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巷子 ·卷八 | 迷失篇 (16)

96
走马三旬
2018.01.06 12:51* 字数 7183

目 录 ·青春巷子      上 一 章 ·断舍离

文 / 水木刅      故事简介

告别~青春

迷失情感

1.

6.10日上午11:00整,随着一阵刺耳的铃声响起,2006年的高考彻底宣告结束。

夏雪、韩佳倩、蕙子一齐从教学楼下来,三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这一刻脸上都带着些许轻松的神色,其中数夏雪最为的淡定,她带着笑容的眉眼,此刻竟给人一种特别惊艳的感觉。

“终于解脱了吧?!”我一脸温柔地盯着她们仨说道。

“梁衡好温柔,天哪,你们有没有发现,他好像陈然——”杨琳在一边惊呼道,我心里正得意,然而一连串不合时宜的怪话就冒出来了。

“温柔个毛线,这是他一贯的伎俩,你们都不知道,光靠这招他勾搭了不知多少纯情无知的少女!”黄俊一脸鄙视的盯着我。

“就是,我们都觉得特猥琐,李广茂,你来发表一下正义感言?”

“李广茂——跟你说话呢,你丫竟敢盯着韩佳倩看。”陆羽看不过去了,有一阶段他挺迷恋佳倩的。

“看看也不行?你们这群人可真霸道,眼睛长我脸上,你们管不着!”他的话刚说完,就被憋哥狠狠地踢了一脚。

“你是要打架吗,我跟你说,一对一单挑,你还不够个,真是见了鬼了,什么人都能喜欢韩佳倩,跟你说,你丫没戏!”李广茂疯了一样,大家瞬间就笑了。

“哎,广茂兄,知道踢你的是谁吗?”

“我管他是谁,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一定要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他是韩佳倩他哥,现在你就报仇吧,我保证不拦着。”

“讨厌,梁衡,你能不能有点正行。”韩佳倩很暧昧地掐了我一下,转过头便对憋哥说道,“哥,你考的怎样?”

“还行!”憋哥言不由衷地说道,韩鑫立刻就高兴了,现在他时刻想看到别人没考好的样子。

“都别干站着了,得赶紧回宿舍收拾东西去!”

“你着什么急,我们来对一下答案,看看能考多少分。”韩鑫一脸紧张兮兮的看着大家。

“我从不干这种事儿,还是你们对吧,我还有事儿。”

说着我就拉着蕙子她们离开了,韩鑫一脸大写的尴尬,其他人也都紧跟着往宿舍方向走去,李广茂恬不知耻地紧挨着我,那一刻我很想让他立刻消失。

2.

我们一伙人心怀各异地在宿舍里整理东西,夏雪给我的笔记我没舍得丢,陈然主动凑了过来,一脸贱兮兮地问道:“你用不上了吧?”

“你想说什么?”

“看在我手受伤的份儿上,就送给我吧?”

“这是夏雪的东西,我得还给她——”

“难道连点念想都不给我留点,你住在李想家我可什么都没说。”陈然理直气壮地指责我。

“好吧,你的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这个夏雪一直心神不宁。”

“她真的心神不宁吗,要这么说,我心里就好受多了。”

"到底怎么回事儿,你说一句会死啊?

“算了,你没必要牵扯进去,就好好的和夏雪去北京吧,其他人我替你照顾。”

“卧槽,你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不对,你们是不是早就密谋好了?”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能不能直白一点,我最烦别人打哑谜了?”李广茂疯了一样吼道。

“看到没,这又是个话唠,哎,你打算报考哪个学校?”我笑着问道。

“李想在哪个城市我就去哪儿!”李广茂一脸深情地说道,这句话直接让所有人都鄙视了,尤其是陆羽,他没好气地吼道:“李想去北大,就你那成绩也能去的成,真肤浅。”

“看不起人,虽然我不如梁衡,可也差不了多少,梁衡,你得客观评价一下!”

“我什么都不知道,陈然在这里,奉劝一句,你和李想没戏。”

“有没有戏可不是你说的算了,以后的路还长着呢,不到死了的那天,谁知道呢?”李广茂叹了一口长气,仅凭这点就让我们刮目相看。

“看不出,你还是个痴情人,以后有你受的了。”陈然把夏雪的笔记小心收好,这个瞬间,我竟特别伤感,他到底真正喜欢谁,李想、夏雪还是蕙子,这些我都无法得知,每个人心里都藏了太多的事情,即使是面对面地交心,然而你仍无法确信真假。

3.

本来我打算把所有的书都一股脑打包卖了,然而这个再平常不过的举动竟遭到一些人的极力阻拦。

“不是,你们都怎么了,我的书还没有自主决定权了?”

