任性折腾,完完全全不像一个正经皇帝。大臣把他老子搬出来规劝他也不好使,反遭廷杖,就像文殊菩萨被乌鸡国王浸水一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