“那个啥——主要是哥们儿如果没考好,打算复读的话,就看看你的笔记,至少能学习一点你的优点和长处?”孙大海扭捏着说道。

“得了吧,就你那成绩,还会复读,你不会又在憋什么坏吧?”

“这书绝不能给孙大海,他这是故意恶心人的。”韩鑫立刻发疯般地说道。

“孙大海,你长得可真妖娆,妈蛋,你的皮肤怎么会这么好,梁衡,有没有觉得她像个女生?”李广茂一脸惊讶地说道。

“这你得问韩鑫,他比较清楚。”陈然一脸坏笑道。

“滚蛋,有意思吗,咱俩绝交,从现在起。”说着韩鑫就冲了出去,也不知干嘛去了,感觉精神崩溃了一样。

“他怎么了?”一堆人头上瞬间冒出了无数个问号。

“管他呢,梁衡,你这书我要了,你就别卖了,十块八块钱也没必要!”

“你们可要考虑清楚了,梁衡的书基本上比孙大海的脸还白,你们还惦记着笔记,想多了你们。”陈然不怀好意地说道。

“不可能,你别想据为己有。”袁晓立刻闷着头翻起来,他的脸上逐渐浮现出一种很让人耐人寻味的神情,李广茂也动手翻看了一番,顿时他就跳起来了。

“操,你这么激动干嘛,吓我一跳。”

“不是,你的书还真的干净,你这三年到底干了些什么,啊,字儿呢,书跟他么新的一样?”

“人穷买不起笔,所以——”

“别听他瞎掰,他把心思全放在勾搭姑娘身上了。”

“滚蛋,我的试卷你替我考的啊,不是,你们都愣着干嘛,现在我可以卖书了吧?”

“卖吧,是我们多想了,对不起,让你为难了。”周昆一脸的不高兴。

4.

收废品的不是别人,正是抓过我们几次的宿管老头和这栋楼五楼那个说要让我考不成试的宿管阿姨。

这俩人分工极为明确,一个负责男生寝室,一个负责女生,俩人相隔十来米的距离,每个人周围都排起了一溜长队,俩人忙的热火朝天的,满头都是汗,看着都让人心里烦躁。

“广茂兄,看清楚那老头没,我恨他。”周昆咬牙切齿地说道。

“看清楚了,不是,我怎么感觉你被他折磨过一样。”

“何止折磨,竟然让我抱头蹲下面壁思过,这口气到现在都还没出呢,你得帮帮我,替我上去踹他两脚。”周昆这是在极力怂恿。

“这好像不大好吧,我和他又没什么仇恨,我觉得假他人之手报仇是一种很懦弱的表现。”李广茂开始给自己找借口。

“你到底还想不想跟我们一起混了,如果想,现在就一声不吭地去做,这算是投名状。”周昆肯定没考好,看得出他还得继续和这宿管老头纠缠至少一年。

“这人是不是疯了,你丫是不是没考好,打算复读了,看来你还得被这老头折磨个一两年。”李广茂指出了重点,然而旋即他的脸上就挨了一巴掌。

“卧槽,梁衡,你丫死啦,眼睁睁看着我被打,我他么要废了你。”李广茂说话前后语无伦次,我都不知道他究竟要废谁,周昆陡然间真疯了,上去就和李广茂打了起来,嘴里一直念叨着:“让你折磨我一两年,让你乱说,让你满嘴喷粪——”

“周昆他怎么了,就他那体格根本也干不过李广茂啊,这不是故意找虐的吗?”陆羽一脸的悲天悯人。

“主要是李广茂说他还得复读个一两年,放在谁身上都有些不好受。”

“复读个毛线,反正说什么我也不会复读,怎么学也就这样,我的智商早在高考那一刻就被消耗殆尽了。”

“看来你是铁了心地要跟着杨琳了,祝你好运。”我向他伸出了友谊之手,他却一股脑地把书放在了宿管老头脚下的磅秤上。

“看着给点就行!”陆羽一脸大度地说道。

“就算五十一斤吧,其实还差点。”陆羽一脸纠结地接过宿管老头递过去的15块钱,一时他竟愣住了。

“辛辛苦苦三年,就换来这么点钱,真不划算。”陆羽嘟嘟囔囔地把钱揣进口袋里。

“该我了。”我把书放了上去,两只眼睛滴溜溜地盯着磅秤。

“50斤整!”

“不对,你再好好看看,书都一样的,凭什么就扣我的称,说好了童叟无欺的。”我装作很气愤的模样。

“梁衡,别瞎折腾了,你丫书上有字儿吗,跟他么新的一样,还好意思在这儿说人家短秤,真不要脸。”

“可我的书新啊!”

“新书管个蛋用,一看平时你就没好好学习,师傅,别听他的,你就按实数给钱就行。”陈然毫不客气地接过15块钱,然后很自然地揣进兜里去了。

“不是,凭什么,你丫书没我的重,为何钱都是一样的?”陆羽不乐意了。

“你还不乐意了,我呢,钱都他么进陈然兜里了!”

“就这一点钱你也计较,你变了,梁衡。”陈然大言不惭地说道。

“一点钱?这是我为之努力奋斗了三年的青春,你就好意思揣兜里,你的心可真大。”我不满地说道。

“不大,待会儿我就去买几个茶叶蛋吃。”

“带上我,带上我,我要看看看沈嘉一。”李广茂捂着脸贱兮兮地凑了过来。

“你他么到底喜欢谁,我真的是搞不懂了,怎么跟梁衡一个德行?”陈然一脸纠结地盯着他,我也头痛,这家伙要真的去了北京,我也没太多好日子过。

5.

我把所有的书都卖掉了,看着凌乱不堪的宿舍和床上那些熟悉而又陌生的东西,一时间竟百感交集。

“夏雪送你的鞋我拿走了,你别说话,就当给我留个念想。”陈然小心翼翼地把鞋放在鞋盒子里,自始至终他就穿过一次,还是和夏雪去拍大头贴时穿的,后来就被他收起来了,现在他提这茬我也不好意思拒绝。

“还有什么喜欢的,你尽管拿,反正这些我也不打算要了。”

我这话一说,李广茂眼睛便冒出凶光来,他爬到床上来回翻弄了好久,然后回头一脸沮丧地问道:“李想的照片呢?”

“这你就甭惦记了!”

“难道你想让我抑郁而终吗?”

“卧槽,你能别恶心吗,李想明天就回来了,到时候你能看得见,如果你不着急回家的话。”

“我当然不回去,这个暑假我要跟着你,吃住都在你家。”

“真不要脸,那个啥,梁衡,我们能在你家里住一段时间吗?”韩鑫、陆羽眼巴巴地盯着我。

“我从来不带男生回家!”

“操,不吹牛会死啊,憋哥,我们去你家,这人真不够意思。”

“作为班长,我最后一次告诫你们,我家不方便。”

“你家有什么不方便的,我们又不会对韩佳倩怎么着,再说了,有这心也没这胆儿啊,梁衡虎视眈眈的盯着,谁想挨揍?”

“你到底同不同意,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就这样定了,晚上我们一起打牌,大家都过去!”黄俊这是唯恐天下不乱。

“我也能一起吗?”孙大海一脸娇媚地问道。

“可以啊,大海妹妹,只要你不怕就行。”陈然一脸坏笑道,听的我鸡皮疙瘩都出来了,韩鑫脸色瞬间就绿了,他现在还惦记着孙大海,也不知俩人到底有没有事儿。

“我才不怕,陈然,你打算报考哪个学校?”假女人温柔婉转的声音给燥热的夏天平添一丝冷意。

“你想跟我一起吗,你要想清楚了,我可是男女通杀,到时候——”

“卧槽,你们这群人真的疯了,梁衡,咱俩性取向正常,得离他们远点。”

“别说咱俩,我是我,你是你,你是没见过大海兄弟的玉体,要是见到了估计就不会这么说了,妖娆体态,正是你的菜。”我故意恶心李广茂。

“操,我他么要吐了!”

孙大海脸上看不出任何不愉快的表情,我却隐隐有些害怕,于无声处听惊雷,陡然之间,我竟为李广茂担忧起来。

6.

韩鑫、陆羽、黄俊、陈然打包好东西,然后跟着憋哥先走了,我把仅剩不多的东西放在了后备箱里,然后去办公室去找老刘。

李广茂一直跟着我,我让他提防着点孙大海,他却一脸的不在乎。

“你在这儿等我,对了,拜托你一件事儿。”

“你说?”他竟然很兴奋。

“替我盯着点蕙子,她的行李你帮忙放在车上,我去去就来。”

“你丫到底干嘛去,我怎么感觉你这么忙,操,你就忍心把我一人扔在这儿?”

“你到底干不干?”

“我干!”李广茂一脸悻悻地回道。

老刘的办公室里有好多人,韩佳倩、杨琳、夏雪都在,还有一些我基本上没什么印象的人,都伸长了脖子往坐在椅子上的老刘身上瞅。

“梁衡来了!”老刘看到我仿佛很高兴。

“刘老师,这是?”

“他们都是来对答案的,你也来看一下!”

“还是算了,我找夏雪她们有事儿,你看——”

“夏雪你去吧,跟着梁衡好好学着,你们都要向他学习,学无止境知道吗?”老刘这话让我挺不好意思的。

“你爸在搞什么,怎么这么多人找他?”我一脸奇怪地问道。

“还不是估分和征询一下填报志愿的事儿,还有些人想复读,提前报备一下。”

“谁要复读?”我一脸惊讶地看着她们仨。

“袁晓、刘歆,对了,还有周昆。”

“好吧,他们倒是,哎,刘歆怎么也复读,她成绩还可以啊?”

“你们怎么不说话,欲言又止地,又在打什么算盘?”我一脸紧张地看着韩佳倩。

“没有,就是陈然有可能复读,然后刘歆就选择了复读,哎,我总觉得陈然有点不靠谱。”韩佳倩仿佛能洞察别人的心机。

“陈然告诉你了?看来,你俩关系比较好。”

“那当然,陈然什么都跟我说。”

“你俩什么时候好上的,哦,对,你俩高考前几天一起吃饭还抱在了一起。”

“佳倩,你真的和陈然——”杨琳一脸吃惊的看着她。

“怎么了,不行吗,陈然要是复读,我就在南京等他。”韩佳倩仿佛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

“好吧,杨琳,你有竞争对手了!”

“怎么又扯上我了,早就说过了,我俩什么都没有!”杨琳仿佛在做一个了断。

“得了吧,你俩又不是没开过房?”

“梁衡——你真的让我失望了。”

“杨琳,你和陈然去——天哪,我可不信。”

“是啊,怎么了,有什么了不起的。”杨琳眼睛里都是失落。

“我们走,现在特不想看到这人。”韩佳倩拉着杨琳就往前冲,但旋即又回来了,紧贴着我耳边小声说道:“你别忘了,夏雪有一次和陈然也彻夜未归。”

“佳倩说什么了,你怎么感觉怪怪的。”夏雪仰起脸奇怪地问道。

“她说你和陈然有一次彻夜未归!”

“哦,她说的对,梁衡,我该走了,现在你应该不想看到我。”

“你去哪儿,我又不介意!”我一把拉住她。

“介意?你这是怀疑了,我真的要走了,现在我不想看到你了!”说着夏雪就挣扎着跑了下去,我在空荡荡的楼道里,感受四面八方的热风,这一刻竟浑身都觉得冰冷。

7.

“事儿办完了啊?”李广茂看到我一脸的不高兴。

“蕙子呢?”

“跟陈然走了,我拦都拦不住。”

“我操他大爷的,陈然,我跟你没完。”突然我就发疯了。

“你怎么了,你俩刚才不还是好好的吗?”

“你想听吗?”

“你想说吗?”

“算了,算我倒霉,认识这么一个人。”

“你倒是说啊,没这样的,把人胃口吊起来后又扔在一边,放在你身上乐意啊?”

坐在车上,我跟他大致重复了一遍刚才这几个丫头的态度,李广茂眼珠子都要飞出来了,看他如此气愤,我心里稍微舒服了一点。

“你说,陈然是不是很可恨?”

“我倒是挺羡慕他的!”李广茂脸上都是向往之色,我直接抽了他一巴掌。

“操,你误解我意思了,从心上说,我是羡慕他,可从行为上讲,我深深地鄙视他。”

“这还差不多!”

“其实我也挺鄙视你的。”

“你这是话里有话啊?”

“那当然,你这是脚踏几只船,无解懂吗?”

“不懂!”

“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你看我说的对不对啊,你应该和韩佳倩发生过关系,蕙子呢,我觉得她是冰清玉洁的!”

“什么叫冰清玉洁,韩佳倩就不干净了,不是,你丫是不是说我脏啊?”

“你别激动,别动手啊,你这人心理素质怎么这么差,听不得实话是不是,那我不说了。”

“你还是说吧!”我一脸沮丧地叹了口气。

“你对蕙子估计就像哥哥对妹妹的感情,夏雪很喜欢你,你俩发没发生事儿我不不大清楚,但韩佳倩绝对和你穿了一条裤子。”

“看不出,你丫心思还挺细腻的。”

“那当然,我可是李广茂!”

“你继续说。”

“该到了了断的时候了,你丫还惦记着李想呢,你想还像以前一样根本就不可能,梁衡,我觉得你应该好好问问自己,你内心到底喜欢谁,不然——”

“不然怎样?”

“我怕你会鸡飞蛋打、竹篮打水、偷鸡不成……”

“我都喜欢!”

“操,算我白讲了,年纪轻轻的,占有欲怎么这么强,陈然是替你着想!”

“你丫没病吧,他勾搭我喜欢的姑娘是在为我着想?你的意思我应该是感谢他了?”

“你应该感谢他,是他替你在了断,不然你永远都解不开心结。”

李广茂说中了我心里清楚而又不想承认的事实,这一刻我切身感受到什么是无能为力,青春在不经意间就从身边溜走了,无论你怎么握紧拳头,即使使出浑身气力,都攥不住。

8.

当天晚上我没去憋哥家里,他们家此时想必一定很热闹吧?

我和李广茂在家里吃了顿饭,一时之间他竟特别激动。

“你怎么了?”

“你不说从没带过男生来家里吗,我真他么荣幸。”李广茂酒足饭饱后就开始抹嘴,溜光水滑的嘴唇让人生厌。

“你该走了!”

“我他么去哪儿,说好了跟着你混的!”

“那就一起走吧!”

我俩一起去了李想家,这孙子瞬间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四处兜兜转转,还自来熟地从冰箱里拿可乐喝,我善意地提醒可乐过期了,他却一脸幸福地说道:“过期了我也乐意,就是喝死我也开心,这是李想的东西啊?”

“你想多了,这是我买的,平时没想起喝!”他喝完一瓶后我才说出真相。

“操,你怎么不早说,算了,不跟你计较。”李广茂顿了顿装作很自然的样子问道,“你怎么会有李想家的钥匙?”

“李想给的,你也想要?”

“李想,我是真的爱上她了,把她的相片再给我看看?”

我直接把李想的相册递了过去,李广茂两眼放光如狼一样地凶狠,简直让我浑身发麻。

“能不能把这相册送给我啊?”李广茂边看边提出极为无礼的要求。

“你觉得呢,可能吗?”

“李想和陈然到底什么关系?”

“我哪儿知道,他俩初三时是同学,然后就,我也不知道。”

“我知道了,你应该高兴才对,你抢了陈然的女友,陈然勾搭你的,你俩扯平了。”

“滚蛋,我和李想还八字没一撇呢!”

“装什么糊涂呢,梁衡啊梁衡,看来你真的是不懂女生,难道你就一点都没觉察到李想对你的心意?”

“什么意思?”

“咱假想一下啊,如果你是李想,你愿意把钥匙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吗,你先抛开自己不提,比如给我?”

“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这不结了吗?”

“有道理,你这样说我就高兴多了。”

“可他么我不高兴,你俩好上了,我的机会呢?”

“你很绝望?”

“有点!”

“你又没见过她!”

“可我明天就见到了,不是,我以前就见到过她,我俩以前在哪儿碰见过。”

李广茂这句话一说,我就笑了,我想起第一次见到李想时跟黄俊说过的话了,当时我也说和李想似乎在哪儿见过,黄俊揶揄我一看到漂亮姑娘就说在哪儿见过,当时我很不在意,现在看李广茂一脸忧郁地神色,心里竟感慨万千,李想真的喜欢我吗,她应该是喜欢我的,可笑我一直都不知道,突然我想起李想那次说我一点都不懂女生的心思,她那是在暗示我,一定是这样,我压抑着兴奋,李广茂直接不搭理我了,然而,最后的最后,我都没想明白,李想本可以在北京读大学,可为何竟去了武汉,这一点一直让我苦恼和百思不解,连李广茂都拿捏不准了,他只能一脸自嘲地说道:“可能,或许,我他么也说不清楚,反正你俩没好我还有机会,你也有机会……”

青春巷
青春巷
96.2万字 · 9173阅读 · 53人关注
跨越十余年的青春爱恋,像一本情感日记,每个人都有独属于自己的一篇。《青春巷》写的是“中学篇”,以蕙子、夏雪、韩佳倩、李想、杨琳、陈然、陆羽、韩鑫、黄俊为主线,通过梁衡的视角,描写八零后孩子中学时代的青春故事。美好而痛苦的情感、纯洁却多变的友谊、繁重又快乐的学习,而这一切都有一个“幕后推手”——高考。 这是一条他们看不见的隐线,所有的事情都因它而发,所有的一切都因它要做出选择。高考左右大家的命运,李想和梁衡约定去北京上大学,结果却去了武汉;陈然高考失利,去长沙读了一所半军事化的学校;蕙子因为家庭,最终和梁衡分开去了四川;韩鑫、陆羽没有得到命运的青睐,分别去无锡、南京读了专科;夏雪如愿以偿考上北大,去北京的火车上,她和梁衡相对而坐,面面相觑,一切都如烟似梦,再也不复当初的时光。